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6章 千里辽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脱下了新娘装,换上了夜行装,一路做贼般‘逃’出了官厅,郑茶姑周身都渗出来一层香汗,俏脸红扑扑的,大眼睛里还有着不少惊悚,但更多的却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看前院方向酒宴还在继续,时而传出来欢畅的喧嚣,她忙看向徐长青:“徐哥哥,咱们这样……会不会,会不会出问题啊……”

徐长青笑道:“怎么,怕了?若是怕了,咱们便回去。”

郑茶姑顿时娇嗔了徐长青一眼,知道徐长青在逗她,娇嫩的身子轻轻靠在了徐长青怀里,温顺道:“徐哥哥,谢谢,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不想让你为难。如果,这事情会给你添麻烦,那我宁愿不去做……”

看着郑茶姑看似是玩笑般、实则很郑重的模样,徐长青心里一时也有些无法言说的动容。

这世上,多少真心话,是用玩笑话说出来呢?

不由重重握住了她的玉手,笑道:“早就安排好了,放心吧,没有问题的。未来这一个多月,皆是咱们的蜜月。”

“蜜月?”

郑茶姑感觉这词怎么有些熟悉呢,刚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被徐长青一把抱起,直接将她背在背上,迅速朝着黑暗中跑去。

不远处,官厅内的喧嚣仍在继续,两个年轻的身影却很快消失在了幽深的夜色里。

……

徐长青并没有选择骑马或者乘坐马车,而是就这样背着郑茶姑,恍如猪八戒背媳妇儿,一路狂奔十几里地,将她背到了海城第一军用码头。

此时,这边十几艘大船、七八艘中船快船,三千人出头的兵力,早已经准备好多时。

看着汗如雨下的徐长青,王喜和秦东旭都有些无言,他们大帅对这位郑家小姐的宠爱,有点过了分了啊……

然他们肯定不敢多说,赶忙放下旋梯,让徐长青将郑茶姑抱上了船。

不多时,这支中等规模的船队,就恍如驶入大海中的一个庞大鱼群,很快便与幽深的大海融为一体。

并不算奢华却是足够宽敞舒服的船舱里,直到这时,郑茶姑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看着浑身都有些被汗水湿透、略显狼狈的徐长青,她也有点不好意思意思,娇羞道:“徐哥哥,其实,其实你不用背我的,我自己也可以跑的……”

徐长青一笑,也不再避讳郑茶姑,两人现在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合法夫妻,直接脱掉了外衣,旋即脱掉了上身的内衣,露出了一身黝黑又沾满汗水的强健腱子肉,调侃道:“背我自己的媳妇儿,这是我徐长青的责任,也是义务。不过,茶姑,我今天都这么卖力了,等下,该换你伺候我了吧。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等下帮我搓搓背如何?”

“嗳……”

郑茶姑其实不想偷看徐长青的身材,但不知怎的,眼睛止不住便是要去看……

特别是徐长青身上的诸多伤疤。

哪怕她已经与徐长青很亲密,却也是第一次见到徐长青真正全脱掉上衣的模样。

听到徐长青的调侃后她片刻才是回神,也来不及思虑太多,红着俏脸啐道:“徐哥哥,你就知道欺负我,我,我才不呢。你给我搓还差不多。”

却不料,徐长青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狠狠在她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哈哈,成交。”

“嗳?”

“徐哥哥,你,你又欺负我……”

郑茶姑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刚反应过来想要追打徐长青,却忽然发现,她早已经被徐长青紧紧搂在怀里,娇艳的红唇也随之被徐长青狠狠堵住……

郑茶姑羞愤的在徐长青身上拧了几下,却是由于徐长青浑身都湿漉漉的,并没有怎么发上力。

而此时就算徐长青让她随便拧,她都舍不得了……

迷茫中,随着徐长青逐渐放缓对她的进攻节奏,郑茶姑整个人也舒展开来,莲藕般白皙的双臂紧紧缠绕住徐长青的脖颈……

她这时忽然有些庆幸自己白天时的选择了。

人生在世,怎可能事事皆如人意?

哪怕强大如徐长青,在很多时候,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借势而为。

这个男人,已经对她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极致。

她,并没有选错人!

……

三天后的傍晚,船队顺利抵达了长生岛海域,在长生岛西南端的一个捕鱼点海湾里停泊下来,徐长青这才是带着郑茶姑第一次走出船舱来。

但徐长青还有些不爽:“茶姑,你这样不行啊。人吕不韦得赵姬,一月不出门。我这才三天,太少了,太少了。”

“……”

郑茶姑顿时没好气的嗔了徐长青一眼,俏脸一片羞红。

她这时已经切身实地的亲身体会过徐长青的战斗力,也明白为何徐长青被人称为‘大明第一猛将’了。

这厮,简直就像是个牲口一样……

还好,徐长青懂事,随后把她的八个贴身侍女都用快船送过来,否则,她都怀疑她简直活不过这几天了……

不过,面上她肯定不会认输,用力掐了徐长青的手臂一把啐道:“还不服吗?那今晚我跟小彩和纯子她们一起,我们九个人一起来。”

“额。”

徐长青登时一个机灵。

单挑他肯定不怕,可郑茶姑有八个侍女,皆是国色天香的贴身侍女,也就是通房丫头,除了两个纯倭国血统,一个纯汉人血统,还有三个汉人与倭国的混血,特别是还有两个应该是荷兰裔与南洋土人的混血。

