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安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老阿婆无儿无女,年岁渐渐大了,明显感到这两年干重活有些力不从心。她养大的孩子,当然也不舍得。可是,跟着她的话,以后她能帮到他们的时候少了。甚至还会成为累赘……她不想拖累他们!

不过,她内心中还是渴望着,能够有一个正常的家,有小辈承欢膝下,给她养老送终的!

沧朗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我已经是大人了,能够自己做决定了!再说了,阿爸阿娘有阿兄和弟弟们呢!我相信,阿爸也会赞同我今天的决定的!阿婆,快想想,咱们拿到一百两安家费,该怎么花呢?”

老阿婆眼里含着泪水,摩挲着沧朗的头顶,声音颤抖地道:“好孩子……如果真能拿到安家费,先把房子建起来,给你和卓娅当婚房!再给卓玛存一些当嫁妆……哦,对了,还要给嘎奈买个轮椅!”

嘎奈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从很小就知道,自己跟沧朗哥和卓娅姐姐不一样。他们两家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些吃的用的。可他的家人,早已彻底放弃了他。他的父母兄姐一次都没来看过他!

他不能像沧朗哥一样,穿梭在林子里狩猎。甚至连卓娅和卓玛姐姐都不能比,她们还能在附近挖野菜,帮阿婆在开出来的田里打理庄稼呢。他也想帮家里分担,可是能做的事情太少太少。

他,就是一个累赘!如果卓娅姐姐和沧朗哥哥治好了,他们能像正常人生活,而他却一辈子站不起来。他的家人,更不可能接他回去。如果哥哥姐姐们都回去了,他将何去何从?嘎奈的心中既彷徨又无助!

现在,从阿婆和哥哥姐姐们的对话中,知道他们不会回各自的家庭,他们仍旧是一家人,他们的人生规划中还有他……嘎奈眼泪登时就下来了。

卓玛奇怪地看着他,道:“嘎奈,咱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你哭什么呀?”

嘎奈吸着鼻子,哽咽地道:“阿婆,我不要轮椅。那个太贵了,省下钱多买些地也是好的。我也能挖野菜、喂鸡,还能帮阿婆烧饭……”

卓娅从他的话中,明白了他哭泣的原因——他是看他们都有家,而阿婆是村子里所有家主的恩人,总有人接去奉养,只留下他一个人呢。她笑着揉了揉嘎奈的脑袋,道:“我们嘎奈很能干的!不过,轮椅还是要买的,难道你一辈子不下床了?”

来到国师大人的别院后,嘎奈洗了澡,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他怕弄脏了身上的衣裳,就没敢下地,一直呆在床上。

“那……先去问问轮椅的价格,如果超过半亩田的价格,就不买了……我已经习惯用两只手撑着地走路,坐轮椅说不定不习惯,在山路上还容易翻车!”嘎奈心中也渴望有能代步的轮椅,却努力罗列着轮椅的坏处。嗯!轮椅也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好!

这一夜,他们都兴奋得睡不着觉,畅想着对美好未来的规划。离他们一日路程的大山中,他们的父兄亲人,也都很晚才睡。他们马上就有户籍了,能见光了!

三日后,国师大人和一位宫里的内侍,带来了皇上的口谕。口谕先为阿罔山寨的事平反,又承认了他们的身份,还让湾南县的县令,做好他们的入户籍工作。最后才是赏赐给他们的安家费。

恭敬又激动地聆听完口谕,全村人激动地跪在地上,结结实实地朝着皇城的方向磕了几个头。村长紧张得腿软,最后还是沧朗阿爸,代表全村接下了内侍手中装着银票的盒子——里面有九张一百两的银票!

皇上在宫内心疼自己的银子!国库没钱了,官员的俸禄都是勉强凑出来的!九百两银子还是从他的私库中拿出来的!当然,户部说了,等秋后税收上来后,再给他补上。

自从小神医答应给他调养身子,皇上的小金库就像流水一样往外流。心疼啊!真是有什么,都别有病!动辄让一个人倾家荡产哪!

等官差走过以后,村里人分了安家的银子。看着剩下的一张银票,几个家主一致认定,这是皇上给阿婆的养老银子——皇上真是心思细密啊,连这都替他们想到了。本来,他们是打算轮流给老阿婆养老的!

那……这银子?沧朗阿爸道:“等见了阿婆,看她是什么意思吧!”

