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偷梁换柱之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不会的。”樊月晴越想越心慌意乱,一想到人可能此时在秦司明手上,坐立不安。

她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了,在这个城市里面,除了她之外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死活。

“不行,我要去找秦司明!”她立刻就站了起来,抬腿就要离开别墅。

“小姐,不能去啊,老爷说了不让您出去!”几个手下见状赶紧拉着,说什么都不让她离开。

“你们放开我,别拿我爸爸压我。”樊月晴心急如焚,才不管谁的命令呢,她脑子里面只有秦司瀚。

正在争吵中,这门口的下人快速地跑了进来,禀告:“小姐,小姐,秦少爷回来了。”

“你说什么?”樊月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惊愕地问道:“司瀚回来了?”

“是的,小姐,人已经进来了!”手下的话都还未说完,樊月晴就直接冲出了大厅。

果然看到秦司瀚被阿雄扶着,从车上下来,脸色十分的不好,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的。

“司瀚,真的是你!”樊月晴直接就朝着他狂奔而去,然后紧紧抱住秦司瀚。

“你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我找了你好久,你到底去哪里了?”

樊月晴一边哭着一边质问他,这一天一夜她过的无比忐忑,每一秒都在担心他会出意外。

“对不起啊,月晴,我是被谢梓安给带走了。”秦司瀚说着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阿雄。

“我被他抓走的时候,还多亏这位张先生及时发现救了我。”

他按照之前讨论好的介绍了阿雄,并将他的身份伪装成一个职业保镖。

把阿雄说成是母亲的挚友,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才帮他的,对此,樊月晴深信不疑。

所以,她就将阿雄当成了救下秦司瀚的恩人,还特地提出让他留在樊家保护他。

“司瀚的母亲临终前,托我照顾他,所以我义不容辞!”阿雄笑着点头答应。

从此两个人便回到了樊家,本来昨天就能回来的,是阿雄要求晚一天,如今看起来效果更好。

“张先生,我让手下给您准备了房间,秦司瀚的安全就拜托您了!”

樊月晴能再见到安全回来的秦司瀚,基本上已经别无所求了,所以对他们的没有任何怀疑。

她的思绪一直都在之前秦司瀚说自己是被谢梓安带走的,所以便觉得谢梓安和秦司明合伙。

“哼,这个谢梓安,自己的集团不管,每天都在帮着秦司明为虎作伥,简直太过分了。”

樊月晴一想起这件事就无法平静下来,对付一个秦司明就已经够麻烦了,再多一个谢梓安。

就算她樊家怕是也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为秦司瀚出了这口恶气?

她忽然想起来今天看到的新闻发布会,嘴角不禁勾出一丝冷笑:“哼,看起来要从叶清逸那个女人下手。”

只有让秦司明感受到切身之痛,才能让她解了心头只恨,给秦司瀚报仇。

“来人,去给我查一下,那个叶清逸如今在什么地方?”她立刻吩咐手下去进行调查。

而此时秦司瀚正在阿雄的房间,他带着警告的语气:“之前答应我的,不要忘了。”

阿雄要求和秦司瀚一起会樊家,一开始他是不同意的,但是如今他身边也无人可用。

所以,无奈之下才同意了他的提议,但是却两个人约法三章。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樊家人的!”阿雄之前就答应了下来,秦司瀚还是心里不安。

之前他抓走了叶清逸的事情,为此两个人闹了很大的意见,身边的人可以利用,但是不能谋害,是秦司瀚的底线。

这次回来樊家,也是迫于无奈,他如今身上有伤无处可去,外面还有秦司明虎视眈眈。

只有在这里起码是安全的,而且樊月晴这个傻女人,不用他开口这都为了他赴汤蹈火。

地区医院。

手术结束了,黎静姿从手术室出来但是还未脱离危险,叉子直接刺入了心脏位置。

为了杀了这个女人,蒋云樊几乎是各种手段用尽,这才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已经好几次了。

秦司明站在监护室的门口,看着躺在里面的黎静姿,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如果所料不错,蒋云樊应该已经知道她受伤住院了,下一步是什么我们都知道。”

谢梓安已经预料到后面一定还会有各种无法预料的刺杀,这样下去的确危险。

凝视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秦司明似乎已经有了想法,他扭头凑在谢梓安耳边小声耳语。

听完了他的意见,谢梓安点了点头:“好,你这个想法不过,放心,这件事我来安排。”

晚上12点左右。

蒋云樊接到了安排到医院的手下打来的电话:“报告董事长,黎静姿死了。”

“你说什么,黎静姿死了?”对于这个消息他似乎有些惊讶:“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才,我们的人看到几个医生进入重症监护室急救,之后就宣布人死了。”

此时手下已经在太平间的门口:“刚亲眼看到尸体送进太平间了,应该不会错。”

而且此时秦司明和谢梓安都在医院,对于黎静姿的死表现的十分恼怒。

老远都能听到秦司明的怒吼,分明就是在诅咒谩骂蒋云樊不得好死。

“呵呵呵!如此甚好!”蒋云樊早就想要弄死黎静姿了,这次死了后面就无需自己动手。

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也是个十分谨慎的人,还在嘱咐手下:“确认尸体身份,不要有任何披露。”

“是!”手下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之后就一直蹲守在太平间的附近。

大约等了两三个小时之后,殡仪馆的车子来了,黎静姿的尸体蒙着白布从太平间出来。

然后一路上了殡仪馆的车子之后,便离开了医院离开,蒋云樊的手下也立刻跟上。

而此时坐在殡仪馆车内的姜文慧,从倒视镜处看了一眼身后跟踪的车辆。

她取下了脸上的口罩,然后拨打了谢梓安的电话:“一切顺利,蒋云樊的人跟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