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天黑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陈恩华就算不愿意,但也给王宇批了假,但明天怎么都要回去,后天就要比赛了。

“那我妹妹就交给你了你。”

“嗯。”

王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决定帮袁紫衣。

而袁紫衣走后,就剩下了袁紫雪跟他两个人。

“你去哪儿?”

看到王宇站起来往外走,袁紫雪紧张的坐直起来。

“我在外面守着。”

孤男寡女,王宇觉得自己呆在房间里不适合。

套间有里外两个房间,王宇觉得还是呆在外面好一点。

而在房间外面就是保镖。

“不,你哪儿都别去……”袁紫雪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就呆在这里,我……一个人害怕。”

这……

“行吧。”

妹子都不介意,他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扭捏的。

就在床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房间陷入了沉寂。

“你姐姐,是要去干嘛?”王宇尴尬的找话题。

“我说了,你可能会害怕,我还是不说了。”

害怕?

王宇笑了,说实在的,他害怕自己穷,害怕自己没出息,其它,他还真没怕过。

“说说看。”

袁紫雪说:“是去找抓鬼大师了。”

什么?

抓鬼?

王宇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一个妙龄都市少女口中说出,“这世上哪有鬼,都是骗人的。”

“骗人?”

袁紫雪说:“你知道宇宙的构造吗?文明有几级吗,我们所在的人类达到了什么级别,这个世界有数以亿的生物星球,人类的听力之限制于一定的赫兹范围,人类的视力也只局限于一定的范围,有太多的东西,我们看不到听不到,但不代表就不存在。”

额!

王宇被袁紫雪有力的反驳说的无言以对。

“你怎么就肯定没有暗物质的存在?”

王宇说:“那难道那些抓鬼大师就可以吗?”

“自古江湖多奇人,很多人的听力超强,有些人的视力不同一般,我相信,抓鬼大师很多都是骗子,但也一定有真才实学的。”

“姐姐,也一定会替我找过来。”

王宇觉得,这妹子嘴巴还挺伶俐,“可你姐找那抓鬼大师干嘛?”

“当然抓鬼了……”

袁紫雪犹豫了一下说:“我其实不是生什么病,我是中邪了。”

“中邪,然后喝我的血……”

这联系在一起,王宇感觉……自己之前的人生观都支离破碎了。

“我的血难道辟邪吗?妹子!”

袁紫雪说:“黑狗血才辟邪。”

她这些东西是从网上查的,脱口而出了。

“那我还不如黑狗?”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宇真是老郁闷了,刚开始,他还真觉得自己的血可能有很强大的康复能力,现在……稀碎了。

“你的血,好像很厉害。”

厉害吗?

被妹子夸厉害,王宇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脯。

眼前的袁紫雪可一点都不比姐姐差,可能没有姐姐的性感,可那清纯的模样也是姐姐所没有的,唯一的可能就久病在身,人太瘦了。

“怎么厉害?”

袁紫雪说:“好像能恢复我坏死的细胞,让我重新拥有力量。”

从理性上说,袁紫雪觉得黑狗血能驱邪的话,只能驱除邪气,身体还是要靠自己康复,而王宇的却却能帮她康复。

“我的血真管用。”

“嗯!”袁紫雪重重的点头。

跟王宇聊了一会,她没那么紧张害怕了。

过了一会,王宇说:“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为什么,你这么害怕你爸爸吗?”

袁紫雪说:“刚才那个不是我爸,是那个恶心的东西。”

什么!

“你是说……”

袁紫雪说:“本来我从家里逃出来了,谁知道他还能追过来。”

“那他怎么又走了?”

袁紫雪也奇怪,原本那个东西都会缠在她身上,吸取她的阳气的。

“不知道……会不会现在是白天的关系,那东西都是晚上才出现的。”

这种说法,从那什么上说好像也说得通。

“所以,你姐姐也这么觉得,认为那东西半夜还会再来?才让我留下来陪你?”

袁紫雪点了点头,然后就把自己缩了起来。

王宇感觉自己又被坑,如果真是那玩意儿,自己也不是什么抓鬼大师啊。

“我也帮不了你啊。”

袁紫雪安静了下去。

其实有些事,王宇没有当真的,袁紫衣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把妹妹托付给自己,难道真把自己当她妹夫?

让自己保护自己的女人?

想到这里,王宇心里涌起一种古怪的感觉。

谁都想要当英雄,尤其是热血青年。

“我们逃吧。”

袁紫雪突然坐了起来。

她觉得姐姐一定是能找来抓鬼大师的,这一点她坚信,因为姐姐是绝不会放弃她的。

但她对抓鬼大师没信心,因为之前家里人也搞过迷信这一套,她还报过希望,结果,全都没有用,全都是骗子。

如果自己逃离,逃出那个恶心的东西的视线,或许还有机会。

“逃,逃去哪儿?”

袁紫雪说:“我记得我刚离开家来到南粤时,那个恶心的东西是气急败坏的,不过,我来南粤痕迹太重被发现了,所以,他追来了。现在我们再逃,他肯定找不着我们。”

王宇说:“行吗?”

袁紫雪说:“行的,行的。”她从床上一下子爬了起来。

穿上了挂起来的外套羽绒服。

“要不要个你姐说一声?”

袁紫雪说:“来不及了,天快黑了,等我们先逃出去,到时候再跟我姐姐联系吧。”

南粤这边王宇也不熟悉,但是现在这社会有钱还怕没地方去?

“好吧。”

外面天色真的晚了,是要天黑了。

“从窗户走吧。”

袁紫雪不想让外面的保镖知道,保不齐又暴露了行踪。

王宇轻松的翻出了窗户,伸手把袁紫雪扶了出去。

她真的很瘦很轻。

巨大的驱动力让她坚持着,但真的没什么力气,跟王宇逃出来,没跑几步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这时,王宇还真有点后悔,万一袁紫雪路上出事怎么办。

“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快……”

天色就像也很赶一样,一下子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