第五百一十七章 浴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云道长的话,让我愣了一愣,随即苦笑。

如他所说,我们这次来汤谷就是为了找到易先生,问清楚最后一只阴兽到底在哪儿才来的,现在金先生有办法带我们进去,我们怎么就开始瞻前顾后了呢。

平心而论,潜入汤谷后遭遇王先生的危险程度,可能比掉进岩浆还要高上一些,只是我一想到岩浆,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

而白云道长的思维方式跟我不同,他认定目标之后,不会因为心中的畏难就放弃,而是会坚持走下去,这就是太上忘情的高妙之处。

“可能,这就是大真人选道长做武当未来掌教的原因吧……”

确定了要一起下汤谷,金先生带我们左绕右绕,来到了离汤谷岩洞五里外的一个小山包,说道:

“这里以前是黑袍会的一条秘道,后来汤谷改建,这里也被掩埋废弃了,不过从这里是可以进入汤谷的,我们赶紧开始挖吧。”

金先生一边说,一边使出了金刚力士神通,身上的肌肉膨胀了一大圈,整个变成一个金人,哼哧哼哧的挖了起来,我跟白云道长根本插不上手。

没一会儿,金先生就挖出了一个大洞,从洞里涌出来阵阵热浪。

“呼,总算是挖穿了!幸亏在堵死这条秘道的时候,是我加持的金刚法,要不想挖穿它怕是也不容易,我们先下去吧。”

说完,金先生纵身一跳,直接跳了进去,没一会儿里面传出声音招呼我们下去。

白云道长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一股轻柔的力量带着我们两个缓缓下降,这下面是一个小空间。

金先生拿出两个冷光源,交给我和白云道长,说道:

“这里是以前那个秘道的旧址,不过再往前就都是岩浆了,我们现在过去吧。”

金先生一声大吼,打破了一道石壁,前面果然是好大一片岩浆,还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

而且在岩浆上,还有好几个用来布阵的桩子,上面画着古老的咒文,一股玄奇的力量笼罩着这片岩浆。

白云道长闭了下眼睛,然后摇了摇头:

“这里有高人布阵,这片岩浆上无法御空,而且大部分术法都用不了,是一片绝地。”

金先生点了点头,说道:

“岩浆中的阵法……是黑袍会的会长设下的,为的就是防止外人进入汤谷,因为汤谷里面有很多机密,有些地方就连我和易先生都不允许进入。”

“要进入汤谷,就只能强渡过这片岩浆了,不过别担心,我准备了这个。”

金先生解下一直背在身上的大包,里面是一片片切割后的黑曜石,都加持了金刚法,可以用来在岩浆中搭出一条路。

“我们走吧!”

金先生丢出几块黑曜石,加持了金刚法的黑曜石悬浮在岩浆上,暂时不会融化,而且加持了金刚法后,它的温度上升也比较慢。

金先生他这黑曜石,走出了好远一段距离,我和白云道长赶紧跟上。

在岩浆中行走,听起来吓人,但凭我们两位真师一位炼气士,实际走在这上面也不是很难,就如闲庭信步一般。

走了十分钟,金先生告诉我们,已经走完一半的路了。

但是正当我要松口气的时候,白云道长突然说道:

“停步,有危险要来了……”

道长话音未落,就见前方的岩浆中,突然钻出来一只通体火红,样子介于鳄鱼和蜥蜴之间的妖兽,一爪抓向金先生,同时喷起了火。

金先生是老牌真师了,立马催生了金刚力士之身,通体变成金色来抵挡,但金刚力士之身也被这火焰烧得通红。

金先生打了红色妖兽一掌,但妖兽却并没有毙命,而是不痛不痒的又钻回岩浆里去了。

“嘶,这孽畜喷的火里面有火毒,真疼啊!这里什么时候养起妖兽来了,以前是没有的啊!”

从金先生的表情看,岩浆里养了妖兽这件事他并不知情,应该是黑袍会会长或者王先生,在他和易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搞出来的。

我们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又遇到了这种生活在岩浆里的妖兽,但我们三个一起出手,就算不能把这种妖兽直接灭杀,也能顺顺当当的往前走。

但如果只来了一位真师,那情况就危险了,红色妖兽能把人拖进岩浆里面去……

好不容易上岸了,金先生拍了拍胸脯,长舒了一口气:

“呼,幸亏我没有自己强行进入,而是拉了你们两个同行,否则就真要被那个王八蛋给坑死了!”

白云道长点点头,我笑了笑说道:

“如果不是金先生你带我们走这条路,我们也没那么容易进入汤谷,大家算是互相帮忙吧。”

金先生本就是黑袍会的高层,这段时间也没闲着,做了不少功课,所以他知道易先生可能被关押的几个地方,打算直接带我们过去。

黑袍会的守卫一向森严,但不是靠普通黑袍会成员,而是靠的黑袍供奉,以前黑袍会总部总有黑袍供奉在巡逻着。

但现在黑袍会已经立派,有很多明面上的活动,而且之前的几次战斗,尤其是在海上的那一战,黑袍供奉死伤不少,所以在总部巡逻的黑袍供奉也少了。

而且黑袍供奉空有真师境修为,实际上却是类似傀儡一样,智慧十分的低,想要瞒过他们也很容易,我们就这样一路潜入了黑袍会的总部。

金先生带我们走了一会儿,然后笑道:

“嘿,我们这次真是来对时候了,会长和那王八蛋应该都不在会里,正好救易先生出去!”

金先生判断会长和王先生不在黑袍会,用的是他们黑袍会内部的方法,但他现在已经被撵出黑袍会了,鬼知道这办法还管不管用,所以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金先生带我们走过黑袍供奉的休息去、走过一些珍奇妖兽的关押区,一直向汤谷深处走去,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下了。

我皱了皱眉,小声说道:

“怎么了,易先生就被关在这里,还是……”

金先生摇了摇头,指着前面的一个小房间,说道:

“药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