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是谁导演这场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是谁?”法阵中的白牧野,浑身浴血,双目通红地望向法阵之外,却连方向都看错了。

这让天帝身边不少人都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

那年轻人是谁?

白帅啊!

古天庭战力排名第一的猛人!

万古光阴之后,轮回身重现世间,传得是沸沸扬扬。

什么掀翻万神殿,什么打穿地狱最终平定人间之类,今天在天帝面前,也不过就是如此!

看大人物倒霉,永远是无数人心中梦寐以求的一个爽点。

即便跟他们没有半点关系,那看着也开心、痛快。

此情此情,就连天帝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感慨——

这就是法阵之威!

外面的人,看里面清清楚楚。

宛若在看戏。

但对里面的人来说,却如同身处混沌之中,外面一切,他们都感应不到。

这时候,法阵中同样一身伤的风老祖淡淡开口道:“是陛下来了……”

“老东西,你闭嘴!想不到你是这种无情无义之辈,还什么古天庭旧臣,哈哈,一个连自己女儿都不顾的人,骨子里没有半分亲情。摊上你这种父亲,只能说你女儿倒霉!”那边伤势严重的彩衣冲他愤怒咆哮。

“老夫没有亲自出手针对你们,已经算是还了你们没有用女儿要挟我的情,凭什么说老夫无情无义?这法阵又不是老夫设下,是天帝高明!你们中了天帝的计!而老夫对你们已是仁至义尽!”风老祖坐在那里,淡淡说着。

外面很多人此刻全都忍不住露出一抹钦佩之色。

这老东西……真狠啊!

事到如今,在场一些老狐狸都已猜到,风老祖坑了下凡散心的天后女儿,甚至连自己也一块坑了!

即便拥有着红尘仙的境界的他不怕被这群人击杀,但敢身陷险地,以身做饵……这份狠辣决绝,绝非常人所能及。

所以,活该人的家族屹立不倒啊!

这时候,法阵中的白牧野再次开口道:“天帝是吧?你想谈什么?”

“谈什么是后话,白帅如果想谈,就先把自己封印了再说。”天帝看着法阵中一群人,“不然,我不放心。”

“行啊,如今你为刀俎,我为鱼肉,想活下去,自然得封印了自己。”

法阵中,白牧野叹息一声说道。

“还不够,你们的人还缺几个,我要你写一封亲笔信,把他们一起叫过来,这样,咱们才好往下谈。”天帝道。

“你休想。”白牧野冷冷说道:“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给你便是,但你若是太过分,大不了鱼死网破。”

“哈哈哈,真是好笑,身陷囹圄的囚犯,还想谈条件?”天帝身边一名近臣冷笑着道:“识相点,别耽误时间,不要自取死路。”

“那就来吧,杀了我,你们永远别想得到建设六道轮回的泼天功德。”

白牧野那张平静的脸上,带着一丝决然之色,冷笑着道:“你们可知,那六道轮回碎片,并非不可毁掉,逼急了我,全部都毁了,那功德,谁也别想要!”

咦?

事情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了?

很多人心头都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他们布局万古,最终目的就为了重建六道轮回这份功德!

通过无数人在暗中的努力,最终将这件事促成,眼看着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触手可及了……居然还能发生这种变数?

就连天帝都忍不住微微一怔,他皱起眉头。

原以为拿住这群人,一切也就稳妥了,可却没想到居然还能发生这种变化。

万一这些人真就那么刚烈,宁死不从,那该怎么办?

天帝眯着眼,事已至此,当着几乎大半个天庭的人面,他不可能后退一步。

不然,就算将来成功了,这件事,也终将成为一根刺,留在他的心里。

让整件事,留下一个巨大的瑕疵!

所以他让人再次将法阵运转起来。

既然不服,就打服嘛。

法阵里面,可怕的剑气再一次纵横杀来。

换做一般的大天神早已挺不住而陨落了。

外面那群围观看热闹的人都不由在心中暗自咋舌——这群人,不愧是古天庭时代的超级强者,真抗打啊!

这么打,都还有余力。

法阵疯狂运行着,这一次,就连始终安坐在那里,有着红尘仙境界的风老祖都有些受不了了。

因为控制法阵的人再怎么小心,也不可能让所有攻击避开他。

所以,风老祖开始抵挡起那些攻击来。

可这么一抵挡,很多原本攻向白牧野等人的可怕攻击,也被他给打没了。

偏偏众人都还不能抱怨什么。

人家以身做饵,已是忠诚到极致的表现,这种时候,就算再不要脸的人,也难以说出什么苛责的话来。

而法阵中的白牧野等人,也像是抓住了这一漏洞,开始对风老祖展开了攻击!

