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7.第4107章 节 灭世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四千一百一十五章节灭世

“我就说,刑天这个混蛋根本靠不住,指望他与死亡神魔死战到底是不可能的,这个混蛋一向都是欺软怕硬,面对死亡神魔的强大,他只会退缩,对这个混蛋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抱有任何希望!”愤怒让很多人失去了理智,让他们推卸责任,仿佛是一切都是刑天的错,他们一点错都没有,如果他们没有错,如果他们一个个都有誓死一战的勇气,那他们为什么还站在这里说这些风凉话,他们为何不敢冲进战场之中,与死亡神魔来一场生死对决!

说大话谁都可以,但真正让这些混蛋站出来面对死亡神魔,做生死对决时,他们就靠不住了,他们最多只是在嘴上说说,真正指望他们出手,很明显是不现实的,对于这些混蛋的反应,世界意志也彻底死心,再也不抱一点希望,因为这些混蛋的私心太重,总想要以最小的代价,夺取最大的利益,他们忘记了什么是死亡,什么是大劫!

做为外来者,做为至高混沌世界的降临者,刑天都站出来一战,而界域战场世界的这些强者一个个却畏战不前,他们有什么资格嘲讽刑天,有什么资格说这番话,他们的畏战不前,不仅仅不会给自己带来好处,相反会让他们失去自身的气运,会让世界愤怒!如果这个时候,那些老祖凝视自身,会发现自己的气运正在快速流失,这是世界对他们的失望,可惜这些老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身的变化,他们都将精力投在了魔国之上的大战中。

刑天抽身离开了,世界意志失去了帮手,在没有外力相助之下,世界意志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感受到魔国之下那恐怖的力量正在快速壮大,很明显死亡神魔已经忍耐不住了,要全面反击,或许这就是刑天突然出手所带来的反应,让死亡神魔感受到了威胁,让他不得不全力反击,以防再有意外发生,以防自己的计划因外力而破灭!

吞噬了诸多生灵,还有世界的本源之后,死亡神魔的气息自然暴涨了许多,此消彼长之下,世界意志也有了悔意,自己还是高看了自身的影响,小看了世界生灵的冷漠,可是后悔已经太迟了,死亡神魔已经发动了反击,虽然死亡神魔并没有急着扩张自身的领域,没有急着将整个世界笼罩在自己的魔道之中,可是掌握了大半的世界,死亡神魔的力量却增强了许多,让死亡神魔对这世界的掌握也增强了许多。

“不能再等待下去了,要不然一但让死亡神魔这个混蛋完全掌握世界,让魔道笼罩整个世界,那怕是天道瞎摸力量也无法翻盘,战!”一瞬间,世界意志也做出了选择,身上瞬间暴发出强大的战意,此时他没得选择,无论局势再怎么变化,做为世界意志,都必须要面对死亡神魔的冲击,都必须要面对这场可怕的大战。

不过,执掌天道的世界意志,不可能将所有的压力都自己来承担,对于那些该死的种族文明,此时他已经无法继续忍耐!只见,世界意志冷哼一声道:“无知的蝼蚁,你们还要等待到什么时候,真得以为你们的那点小心思我会看不透吗,以为自己这样避而不战就能够坐收渔翁之利吗,你们这是在找死,你们这是要自绝于世界,如果你们再这样等待下去,用不着死亡神魔出手,你们就先自绝于世界,被世界所放弃,看看你们自身的气运吧!”

当世界意志的这番话一落下时,诸多种族文明的强者一个个神色大变,当心神收回之时,他们都察觉到自身的气运消弱,都隐约感受到世界的愤怒!一瞬间,他们都有些傻眼了,这是他们所从没有想到过的,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想要坐收渔翁之利都不行,都会被世界本源所盯上,会受世界的排斥,而刑天却没有这样的顾及!

“该死,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会被世界本源所厌恶,如果我们自身的气运再继续削弱,一切就真得如世界意志所说的那样,我们会自绝于世界,那时我们就真得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世界本源这是要逼我们与死亡神魔一决生死,难怪世界意志会那样不堪,正是因为他看透了这一点,他想要拿我们当炮灰!”很快,这诸多老祖都为之愤怒,他们都明白了世界意志的阴险用心,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有多凶险,有多可怕!

“不,我们不能受世界意志的威胁,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要不然我们就真得十死无生,死亡神魔可怕,而世界意志更阴险,他妄想要拿我们做炮灰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是傻子,不会让他称心如意,刑天那个混蛋的用意我已经明白了,他之前跳出来与死亡神魔大战,其他并非他的本意,他只是在应付世界本源罢了,我们也可以这么做!”

出工不出力!这就是这诸多老祖的想法,这就是他们的计划,他们的应对之法,只是他们并没有说出口,这只是他们的默契,不过,他们的计划能不能成功,这就很难说了,刑天是外来者,是至高混沌世界的降临者,与这方世界的联系并不大,最重要的是之前因为这些人族老祖的私心,他们一点一点斩断了刑天身上的因果,让刑天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可是他们不同,他们与这方世界有着太深的纠缠,妄想用这样的手段来应对世界本源,这只怕很难有什么效果,毕竟他们不是刑天,他们身上的因果太大了!