她们不仅身体素质都很不错,更是经过了精心的教育……

这段时间正处于跟郑茶姑的蜜月期,徐长青就算想尝个鲜却也肯定不会乱来。

但郑茶姑俨然有的是办法对付徐长青……

看着郑茶姑傲娇的模样,身后几个侍女也都是羞涩却又欲拒还迎的看向自己,徐长青只觉腿忽然有些发软……

忙干笑道:“茶姑,你还没来过长生岛吧。咱们在海城吃的海参,便是产自这边。走,咱们去岸上瞧瞧。”

“哼。”

看徐长青服软了,郑茶姑傲娇的冷哼一声,恍如一只骄傲的小孔雀,用力挽住了徐长青的手臂。

徐长青心里却是憋足了火气,看今晚怎么收拾你,不叫爸爸绝不算完。

夕阳西下,晚霞映彩。

晕红的天空与璀璨的海面交相辉映,再加之今天有一层浅浅的薄雾,直比印象派大师莫奈的那副‘日出?印象’更加恢弘与壮阔。

郑茶姑也有些痴了,小鸟依人的靠在徐长青的肩头,“徐哥哥,你看,这里好美啊。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美的景色……”

这便是白富美的优点,有些事情上看似较真,但该服软的时候从来都不墨迹。

些许较真,反而更容易变成情趣。

徐长青笑道:“我也这么觉得。所以,咱们要尽快收复这里。神仙住的地方,岂能这样白白废置?”

来到捕鱼点,值守部队早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宴。

不仅有最新鲜的全鱼宴,更是有着长生岛的诸多土特产,不算太过精致,但不论味道分量都是一流水准。

陪徐长青喝了几杯酒,认识了一下这边值守的一个副千总和几个把总,郑茶姑便不再多话,乖巧的靠在徐长青身边服侍,听徐长青听这些值守军官们汇报工作。

此时,在整个渤海湾区域,模范

军已经设置了近百个大小捕鱼点,在地图看,星星点点,交织成片。

从海城往外延伸,垦利岛、曹妃甸等大岛自不必多说,便是许多稳定的岛礁上,都有布置,一路直接覆盖这千里辽海几乎所有岛屿。

仅是这一部分人手,便有近万人,还只算成年男丁。

若是再加上他们的家口,徐长青此时都有点没数了,着实还没有足够时间来统计。

但这些人其中多半都不在海城和模范军官方的文策中,基本上就等同于徐长青的家丁与奴仆。

没办法。

狡兔尚且三窟,更何况是徐长青?

哪怕是海城的基业此时已经相当稳固,徐长青却依然不敢有半分怠慢。

下一步,这些捕鱼点及岛屿群,徐长青会继续从他的私账上,持续大力度的加大投入。

而这里面的业务,都是徐长青的铁杆亲信徐红、红叔负责。

郑茶姑听着听着都懵了。

谁曾想,这种海中的不毛之地,竟然,已经被徐长青布置进来这么多人……

忍不住问道:“徐哥哥,海上这些岛屿,条件都很恶劣吧?难道,真能长期住人吗?”

徐长青不由一笑。

这个问题正是诸多不了解海洋之人的常识性问题,便是郑茶姑都是如此,可想而知其他人了。

徐长青有一份大礼要送给郑茶姑,再加之真正想把这个蛋糕做大,徐长青也需要郑茶姑的帮助,不隐瞒她,仔细为她解释起来。

说到这。

首先要感谢上苍,给华夏民族如此丰厚肥美的庞大土地,再次,要感谢老祖宗,那些华夏的先民们。

许多东西虽是已经不可考,但千里辽海的诸多岛屿,很早很早之前便有先民在此定居繁衍。

再就是岛屿的生存条件。

先不说长生岛,单说‘小岛’曹妃甸。

后世,这个岛周边有多少人?

小三十万!

而且是林林总总,并没有把岛上的空间利用太过全面。

至于什么黑岛、大小竹岛、城隍岛,每个岛上都是几万乃至十万、十几万老百姓定居。

千里辽海,单单是这些小岛,养活几百万人便是轻轻松松。

更不要提华国第七大岛长生岛了。

依照长生岛、西岛、中岛的地理条件,再加之华夏民族的韧性与聪明,养活百万人都是轻轻松松。

当然,汉民与其他民族不一样,有非常强的大陆情节,这个工作,注定是需要花费相当漫长的时间和精力,逐步累积。

此时,千里辽海上,模范军唯一一个没有真正染指的岛屿,便只剩下辽西的觉华岛!

主要是觉华岛太过特殊了,离海岸太近,冬季稍稍冰封便能与大陆连成一体。

而且,觉华岛历史意义更特殊。

大清国此时看着与大明虚与委蛇,面子上的功夫做的很足,实则,对大明,特别是对模范军的警戒,简直无以复加。

觉华岛此时有一个正黄旗牛录,两个镶黄旗牛录,拖家带口的至少三四千人镇守。

在海对岸的宁远区域,也有五六个各旗牛录镇守,就是为了防止模范军耍阴招。

但觉华岛水师的根子,早就在当年被武纳格攻破时便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他们现在就算有了些大小船只,活动范围却绝不敢离开大陆与觉华岛老巢太远。

等徐长青说完,郑茶姑美眸里已经尽是小星星,她根本就没想到,徐长青对海洋的了解,竟然这么深,更这么透彻。

刚想在私底下给徐长青一个小动作鼓励下,这时,外面忽然有亲兵禀报,徐红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