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又要进一笔大钱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美溪自从搬回成家后便没再出过门,一日三餐都由大嫂照料,开始的时候确实吃的不错,可大哥毕竟在镇子上打工,大嫂也要时常看望,这送饭的工作便落到了吴琴的手上,她本来就对白美溪心存怨恨,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她可没少往饭菜里加东西。

“这些饭菜不是大嫂送的吧。”白美溪一看到那些残羹剩饭就知道这又是吴琴的杰作,没想到过了大半个月的苦日子之后吴琴丝毫没有悔改,反而固态萌发,又开始虐待白美溪。

“大嫂现在没空管你,她那个死丫头病了,得在镇子上住一阵子,这段时间你的饭菜由我来送,我要是不送,你就只能饿着。”

吴琴想让白美溪屈服,从她身上再挖出一笔钱来,她觉得大嫂家的孩子病了简直是老天再帮她,让她有更多的时间折磨白美溪。

可她这些饭菜白美溪根本没吃过,每次都是拿回空间放在猪食槽里喂猪吃,残羹冷炙正好合适。

“我饿不着,你送什么都无所谓,不过等成海毅回来,我会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跟他说清楚。”

白美溪并没有一丝屈服,她只是冷笑了一声就关上了房间的门,让吴琴站在外面一直发愣,在她眼里白美溪不求饶,就说明饭菜还能吃,所以吴琴又想了一招,直接拿喂猪的猪食送给了白美溪。

她本来以为白美溪会跟她大吵一架,没想到白美溪依旧默不作声,把那些猪食全盘收下。

“那些东西你都吃了吗?”吴琴站在房间门口格外震惊,她本来以为白美溪只是装作不饿,可看她的面色,却像是每天都吃的很好。

这更让吴琴心里愤愤不平,不明白白美溪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体质,前段时间她手里没钱,一直吃红薯,每天最明显的感觉就是饿,肚子里的孩子像是吞噬了她身上的全部营养,不管吃多少东西下去,她都觉得不够。

成海强为了这件事没少跟她吵架,他跟吴琴两个人单过的这段时间,白天要去镇子上打零工,好不容易休息了,还得去挖红薯,日子过得苦不堪言。可吴琴却没有说过半个好字,反而每天数落成海强没本事。

因为这层隔膜,成海强和吴琴的关系逐渐疏远,就连对待成宝珠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差别,只要有点钱,他就会给宝儿买东西,对吴琴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再期待了。

“你觉得我吃了,就是吃了,吴琴,这么无聊的事情你不觉得烦吗,居然过了这么多个月还在玩。”白美溪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从里面关上了门,让吴琴碰了一鼻子灰。

成家二老跟过去一样,并不过问白美溪的事情,免得会伤及成家的气运,所有的消息都是九生打听来的。成老太太居然比之前好多了,现在已经可以自己活动,甚至能握着汤匙慢慢吃饭,对于一个中风病人来说,全都是好现象。

白美溪因此放心不少,觉得自己总算是对成海毅有一个交代。

“姐姐,那个吴琴是不是又虐待你了,这些东西都不是人吃的。”九生一看到那些饭菜就不停撇嘴,成家人平时吃了些什么他是知道的,虽然不是顿顿有肉吃,但现在正是蔬菜收获的季节,菜价便宜,每天两个青菜还是吃的起的。

更何况成海霜最近拿回来不少好东西,白美溪一直为成家付出,拿出的生活费最多,这些好吃的,无论如何也应该有她一份。

“无所谓,他们不给咱们吃的,咱们也不给他们吃的。”白美溪对这件事十分坦然,她将一块五花肉放进了九生的碗里,自从那两头猪宰杀之后,空间里几乎顿顿都是全猪宴,今天桌子上除了炖肉之外,还有猪肚炒白菜,味道浓郁,特别下饭。

如果吴琴肯好好对待她的话,这些猪肉和猪下水,她也可以分给成家一些,可现在她什么都不想给,宁可跟刘婶两家人在空间里吃独食。

更何况白美溪没空管吴琴的事情,空间里的红薯已经成熟了,收获之后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东家,这红薯比土豆更好,牛羊猪吃了都能增加营养,肉也更好吃。”刘婶想要留一些红薯添加到以后的饲料里,有助于动物的繁殖,这件事白美溪自然同意,现在土豆已经卖光了,就算红薯全都留在空间里,那几个大仓库也够用了。

红薯的数量是土豆的三倍,刘婶准备立刻开始挖掘,先把一些品相不好的做成饲料,看看效果。

刘婶的动作极快,不一会儿就收获了一大筐,她把这些红薯拿到厨房剥皮切块,准备把这些红薯混合到羊圈的草料里。

“这红薯确实不错。”白美溪看到这些红薯后也拿了一块塞进了嘴里,虽然这次的成熟期比之前短了一半不止,但这些红薯依旧香甜可口,给牲畜吃实在是太奢侈了。

这批混合了红薯的饲料一放到羊圈就引起了羊群的狂欢,大家争先恐后的吃着,居然把原本的草料都抛弃到了一边,做猪食的效果也差不多,那两头肉猪最近长的膘肥体壮,而且看样子又要生小猪了。

按照小猪每一胎的数量至少能生十几只,让白美溪的养猪规模迅速扩大。

白美溪计算着空间里的消耗量,现在她有几十头羊,还即将有十多头猪,加上骆驼和牛马,白美溪预计,未来她需要的红薯恐怕要上万斤。

她留了几亩地让刘婶边用边收,没必要都拿出来占地方,其余的红薯则全部收起来,送到罗兵的酒厂去,如果全部顺利卖掉,这一次白美溪的收入又是上万元。

只不过这一次的运输比上一次还难,上一次她的院门在小杂院处,她可以自由移动,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就可以回到通县附近。

可如今她被困在这个阁楼里,就算想让这扇门移动也不容易,必须得从窗户爬出去,而且村子里的人看到她出门,肯定会跟成家的人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