“不,我们不能这么做,世界本源不是傻子,我们妄想用这样的手段来迷惑对方是不可能的,不要忘记了我们的出身,我们与刑天有着本质的差别,如果刑天没暴露自己的出身,那他会受世界本源的影响,可是现在他已经暴露了出身,这就是在做选择,特别是他在抽身离开的那一刻,自身的因果已经彻底清除,而我们则做不到,如果我们再用这可笑的手段来应付了事,只怕我们身上最后的气运也会消散一空,有付出才会有收获,我们欠世界的太多了,现在是我们要付出代价的时候!”在这些老祖之中,还是有人能够看清局势,能够明白大势,只是他的这番话能够劝说多少人就很难说了,毕竟大劫之中很多人已经受劫气的影响,已经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正常的思考,他们已经身陷大劫之中!

好言难劝该死之人,对于那些已经深陷大劫之中的人来说,你就算是把一切事情都剖开了告诉他,也没有一点用处,因为他已经无法用正常的思维来思考问题,他已经陷入到大劫的影响之中,已经无法从大劫之中抽身而出,等待他们的将只有死亡!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在如此可怕的局势之下,太平道相对来说是轻松的很,因为他们之前的疯狂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他们可以冷眼旁观,可以无视世界意志的威胁,谁让他们斩断了与这方世界的因果,斩断了诸多联系。

“该死的太平道,这样混蛋好厉害的算计,难怪之前他们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恐怕是这些混蛋在做最坏的打算,现在让他们赌对了,这些混蛋可以冷眼旁观,而我们则要承受世界本源的压迫,不得不阻止死亡神魔的疯狂之举!”

太平道,这一刻太平道又被拉出来,谁让在这一场大劫之中他们的表现太精彩了,谁让他们是整个世界之中唯一能够摆脱危机的存在,虽然之前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是现在看来这点代价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太平道一下子吸引了太多的怒火,让整个人族的势力都为之恼火,如果有可能他们都想要替代太平道,都想要与太平道一样。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如果不是你们一个个都私心太重,不愿意放弃自己的那一点点小利益,我们会有今天这样的危机吗,如果你们肯听我的,肯放下心中的那点小算计,我们同样也可以与太平道一样挣脱世界的束缚,现在我们只能自求多福,只能面对这可怕的威胁,丑话说在前面,这一切非同小可,如果还有人想要玩什么手段、心计,休怪我心狠手辣,我可不想被你们牵累,你们怎么想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会全力出手,会偿还欠下的因果,这就是我的决定,不可改变的决定!”

“混蛋,这个疯子又在标榜自己,他真得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真以为自己看透了天地大势,随他去吧,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可以笑到最后,希望这个混蛋不要死的太快!”

“是啊,总是有这么些无知的混蛋,自大的混蛋,以为自己掌握着真理,而我们这些人都是傻子,他如果真得有能耐,之前干什么去了,如果他们真得掌握了真理,就不会与我们一样受困于这危机之中,早已经挣脱了世界的束缚,早已经超脱一切!”

不得不说人心这东西真得很神奇,那怕是局势到了如此危机的时刻,人族之中还是有人不以为然,还是有人抱着自私自利的念头,在嘲笑着别人,没有把这危险当一回事,他们燕不是身陷大劫之中,而是他们的心性就是如此!

世界意志可没有在意这界域战场世界各在种族文明的反应,虽然他的心中渴望这些‘蝼蚁’做自己的炮灰,但有了之前刑天的经验,世界意志可不会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些‘蝼蚁’的身上,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死亡神魔还需要自己来面对,那些‘蝼蚁’最多只是牵制对方的一点力量,减轻自身的一点压力而已,自己才是决战的根本!

靠人不如靠自己,世界意志可不会把自己的生死寄托在一群蝼蚁的身上,那怕是这些蝼蚁有点力量,无尽的岁月之中,世界意志对这些蝼蚁也是有所了解,指望一群自私自利的蝼蚁舍命一战,这是不可能的,那怕是面临绝境,这些蝼蚁依然不懂得什么叫团结,依然会自私自利,所以在世界意志的眼中他们只是蝼蚁,只是炮灰!

“天道之眼现,本源雷罚出,天道灭魔!”指望不上外力,世界意志自然要全力出击,随着他的喝声落下,虚空之中无尽的天道本源弥漫,一轮紫雷之眼出现在虚空之上,那是天道之眼,是融合了本源雷罚的天道之眼,这一刻世界意志真得不做保留,无尽的毁灭气息在天道之眼上凝聚,仿佛是他要毁灭整个世界。

灭世!此时的世界意志的确有一丝灭世的想法,正是因为他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才会有这可怕的毁灭气息凝聚,只是世界意志的灭世并不是毁灭世界,而是针对那些生灵,针对那些无知愚蠢的蝼蚁,毕竟这些生灵也是世界本源的一部分!

“灭世!世界意志疯了吗?竟然有灭世之心,这么早显露出自己的想法,他究竟要做什么?这是阴谋吗?”身在天道之眼的笼罩之下,死亡神魔第一时间感受到天道之眼中那可怕的毁灭气息,那可怕的灭世气息,对死亡神魔来说,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是阴谋,毕竟这个时候灭世,会激起整个世界生灵的反抗,就算是天道也承受不起那可怕的反噬。

“不,不对,这个混蛋不是要灭世,他针对的目标不是世界本源,如果是灭世,第一时间毁灭的世界本源,现在看来这个混蛋是针对我而来,如果我一点不反抗,后果将不堪设想,自己会被这混蛋给算计,被这个疯子拉入可怕的危机之中,这个疯子想要激活时间神魔那些混蛋的后手,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