众人都看得分明,如果没有法阵的干扰,这群人就算一起上,也很难是风老祖的对手。

风老祖毕竟是太古时代的红尘仙,虽然并非特别擅长战斗,但境界终究摆在那。

可如今在法阵的干扰之下,很快有些难以招架起来。

如果这样下去,风老祖甚至有可能会陨落在法阵当中!

“陛下莫要停下攻击,老夫今天与他们拼了!”

法阵中的风老祖咆哮着,施展出可怕的神通。

即便那神通没有往日里众人了解的红尘仙那么强大,但也都能理解,毕竟被法阵牵制,又受了伤。

无数天庭战将瞬间被风老祖这份忠诚和勇敢所感染,很多人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我天庭有风老祖这等忠诚勇士,完全可以媲美古天庭那个时代!证明陛下四海归心!”

“民心所向啊!”

“请陛下打开这法阵,让我等去将那些人擒下!”

“不能让风老祖这样死去啊!”

“风老祖如此忠勇,可不能死在这里。”

一群天帝身边的近臣都忍不住开口请求起来。

天帝面上露出迟疑之色。

自己这位岳父大人……真的这么忠诚勇敢?

他是不信的!

可如今风老祖所表现出的这股气节,却又是让他都忍不住有些动容的。

即便是为了整个风家,但能做到如此地步,也只能说,这人……得救!

不能让他就这样死了。

不然真的得不偿失。

会让太多人寒心。

法阵中。

风老祖依然大声咆哮着:“陛下,万不可听别人的,不要放开法阵!老臣自古天庭时代,对白帅就一直心存仰慕,如今让老夫跟他转世身一战,即便死在他手上,老臣也是心甘情愿!”

轰隆隆!

白牧野一张剑符,直接穿透风老祖的身躯。

风老祖大口咯血,拍向白牧野的一掌,也击碎了大片的防御符文。

眼看着就要打到白牧野身上。

但这时候,那边单谷、司音和彩衣、问君这几人,疯狂朝风老祖冲去。

风老祖被逼退。

外面众人忍不住齐齐发出一阵叹息。

太遗憾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

这时候,天帝身边有人悲声道:“风老祖乃天帝岳父,天后之父,如此忠勇,陛下……打开法阵吧!让我们代替风老祖,与白帅他们一战!”

“请陛下打开法阵!我等要救风老祖!”

“请陛下打开法阵!”

就连无数的天兵天将,都忍不住大声喊起来。

并非对天帝不敬,而是风老祖的所作所为,着实感染了他们!

这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原本是可控的啊!

让风老祖跟他们这群人两败俱伤,然后用法阵将这群人的战力全部打到最低点!

让白牧野这群人彻底失去抵抗能力,再囚禁起来。

回头再把那几个漏网之鱼一块抓过来,整件事就齐活了!

可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该死的!

当初就不应该让风老祖留在法阵中。

天帝心中不由涌起一股强烈的后悔情绪,可这件事,却是他当时非常喜闻乐见的!

如果真让风老祖跟他一样,如今坐在法阵外静静看着那群人被擒,轻轻松松拿一个天大功劳,让冯家势力更上一个台阶,天帝肯定是更不乐意的!

“打开法阵,救风老祖出来,然后擒住那群人,除了白帅之外,其他人……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天帝终于一咬牙,下了命令。

操控法阵的那些人此刻早已是泪流满面,听见命令,第一时间将这法阵打开。

轰!

一股可怕的符文能量波动,瞬间爆发出来。

那是白牧野扔出的一张符!

法阵这边刚一破掉,白牧野这张符就已经彻底炸开了!

只是这股能量波动,就让无数人胆战心惊。

下一刻,他们看见了,白牧野这张符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毕竟里面的人并不清楚外面的决定。

所以,这张可怕到极致的符,是白牧野打向风老祖的!

这绝对是冲着要风老祖命去的!

这一下,就连天帝的心都不由颤抖一下,他瞬间出手!

替风老祖挡住这一击。

随后,他的身体剧烈震颤了一下,有一丝鲜血,顺着他嘴角流淌出来。

而白牧野一群人,则趁着这个机会,疯狂向着四面八方冲杀出去。

天帝身边,有红尘仙境界的强者试图出手拦截。

可这一出手,他们才突然发现,这群人……原来如此强大!

简直出乎预料的难搞!

准确的说,是根本搞不定!

