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一章 这里面,也包括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望着七海葵写满哀求的眼神,唐锐良久都说不出只言片语。

对他来说,以一品实力对抗上杉烬玄时,都远远不如此时的煎熬与窒息。

“葵,其实我在神州……”

终于,唐锐尝试着去解释一些东西。

但刚刚开口,就被七海葵用纤白的手指堵住双唇。

七海葵认真说道:“神州的事情,就让它留在神州,可以吗?”

唐锐沉默下来。

无需再说,他已经明白七海葵的心意。

让他们的关系,就这样留在岛国。

“这样对你不公平。”

唐锐叹了口气,说道。

七海葵却是摇摇头,露出个绝美的笑容。

“我不奢望太多。”

“只要让我做你在岛国的妻子,我就已经心满意足。”

“如果这段关系会影响到你,我可以动用家族的力量,把我们的关系,做一些伪装……”

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抗拒一个女孩子这样为其牺牲。

唐锐也再难抑制自己的情绪,将七海葵拥入自己的怀中,仿佛化身火焰,要将这个女孩融化到他的灵魂之中。

啪啪啪。

周围的年轻男女看见这一幕,都自发的鼓起掌,给这对神仙眷侣最真挚的祝福。

有时,感情并不需要天长地久。

只要它如这漫天的花火一般,绚烂过,盛开过,便就足矣。

大会结束,唐锐把七海葵送回上杉家族,已是深夜时分,当他回到车厢准备返程,耳翼突然微不可查的动了两下。

拿出手机,漆黑的车厢中,屏幕刺眼。

如若是用专门的仪器检测,便知道他的手机正释放一种低频段的铃声,这种声音并不在人类正常的听力范畴当中,但对于唐锐而言,却没有那样难于捕捉。

这是他来到岛国后,为陈玄南特意设置的铃声。

“小锐,你交代的事情,帮你搞定了。”

陈玄南的语气有几分无奈,“虽然不知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我想,从一开始只是保护钟正南安危,到现在伪装他的死亡,藏在这背后的隐情,应该是有了什么新进展吧?”

“算是吧。”

唐锐笑了笑,“钟正南牵扯到许多年前的一桩命案,而且这命案很可能与唐门中某些高层有关,我想利用他的死,引诱这位唐门高层露出马脚。”

说到这,唐锐突然目光一动,瞄向了汽车的后视镜。

一辆丰田车正匀速行驶在他的后面。

不过那车厢里是一家三口,孩子才七八岁年纪,看上去幸福美满,不像有什么猫腻。

“原来如此。”

陈玄南立刻恍然,换了一副提醒的口吻说道,“难怪钟正南的死讯一传出来,唐门就派人联系到我,愿意配合玄武营,缉拿与钟家有关的一切人员。”

唐锐眉头挑起:“您可知道推动这件事的是什么人?”

“四方神军对唐门并无直接管辖权,所以,你懂的。”

“好吧。”

唐锐很快就收起这种天真。

那神秘人,能在唐门与黑羽林之间,轻易游走十余年而不被人发现,自然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露出马脚。

不过,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尤其在得知秦无锋与钟正南两人双双身死,神秘人时刻紧绷的那根心弦,迟早会出现松弛的一刻!

随即唐锐提起了另一件事:“对了,我姐的情绪怎么样?”

“钟意浓么?”

发出一声苦笑,陈玄南道,“你小子也真够狠心,这么大的事情,竟都不跟钟意浓知会一声,得知钟正南暴毙而亡之后,她在黑市订购了三百斤炸.药,全京城范围寻找我的下落,若非我在钟家预埋了不少眼线,不一定要出多大事情呢!”

三百斤……

炸.药?!

唐锐感觉他头皮都在这一刻炸开了。

“那,那后来呢?”

“我提前一步,把她和炸.药车拦截下来了。”

陈玄南没好气道,“也亏得你我私交不错,不然就凭这些火力,足够钟意浓吃上几十年牢饭了。”

只是听这寥寥数语,唐锐就生出了一身冷汗,又是道谢,又是致歉。

“多谢战王理解。”

“等回了京,我一定当面致歉。”

“战王你需不需要代购,我在岛国帮你买回去啊。”

这话顿时把陈玄南逗笑。

一句滚蛋怼了上来,陈玄南笑骂道:“少在这儿跟我贫嘴,等你回京,过来找我坐坐就是。”

“这个没问题。”

“对了,回京时务必小心一些。”

临近要结束通话,陈玄南语气又凝重下来,“以唐门地位,他们硬要插手此事,我也不好拒绝,目前我能保证的是,钟意浓所在的第五房暂时安全,但钟家其他人员,怕是要被唐门带回去审讯。”

“那怎么说,让我也小心一些?”

唐锐话刚出口,就猛然反应过来,“所谓与钟家有关人员,也包括我,对吧……”

砰!

车身突然被追尾,强烈的撞击,让手机脱手而落,摔在副驾驶的车座下面。

陈玄南追问的声音隐约从听筒传来:“小锐,发生什么事了!”

唐锐顾不上回答,快速瞟向两枚后视镜。

撞击他的正是那辆紧跟其后的丰田车,而车厢中的三口之家,已经换了另外一副模样。

开车的丈夫满脸狞笑,一副与人不死不休的模样,副驾驶上的妻子拿出一台平板电脑,不知在操作着什么,最令唐锐震惊的是,后座的那个八岁孩子,竟然摸出一把漆黑的狙击.枪,冗长的枪管架在妻子的左肩,瞄准自己的方向。

“开什么玩笑!”

唐锐脸色止不住一变,不等变换方向,就听见一声枪响。

噗嗤!

身下座驾被打爆车胎,整个车体平衡也在这一刻被残忍打破,任由他转动方向盘,车身都不受控制的朝着右前方撞击而去。

而那处方向的尽头,是一座加油站。

如若这样撞上,他必然要淹没在一场浩大的爆炸之中,可如若他选择跳车,加油站中的工作人员,以及那附近的车辆行人,也要卷入这场无妄之灾。

一咬牙,唐锐拉起手刹,把方向盘反向打死。

嗤嗤!

四只轮胎在地面摩擦出滚滚浓烟,幸运的是,车头也在这一刻转向,撞毁左前方一条禁行路段的障碍物,以一种可怕的车速行驶而上。

而那辆丰田车,也如幽灵般一打转向,如影随形的追击而来。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