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7章 帝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王归本就是天王殿传人,其战力在同辈之中,完全就是首屈一指的存在,这一点已经不必多说了。

毕竟都是一个重要势力的传人了。

九条如巨擘一般的真龙,加上八位巨擘。

合共十七位高手!

这个时候,还要加上一旁伺机而动的小魔君,随时准备在洛尘露出破绽的时候,偷袭!

这一刻,洛尘早遇到了重生以来最大的威胁了。

毕竟到了这种境界,到了这种地步,根本无法像之前,单凭战斗经验和意识直接决定胜负了。

都是这个级数的人,战斗经验,意识就算有些差距,但是这个差距已经不足以致命了!

这也是计划的一环,托住洛尘,或者说,王归的意思,是直接杀了洛尘!

反正这个人不能为他所用!

而且王归绝对要比一般巨擘更为可怕!

他气息动摇间,简直就是要寂灭一切了一般!

这个人物太可怕了,他一出手,就以绝对的碾压姿态攻击洛尘。

即便是神道体,洛尘也不敢在此刻硬抗。

因为王归的可怕之处,在于体内有天王精血。

天王精血十分可怕,几乎碾压一切,毕竟那是和洛尘前世差不多的天王的精血!

这是遗留在世间的力量!

轰隆!

洛尘不得不退出去,往后躲开那一击。

那一击同样朴实无华,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气势。

但是洛尘却知道,那样的一击,足以致命!

而且在这个时候,九条真龙搅动虚空。

他们的龙鳞全都有荷叶一般大,身躯宛如仙金浇筑而成,通体闪烁光芒,像是无法击破一般。

九条真龙压碎虚空,真龙这种生物,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可以无视距离。

因为空间在他们眼中,似乎没有一般。

其中一头真龙一张口,洛尘体表就瞬间亮起一道道五彩神光,因为下一刻,离他很远的龙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真龙一口下来,可怕的业火滔天,席卷住了整个洛尘,而且是紧紧包裹住了。

业火之中,洛尘根本看不见外界,入眼所见,只有漫天的业火。

而且这个时候,一把魔刀,无声无息,直接动摇天地!

在这个时候拦腰而来,刀芒横扫。

洛尘整个人差点被一刀砍中!

“王归!”洛尘这个时候,真的怒了。

倒不是因为小魔君的偷袭让洛尘恼怒。

而是下方!

神秀还有十四殿殿主,真的对朝歌发起了总攻!

“扛不住了?”王归还在冷笑。

“王归,你确定要和他们一起联手,拦我不成?”洛尘整个人已经带着无法忍耐的怒火了。

他此刻被阻拦,下方战事吃紧,根本来不及救援。

但是,下方不管是大殷也好,还是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也好,这里都是属于天王殿的地盘。

换句话说,王归不该这么做!

毕竟这是帮着外人,一起在对付自己人!

“我十分确信!”

“难怪,老唐要我杀你!”洛尘眼中真的杀意横生了!

因为围攻他的人又多了三个!

十大地支,此刻又分出了三个来围攻他!

洛尘的压力陡然剧增!

“王归,你若真要如此,就自己来承受一下这个后果!”洛尘体内的气息在拔高。

同时,在仙界边缘的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做葬渊!

那个地方,被封印了。

那个地方本该是存封太皇剑的地方,但是此刻,太皇剑根本不在那个地方。

因为太皇剑的本体和太皇道体一起离去了。

而此刻,洛尘要召唤太皇剑十分的麻烦。

因为隔着的就不再是大界了,也不是大宇或者大宙了。

太皇道体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个地方,几乎很难联系!

或者说,至少在此刻,这个世界,这个世间,根本就没有太皇剑了。

如果真的要召唤,那么需要的力量和代价也十分的重!

“什么后果?”

王归冷笑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至于大殷被灭了,至于其他人死了,与他何干?

“不管如何,这里都是七曜大宇,这里的一切都是天王殿的!”

“你若今天真要攻伐大殷朝歌,那就要做好,输掉整场战斗的准备!”洛尘直接挑明了厉害关系。

“哼,输掉整场战斗?”

“我是天王殿的少殿主,身负天王殿精血!”

“这世间,谁能够让我输掉?”

“你,不过蝼蚁尔!”王归依旧高高在上。

下方王归这边的十四殿主,带着人攻伐的最为猛烈!

“大王,你走!”

“大王走啊!”下方,大殷朝歌城内,一切都变了,火焰滔天,大军进城了。

人仰马翻!

商辛站在鹿台上一言不发,下方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神秀带着人,还有十四殿主都带着人已经进城了。

商辛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这一幕幕蓦地间,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依稀间,有些景象在重合!

依稀间,有些话语,在他耳边回荡。

那是一个相似的场景,那是一个让人惊愕的回忆。

他同样站在鹿台之上,他在交接王权!

他把王权交给了武王!

他似乎隐约间说出过一句话。

“孤只想要告诉你一句话!”

“可分孤血肉,勿动百姓一人!”

而后他自燃了,他自杀了!

火光之中,他在鹿台之上放肆狂笑,和眼前的一幕极其相似!

“孤一死,换千古太平!”

“值了!”

“手挥大风平天下!”

“脚踏日月定乾坤!”

“海到尽头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

“姜太虚,这是你告诉孤的,别忘记你的承诺!”

“这天下,孤来过,此生无憾!”

商辛的声音震慑天地,响彻整个朝歌城!

也在这一刻,神秀蓦地露出了愕然之色。

同时他眼中带着惊惧与恐惧!

“孤,不是商辛!”

“孤是人皇,帝辛!”蓦地,商辛眸子蓦地睁开了。

这一刻,那段历史像是凭空被凭空截取到了这个地方!

而且商辛的气势彻底变了!

大殷与大商在这一刻,搅动时空,像是要重合一般。

也在这一刻,在鹿台上,出现了一个白衣白发的男子!

一个早已经死去的男子,他手持鱼竿,出现在了鹿台上!

神秀双眼惊骇,调头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