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邀请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打理一家公司,对陈振简直易如反掌,还不如让他来场直播PK还来得有挑战性呢。

再说直播一事,自从他蚕食了陈长体内的系统,他的系统同时拥有了电击的功能。陈振发现这个功能还挺方便的,譬如说,公司大厦遭遇突然停电,他不用启动发动机,直接由自己体内的系统发电,可谓是环保又省事。

上班的日子对陈振无聊不已,他实在做不来每天西装打带,坐在冷冰冰的办公室里听着进来的每一个穿得衣光鲜丽的白领向他汇报各种杂事,

还是以前执行任务的日子来得有趣啊!

想到暗蛛的下场,陈振心情不由一暗。

他已经派人到处寻找秦思悦和安纯的下落了,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如果不是带走她们的人有意避人耳目,他的人怎么会找了这么久还不见她们的踪影?

陈振有些神不守舍地翻了翻桌上的文件,让他翻出一张邀请函出来。

这种邀请函多了去,都是一些慈善机构想募款,于是假模假式地办一场慈善宴,邀请他们这些企业的老板出席晚宴,好从他们这些企业榨出些钱来。

这种慈善机构的晚宴通常是有正规和不正规的,不正规的晚宴邀请函是送不到他这个老总办公室桌面上。

出于无聊的心情,陈振打开那张邀请函。

邀请函的外表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用秀金大字写着“陈振先生轻启。”

这种邀请函的包装和字体和一般的慈善宴邀请函没有多大的差别,陈振最烦就是出席这些邀请函了,通常他都是直接让财务部打笔钱了事,他本人是不会参与这种无聊的宴会的。

这种打着慈善名头的晚宴,其实成了很多当地企业家私下找乐子一个的渠道了。

这种慈善晚宴为了吸引多一点有钱的企业家过来,会特意在晚宴上请一些小有名气的明星和模特出现在宴会上,一来二去,只要看上眼,企业家就能来一场艳遇。

参加这种慈善宴一来又显得自己仁善,二来又能为自己企业营造良好的形象,上来又能在宴会中猎艳,参加这类型的慈善晚宴已经成了不少男企业家心照不宣的好事。

陈振去了一次觉得无聊就不想再去了。

那一次陈振一出现,立刻成为小明显和模特想要争取的对象,纷纷在他面前搔首弄姿。要知道,像陈振这般有钱又气度不凡的男人在场中可没有几个。

只可惜,陈振根本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

围绕陈振身边的红颜知己一个比一个有颜值有身材还有气质,更不提家境出身这些,哪里是整容出来的小明星能比的,陈振当然不会将这些搔首弄姿的女人看在眼里。

陈振捏起那张邀请函只看了一眼,就扔到了一边。

在陈振起身要离开办公室时,鬼使神差的,他再次拿起那份黑色的邀请函。

原来邀请函打开外面那层皮后,里面还有一行清晰的红字,红字上写着:“诚邀陈振先生参加定于x年x月x日x时的宿主交流会。”接下来的几行字写的是交流会的地址。

陈振心头微微一震,连忙喊新请的秘书进来。

“这张邀请函是谁送来的?”

秘书奇怪地看着陈振扔在桌面上的黑色卡片,摇摇头:“陈总,今天并没有什么人送邀请卡片进来,会不会弄错了?”

他看出自家老板不喜欢参加慈善宴后,有关方面的邀请函他一律截获,不往陈振面前送了。再说了,如果有邀请函送来,他肯定记得清清楚楚的。

连秘书都不知道这张邀请函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桌面上,那就是说这张邀请函是有人偷偷放在他桌面上的。

陈振摆摆手,让秘书出去。

“没你什么事了,出去吧。”

第二天晚上八点,陈振准时出现在邀请函所说的地址里。

邀请函说的是东华街45号酒店,可陈振出现在那里时,并没有看到什么酒店,只看见一间破旧的公馆。

公馆看起来有些年数,应该是受保护的文物,还有专门的保安看管。

陈振刚走进去,就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这里不能随便进去!”

“我有邀请函。”陈振把手中的邀请函递了过去。

“什么邀请函,现在不是开放时间,请你明天一早再过来吧。”保安看都不看陈振递过来的邀请函。

陈振好脾气解释:“邀请函上写的时间就是现在,我再不进去就要迟到了。”

保安看陈振气度不凡,不似作假,于是拿起陈振的邀请函翻了翻。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被捉弄了?我们公馆是不会对外开放承办宴会的,平常最多是售票让人参观一下。”

陈振随着的视线落在公馆外外面的几行字提示上,上面确实写明了公馆不会对外承办宴会。

难道说这张邀请卡真的是假的,有人故意捉弄他?

不对!

他系统宿主的身份没几个人知道,如果真是有人要故意捉弄他,那至少这人对他的身份是十分了解的。

那对他身份了解的人目前来说除了陈长就是张丽。

陈长现在被关在监狱里,难道是张丽和他开玩笑?

陈振站在公馆门口,仔细打量着公馆还有没有别的入口。

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只见张丽穿着一条黑色贴身连衣裙出现在他身后。

黑色连衣裙的剪裁非常的好,将张丽的玲珑浮凸身材显露无疑。张丽还特意化了个浓妆,画着大红唇,让她看上去非常的美丽性感。

张丽平时的打扮比较偏运动简单的风格,这样一打扮,令人眼前一亮。

陈振一瞬不瞬盯着她,张丽脸红了红,不自在地低下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张丽不好意思说,她一直守在陈振的公司门口,他一出门,她就跟上来了。

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在陈振眼前飘过,等他想看清,却又什么都看不见。

陈振看向左手的方向,他刚才分明感到有一道人影故意撞了他一下,然后钻进了公馆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