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5章 后宫?茶姑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感谢书友夜独醉兄弟的捧场,船多谢。

~~

花轿在上百丫鬟婆子的簇拥下,一路穿行而过,进入到花园般恬静的徐府后宅。

郑茶姑却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思,芳心中一片烦躁。

其实,她知道徐长青此时很不容易,把婚事操持的这么大规模,特别是把他们郑家炒起来,徐长青已经付出了相当多的努力和心血,也足够表现他的诚意。

她生气的是,明明知道今天险恶,徐长青居然都不保护她!

虽然她也明白,徐长青此时基本上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一切,这话也不好说,但她就是生气……

女人想生气,还需要理由吗?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喧杂之声,郑茶姑陡然一个机灵。

马上便有她的心腹侍女快步过来禀报:“小姐,到地方了……”

“嗯。”

郑茶姑缓缓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迅速的调整着她的状态。

这是李幼薇的园子,郑茶姑肯定不能坐花轿进去,很快便有婆子过来招呼,郑茶姑在侍女的陪同下,依然披着红盖头,朝着园子里走去。

“来了来了……”

正屋这边,一众女人们早就等不及了,迅速兴奋起来。

对她们而言,这就是战场,丝毫不亚于男人们的金戈铁马。

李幼薇俏脸也是一肃,对这位大名鼎鼎的郑家小姐,她也是闻名已久。

吴三妹、朱媺娖、顾横波众女很快也是板起了俏脸。

陈如意的小心肝‘砰砰’的几如要跳出来,就要开始了吗?今天这么大场面,会不会,出人命啊……

郑茶姑很快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带着大部队来到了正院,踩着精致的青石板路,徐徐朝着正堂这边而来。

一看到一身新娘盛装的郑茶姑的身形,正堂内又是一阵微微躁动,但很快便是平息。

郑茶姑此时的芳心已经提到了顶点。

对她而言,前面这条路,不亚于鬼门关,整个人都要重活一回。

“小姐小心门坎……”

来到门口,郑茶姑本来想掀掉红盖头,变的主动一点,但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贸然,被侍女搀扶着进了正屋。

旋即,恭敬跪倒在地上,先表示臣服,盈盈道:“茶姑见过夫人,见过众位姐姐……”

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静。

几如死一般的静,室内安静的简直落针可闻。

饶是郑家为了保证事情顺利进行,给郑茶姑身边安排了不少经验丰富的婆子,可在这种状态,这些婆子们,哪敢多话?

今天这摆明着是大场面,一个孩子都没有,这些女人们,可都是那位海城侯爷的娇妻美妾啊。

万一得罪了她们,谁,谁又能护得住她们……

“……”

郑茶姑有点憋不住了,不用刚才的侍女告诉她正堂内有很多人,她透过红盖头下的余光,便是能看到不少精致的鞋子。

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人吭声,不是杀她的威风是什么?

有一个瞬间,郑茶姑都不想忍了,想直接站起来,对这帮女人们大骂,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我?

然而,理智究竟还是战胜了冲动。

她此时早已经不是她一个人,整个郑家,也被她扛在肩头。

良久。

就在郑茶姑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幽幽叹息的声音,旋即便听这个极为好听的女声道:“新妇起来吧。”

“嗳,谢谢,谢谢夫人……”

郑茶姑片刻才回神,忙挣扎着想起身,腿却是麻了,一时差点要摔倒,旁边侍女赶忙把她扶起来。

李幼薇此时心也有些软了,道:“把盖头先摘掉吧。郑家妹子,你也跟大家认识一下。”

“是……”

郑茶姑小心摘掉了红盖头,羞涩的抬头看向众人。

屋内顿时一阵低低议论。

李幼薇倒是没什么,吴三妹、朱媺娖,包括顾横波几女却都有些微微皱眉。

没办法。

此时此刻的郑茶姑,着实是太漂亮了,说这是她人生最美的时刻都不为过。

最美的年华,最好的状态,最精致的妆容,再加之她本身的气质,几如是画中走出来的人儿……

饶是徐长青的后宅内群芳争妍,今天也都经过了精心的打扮,但,跟新娘盛装的郑茶姑相比,都要逊一筹。

其实,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每个新娘在穿结婚正装的时候,都是人生最美的时候,没有之一的。

屋内逐渐又恢复了安静。

郑茶姑轻咬着红唇,略带谦卑的看向李幼薇,给足了李幼薇面子。

她其实有着很多准备,也带来了诸多不逊色与东莪和孔四贞东珠的礼物,但是,她却不想突兀的去掌控这个主动权。

李幼薇这时暗暗惊叹。

这位郑家小姐,究竟是豪门大户的嫡脉,虽是有着一部分倭国血统,但各方面都没的说,真的是便宜她那孩他爹了……

对旁边的吴三妹的使了个眼色。

吴三妹一个机灵,瞬时也明白过来,幽幽叹息一声,招呼不远处心腹侍女道:“小桃,去,把茶端过来。”

“是……”

小丫鬟小桃怎敢怠慢?赶忙将早已经准备好,水温刚刚好、不冷不热的茶盏端过来,小心递到了郑茶姑手里。

郑茶姑的玉手微微颤抖,俏脸一片红晕,片刻,盈盈走到了李幼薇面前,又恭敬跪倒在李幼薇身前的蒲团上,高高将手中茶盏举起来:“大姐,您,您请喝茶……”

唰!

