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0章 计划暴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独吞整个宝藏?

在现在这个时机,简直是无稽之谈!

别说是李成,就连天灵会,天道阁这种势力,都不可能独吞宝藏!

可李成偏偏说出来。

而杨文彦也认真在思考,随后询问道:“成爷,我觉得独吞宝藏有弊无利,但你既然问了,我也想问一句,你肯失去多少?”

“什么意思?”

李成饶有兴趣问道。

“如果只是失去各方势力,我有一层把握让你独吞宝藏,如果你愿意失去一切,隐姓埋名,我有三层把握让你独吞!但若是你什么都不想失去的话,几乎不可能独吞宝藏。”杨文彦道。

三层把握已经不少!

这毕竟是与全世界对抗。

“说说你的想法。”

李成道。

杨文彦先是让他坐下,然后倒茶,认真的说起来。

……

姬建木离开以后,并没有回去,反而去天灵会驻扎之地,去拜访天灵会代表,年纪轻轻的长老曹奇胜。

他和姬建木年纪相当,两人也在海外交流过,算作朋友。

“在李成手上吃瘪了?”

曹奇胜把玩着一把青铜剑,目不斜视,似乎不发现其中隐秘不罢休似的。

姬建木脸色阴沉:“你都知道了?”

“不止是我,现在整个临吉府都传开了。”

曹奇胜淡淡笑道:“很多人都说,你这个年轻天才,在李成面前就像小丑般,毫无大用。”

嘭!

大理石桌子被姬建木一掌拍碎!

他咬牙切齿:“若不是探索宝藏在即,这个李成早就死了!”

“就算不是,你也杀不了他。”曹奇胜悠悠说道:“建木啊,面对现实啊,现在的李成气候已成,就是翻天覆地的蛟龙,除非有屠龙之术,否则谁能杀他?你?我?都没有这个能力,除非三大势力一起出手,但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李成背后是李家?”

姬建木冷静下来。

“不错!”曹奇胜赞赏道:“李成如此杰出,无论是何态度,第一受益人一定是李家,所以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李成出事的,如果李家帮忙,想要灭掉李成是难上加难,不过我却有个办法。”

“你的意思,是在探索宝藏途中动手?”姬建木极为聪明,立刻想到。

曹奇胜点头:“到时东洋古云阁,还有西方传承家主,都会派人来,一是为了宝藏,二是杀掉李成,到时我们也可以出手,不过我却有一个条件。”

“说来听听?”

姬建木坐下来。

曹奇胜道:“等李成死后,我要他身边的少女,长歌!”

“你要她作甚,据我所知,你并非好色之人。”姬建木眼睛眯起眼来,不等曹奇胜回答,随后说道:“听说天灵会之前在青州大张旗鼓,都快要确定前任会长女儿的身份,只是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没有找到。莫非,这个长歌,就是前任会长女儿?”

“这件事是我们天灵会内事,与你无关。”

曹奇胜放下青铜剑,心情不悦。

在姬建木面前,似乎什么都隐藏不住,这让他极为不开心。

“好,与我无关,不过奇胜啊,我对长夜也很感兴趣,那可怎么办?”姬建木眸子底有抹阴险。

曹奇胜淡淡道:“那就各凭本事吧。”

“哈哈哈,我只不过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在意?”姬建木话锋一转:“好,我答应你,不过就非要等到探索宝藏的时候动手,今天我承受的耻辱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

曹奇胜摇头:“走,我们去找商盟会代表,找他一起,先教训教训李成。”

“这还差不多。”

姬建木脸色也缓和些。

与此同时。

黄家根据地。

黄立人联系各方高层,将李成的要求说出来。

因为这件事,众人不断争吵,

“为了一番利益,就将我们家族成员出卖,我们还有什么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若是精英成员,我们自然挽留,可是看现在黄台状态,与死了有什么区别?”

“即便如此,也不能答应!”

……

黄立人看众人争吵,似乎还将过错怪罪他头上,越来越不爽,直接说道:“诸位长老,这可是我丢掉面子争取来的福利,你们可以想象,五折优惠,能为我们黄家剩下多少钱!对了,还有多带一人,会让我们黄家如何凌驾于其他人员头上!”

众人长老被这话惊醒,顿时沉默。

五折优惠还好,最主要是多带一人!

的确是难以拒绝的福利。

“我需要和家主商量一下。”最终大长老凝声说道。

其实按照黄家内部规矩,就是弱肉强食,不行就被淘汰。

所以他对用黄台交换福利,还是很赞同的。

等他和黄家家主交流回来,带给众人结果:“家主说,黄台是生是死,看他状态,黄立人就由你去见黄台一面吧。”

黄台由于身体原因,一直在临吉府养伤,所以见一面并不困难。

黄立人同意了,等见到真人后,只有不屑。

现在的黄台,哪还有当初的气质,面黄肌瘦,虚弱无比,似乎风一吹就倒。

“黄立人……”黄台认出来他。

“家主让我看看你现在如何。”

黄立人淡淡道。

“我还行……只是需要一段时日恢复。”黄台听到家主,认真回答,看上去理智倒是挺清楚。

黄立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家主对于你最近的表现很不满,所以……”

“并非是我的原因啊,而是……”黄台似乎想到什么,浑身一震,声音变得极低:“黄立人,你帮我说说话,你的大恩大德,我会记一辈子的。”

“黄台,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害怕?”黄立人确实很疑惑。

“他是……”

黄台想到那日遇见的李少,心如冰窖,连想都不敢想,只是苦笑道:“你就别问了……”

“放心,我一定禀告家主。”

黄立人露出一抹笑容,转身离去。

而此时黄台鼓起勇气想到当日场景,脑袋空白一片。

他一咬牙,仔细回想每个细节,从李成的出现,到发现宝藏,一个恐怖的想法在脑海中诞生,那层膜终于捅破,一句话脱口而出,

“他是李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