在村里人心中,沧朗阿爸的声望比村长还要高些。如果不是因为沧朗的原因,他也不会辞去村长的位置。小时候,沧朗阿爸就是他们几个淘孩子的头头,虽然也有打架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是信服他的。

村长想起自己刚刚的表现,很是羞愧。以后,他们要搬去一个新的地方,那儿不知道有什么在迎接他们。村长想想心里就觉得没底,他对沧朗阿爸道:“噶旺哥,这村长还是你来当吧!”

沧朗阿爸想了想,摇头道:“到了五华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人家村里肯定是有村长的,咱们在这选村长有什么意思?”

村里有名的刺头虎着一张脸:“村长,我只认噶旺哥!咱们新到一个地方,更应该抱成团,别让人给欺负了去!”

沧朗阿爸笑着道:“咱们七八十口人,谁能欺负了咱们。你别惹事就谢天谢地了!”

“噶旺哥,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我这都做爷爷的人了,做事还能不过脑子?放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刺头嘿嘿笑着。

沧朗阿爸点点头,对众人道:“行了,都回去收拾东西吧。能带的都带上,两日后咱们就出发去湾南县……”

另一位村民问道:“两日后就走?咱们不等地里的粮食收了以后再走?”

沧朗阿爸摇头道:“咱们先过去,把户籍办下来,再瞅瞅那附近有没有人卖地……地里的粮食,一家留一个小子照看着就是了!”

村民们纷纷点头。果然,还是噶旺哥靠谱,什么都想到了!

卓娅的阿娘,犹豫着问道:“他大伯,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卓娅、沧朗他们?小神医不是说治疗有一定的危险吗?我有些不放心她们。”

沧朗阿爸也放心不下儿子,点点头道:“等沧力回来,问清情况,这边一安顿好,咱们就过去看看……黎图,你去不去?”

黎图是嘎奈的阿爸。自从嘎奈刚出生被扔出去后,他就没去看过,对这个儿子他一点感情都没有。想到儿子的腿永远都站不起来,说不定还要截肢,认回来也是拖累。他硬下心肠,摇摇头,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沧朗阿爸摇摇头,没有勉强。

两日后,沧朗阿爸带着全村老幼,大包小包,踏上了他们人生的新征程。路上走了整整两天,才到达湾南县。

湾南县的县令早就得了消息,很顺利地给他们入了户籍。户籍的地址,就是顾夜药园不远处的一座山洼。

地址是顾夜让药园的管事给他们选的。碍于他们的身份,担心他们去了别的村子,也会被原先的村民排挤,不如依然维持他们自成一村的现状。

沧朗阿爸带着全村人过去看,那处山洼依山傍水,很适宜居住。由于靠近那片带瘴气的老林子,这儿很少有人过来打猎,附近的小型猎物不少。他们站这儿不到一刻钟,就看到好几只山鸡也野兔窜过。对擅长打猎的他们来说,这儿安家再好不过了!

沧朗最小的弟弟,正是淘气的时候,他上蹿下跳地把附近钻了个遍儿,指着山坳转弯处,道:“阿爸,那边有很大一片空地,比咱们种的地还要大,开出来能种好些粮食呢!”

全村人一听,纷纷跟了过去。果然,转过一座山脚,放眼望去是一片平坦的山谷,谷内的野草旺盛地生长着。沧朗阿爸弯腰抓了一把土——是适宜庄稼生长的黑土。开出来养上两年,不输外面七八两一亩的上等田呢!

不过,这边一路过来,山路崎岖难行。有些地方连路都没有,重了粮食想要运出去有点麻烦!

村里一个机灵的青年,听到了沧朗阿爸的担心,笑着道:“我来的路上用心看了!一路上要经过小神医的药园,现在虽然没有建成,瞧着规模肯定不小。小神医的药,要运出山,肯定是要修路的。到时候我们只要修从这儿到药园的一段路就行了!”

全村人听了,对小神医替他们选的这片山谷更满意了——他们又沾了小神医的光呢!小神医可真是他们的大恩人哪!几位家主郑重地告诫自家儿孙,一定不要忘记小神医的恩情!

不过,现在最紧要的,先把家安下来!本来想建泥瓦房的,可看到附近一大片野生竹林,沧朗阿爸改变了主意。既然有现成的材料,干嘛还要浪费打泥胚的时间呢?竹楼也挺不错的!

村里没人会造竹楼。沧朗阿爸就去附近的村子找,最近的当然是鲁娜所在的村落。得知他们跟小神医的关系,老族长二话没说,给他们寻了十来位建造竹楼的好手。双方商议好了,工钱跟药园一样,一天二十文,不管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