无数的目光,都是汇聚到了李幼薇这边。

外面,郑茶姑的侍女和婆子们心肝都要裂开了,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此时的心情。

还能怎么表述呢?

这位大夫人此时,可以说一念之间,便是直接决定了诸多军国大事……

东莪和孔四贞也早就紧张的不要不要了,她们小心手拉着手,都是能感觉到彼此手中的汗水,却是不敢乱动分毫。

她们下意识相视一眼,又忙看向场中主角。

“哎。”

李幼薇忽然叹息一声,接过了茶盏,象征性的喝了一口,将茶盏交给一旁的丫鬟,道:“郑家妹子,大家的情绪你也看见了,说起来,府内是不欢迎新人进门的。你也是女人,应该明白我们的感受吧。不过,我看你很端庄,没有妖媚之气,便也不拦你了。跟我进屋来吧,有些事情我跟你交代一下。”

“是,谢谢大姐……”

郑茶姑此时也是如释重负,她的付出终于是有了收获,忙跟着李幼薇去了里屋。

屋内顿时一片议论纷纷。

孔四贞有些呆萌的对东莪道:“东莪,这,这就完了?不是,这,怎么就……”

东莪心中也充满震撼,小脸上满是凝重。

她虽不如孔四贞更为机敏,年纪也小,但却绝不傻,乃至,因为很多原因,有种大智若愚一般。

她非常的明了,刚才,绝对是高手过招!

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实则,早已经是风起

云动,不知道翻起了多少惊涛骇浪。

不论是李幼薇还是郑茶姑,都是狠人呢。

不多时,郑茶姑便从屋子里出来,俏脸有些羞红,心情却明显明媚了不少,笑道:“诸位姐姐,茶姑来的匆忙,也没有给大家带什么礼物,一点小玩意,还请大家不要推脱。”

说着,外面早就准备多时的侍女,赶忙把礼物递给来。

众女也早有准备,可一接到礼物,还是有些止不住的震撼,竟然是每人一块精致的纯金制手表。

不仅镶着许多晶晶灿灿的东西,更是有许多明亮的红蓝宝石。

特别是送给李幼薇的那块手表,诸多小祖母绿,简直就不似人间之物,实在是太漂亮了。

“哇,茶姑妹子,你,你这是怎么想到的?难道,这手表,是要戴在手腕上吗?”

便是朱媺娖都被震惊了,态度已然转变,忙是看向郑茶姑。

其余众女也都纷纷看向她,之前的敌意也明显的消散了许多。

郑茶姑此时当然不会说,这是徐长青教给她的法门了,忙是扯起了西洋的新闻。

很快,屋子内的气氛便逐渐和谐起来。

李幼薇和吴三妹相视一眼,都有些微微苦笑。

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

徐长青正在前院招呼客人。

规模虽是缩小了,但酒席却是不能不摆,不多时,徐长青也喝的七荤八素。

其实不必这样,以徐长青的身份,已经没人敢逼他做任何事。

可心中又是担忧又是烦躁,平常还没打着火的小酒,已经让徐长青有了不少醉意,酒不醉人人自醉……

好不容易应付的差不多,将后续交给李岩和赵增金众人,徐长青刚要回内书房喘口气,后宅终于传来了一切顺利的消息。

这让徐长青顿时如获大赦,酒意也随之消散大半。

可这种状态,徐长青还不能去感谢李幼薇,也不能去安慰郑茶姑,只能是强忍着。

直到天色黑下来,第二顿喜酒都如火如荼了,徐长青才派人给李幼薇、吴三妹、朱媺娖众女送去了礼物,快步来到了郑茶姑的院子。

“老爷……”

一众侍女纷纷行礼,也是提醒里面的郑茶姑。

徐长青摆了摆手,直接来到卧室。

卧室里,红烛轻摆,烛影如画,郑茶姑正盖着红盖头坐在床头,恍如一副完美的画卷,不知道在思虑些什么。

徐长青忽然笑起来,暗道:“这可是你逼老子的,不能怪老子不走寻常路了。”

直接大步来到了郑茶姑身边,贴着她的耳边低低耳语几句。

“嗳?”

郑茶姑被吓的一哆嗦,乃至主动掀起了一些红盖头,忙问徐长青道:“徐哥哥,你,你不是疯了吧?现在走?难道,咱们的新婚夜,要去船上过吗?”

“嘿嘿,怎么样,够刺激吧?你敢不敢?!”

“徐哥哥,我……可是这边……”

“所有事情你都不用管,我全都安排好,敢不敢跟我走!”

徐长青笑着把手伸给郑茶姑。

郑茶姑忽然忍不住的娇笑出声,用力握住了徐长青的大手:“走就走,有什么不敢的。徐哥哥,只要有你在,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陪你到哪里!”

“……”

看着郑茶姑看似娇嫩、却是誓言一般的果决,徐长青到了嘴角边的玩笑话,止不住又咽回到肚子里。

这他娘的,看似娇嫩曼妙,实则,全是沉甸甸的责任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