司音抡起那星系炼成的锤子,一下子就将无数天兵天将打得灰飞烟灭,一群大天神境界的战将,在司音这一锤面前完全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全部被打飞。

有些稍微弱一点的,甚至人在半空就解体了。

单谷的箭宛若暴雨一般,速度也快到不可思议。

每一支箭上,都带着凶残无匹的杀道。

大量天兵天将试图用人海战术围上来,将他彻底围死。

但单谷的箭一出,直接清空一大片!

再一波攻击,又是一大片区域被清空。

彩衣的身形如同一道鬼魅般,身形不断瞬移,几乎眨眼之间,就已经冲出去!

整个人如同一个幽灵,竟然是第一个逃出去的!

“拦住他们!”

“挡住他们!”

“千万不要让他们跑了!”

无数人在怒吼。

这地方,瞬间乱成一团。

问君手里面拎着一杆古老的长矛,站在白牧野身边,跟白牧野一起面对一尊红尘仙,竟将那红尘仙杀得节节败退!

天帝怒吼着再次出手。

这突然间生出的乱局,已经出乎他的预料,眼下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必须将白牧野留在这里!

说什么都不能让他跑了!

但白牧野身上的符文却凶猛到无以复加!

别看没到红尘仙境界,但他身上这些古老的符文,红尘仙还真有些挡不住!

姜无涯当初曾经说过,天帝这边的阵营当中至少有四个红尘仙,甚至可能是五个。

风老祖算一个,天帝算一个,还有刚刚那个,这会儿就已经出现三个了,第四个还没出现,不知是不在还是躲在暗中等机会。

反正如果目前这种状态,天帝这边还真拦不住小白跟问君这两人。

强大的修行者,每个都有无敌的自信,在没有遇到真正对手之前,谁都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可以横推一世的!

只有真正遇到强大的对手之后才会特别深刻的体会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天帝怒吼着,召唤天庭第四个红尘仙——

“请孔先生出手!”

白牧野则趁机扔出去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攻击型符篆,再一次将天帝和他身边那红尘仙逼退。

风老祖拖着重伤的身躯,再次趁机冲上来,试图偷袭白牧野。

却被问君用手中长矛逼退,并在他肩上留下一道可怕的伤口。

天帝看在眼里,心中涌起一抹欣慰——不管怎样,我们终究还是一家人!

仿佛从遥远天边,有一道可怕的精神意念直接笼罩过来。

天帝身边另一个红尘仙道:“孔先生来了,他们逃无可逃!”

白牧野却冷冷道:“天帝今日的招待,白某人记下了,有朝一日,白某必会如数报答回来!”

说话间,大片传送符文包裹着他和问君,以及远处的司音跟单谷。

那符文瞬间激活。

当远方天际那道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杀过来的瞬间,这群人直接传送而去!

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天庭这边,却损失惨重!

大量天兵天将死去,这里被法则护持的建筑也被打得七零八落。

至于风府……更是受损严重。

虽然不知有多少人员伤亡,但肯定不会少。

所有人都有些傻眼,谁都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让那群人给溜了!

哇!

风老祖直接喷出一口鲜血,然后一脸愤怒的看着天帝,直接发脾气了——

“钥匙呢?老臣不是让陛下带钥匙过来?他们谁不听话,直接粉碎掉一个钥匙,杀他们一个,谁还敢不老实?陛下为什么不用钥匙?”

这时候,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纷纷看向天帝。

心说是啊,有钥匙,就等于拿捏着那群人的命脉所在。

谁不听话,直接干掉一个就完了!

反正最后只要白帅的转世身还活着,就完全没问题啊!

为什么天帝宁可让无数天兵天将战死,让风老祖受如此重的伤,却始终没有把钥匙拿出来?

“呃……”天帝顿时语塞。

他当然不能说他是因为不信任自己的岳父才故意没拿钥匙的。

他甚至需要想办法遮掩自己的真实目的!

因为这心思一旦被人猜到,那也太令人感到心寒了。

风老祖为了天庭,为了天帝付出这么多,以身做饵,如今身负重伤,却不被天帝信任……

一旦生出这种传闻,那么对整个天庭都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唉……我以为万无一失,而且我敬仰他们都是上古英灵,只想降服他们,何曾想过要他们的命呀!”天帝扼腕叹息,一脸悲痛的看着风老祖:“岳父大人身负重伤,赶紧好生养着,那群人,这天上地下,他们无路可逃!”

风老祖重重叹息一声,却是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在场一些聪明人,都看出原因所在。

即便那些原本跟风老祖不是一个阵营中的,也不由升起几分兔死狐悲的悲凉感。

天帝这份猜忌……唉!

风老祖此刻连连吐血,伤势似乎非常严重。

天帝这边赶紧令人把风老祖送去修养,然后又当场吩咐下去,让人从天庭宝库里,取各种顶级大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风老祖尽快好起来。

风老祖的夫人流着泪,默默跟着一起去陪护了。

这边一群人从上到下,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尴尬。

天帝脸色铁青,事到如今,他只能怪自己,谁都没办法责怪。

谁能想到,加上风老祖,他们三尊红尘仙都没能留住那群人呢?

最后赶过来的红尘仙孔先生开口说道:“陛下也不必自责,其实也是我等都小看了那群人。他们终究是古天庭最强战力的转世身,有些事情,即便是我们,也不可能看得那么完全透彻。不过他们目前还是无力面对我们的,只要我们花费一点心思,还是能将他们擒获的。”

天帝叹息:“是我不好,浪费了这次机会。还差点还了岳父大人……”

“相信风老祖也不会怪罪陛下,大家都没想到那群人如此顽强,更没想到他们战力如此强大。不过,他们逃不掉的,我跟孔教主亲自走一趟吧,一定将那群人全部抓回来。”另一个红尘仙说道。

一旁被天帝称为孔先生的孔教主却道:“我们两个……未必能行。”

那红尘仙说道:“孔教主莫非怕了那群小娃娃?再强大的转世身,也不是曾经的那群人了。他们这次能侥幸逃脱,但下次我们准备充足之下,他们可就没那么容易逃走了。难不成孔教主还想要陛下跟我们一起去不成?还是说,要去地狱请那位?”

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相貌很英俊的孔教主眉头一皱,道:“黄教主,我可没那么说。”

另一位红尘仙黄教主哼了一声。

看得出,这两人之间,关系并不和睦。

天帝在一旁劝说道:“孔先生、黄先生,你们不必气恼,这群人,逃不掉的。只要钥匙掌握在我们手中,他们根本掀不起什么浪花来!”

“这个倒是,不如陛下干脆让我等拿一到两枚钥匙,见到对方,念动咒语……杀他们一两个,让他们恐惧。”黄教主开口说道。

“那钥匙,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随意动用。”孔教主直接跟黄教主唱起对台戏来。

不过这却合了天帝的心思。

他连岳父风老祖都信不着,又怎么可能将那钥匙轻易交给别人?

重建六道轮回……那是宛若创世的功德!

不管是谁,得了那份功德,非红尘仙者,至少一步迈入红尘仙。

最关键的,那一身功德护体,即便毫无任何战力,也绝非这世间生灵所能伤害!

而且无需任何战力,言出法随,一语可定别人生死!

这才是真正的天庭之主啊!

尽管一语定人生死,同样会沾染莫大因果,可身怀这种能力,就问别人怕不怕?

谁还敢来招惹?

若本身就是红尘仙,得了这份功德,那更是了不得!

可一跃跻身佛陀道祖那个层级!

到那时候,即便诸天神佛回归,但还有谁能撼动?

所以,那钥匙,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在外人手中!

谁如果多说几句关于钥匙的事情,天帝甚至都会在心中认定对方在觊觎!

这是他的逆鳞,是禁区!

任何人都碰不得!

所以,面对黄教主这提议,天帝连应都没应。

直接转移话题道:“如今我岳父重伤,还是等他伤愈之后,再行定夺吧。”

黄教主跟孔教主随即点点头:“那,我等先行告退。”

出来之后,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忍不住冷哼一声。

孔教主以神念传音,冷笑道:“还想打钥匙的主意,你是真不怕死。”

黄教主面无表情:“你说的什么,我根本不明白。”

孔教主呵呵一笑,飘然而去。

……

风府别院。

躺在床榻上的风老祖,用虚弱的声音感谢了前来送各种顶级大药的人。

不过风夫人可就没那么客气了,一直没什么好脸色。

天帝身边的人也明白,送完药之后,就直接悄然退走。

房间里,就只剩下风夫人和躺在床上的风老祖。

风夫人忍不住埋怨道:“就算为了女儿,你也没必要如此拼命啊,你可知我当时有多担心你?”

风老祖笑道:“夫人不必担心,如此一来,我风家这一劫,算是解了。”

“唉,我何尝不明白,但这也太危险了!”风夫人眼圈微红,一脸心疼的看着风老祖。

“没那么严重,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风老祖道。

风夫人用手轻轻抹了抹眼角,然后随手在房间里布下重重法阵,这才看着风老祖幽幽叹息道:“我说的危险,是你们接下来的行动太危险!还有,你们这一手玩得的确非常精彩,但我也很好奇,我夫君那人无比的固执,你们到底是怎么说动他,才让他心甘情愿配合你们,演了这场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