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希帕蒂亚讨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要知道怛罗斯治下的土地是可以耕作的,甚至林傐都指着这些土地过日子呢,结果林寒毫无征兆的来了这么一手,简直就是让人猝不及防。

“大都督,这是为何......”

林傐一脸费解的看着林泽,不懂,完全搞不懂林寒到底在玩那一手,一方面他觉得林寒疯了,另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认另一个可能,倘若他连林寒操作看都看不懂,那么两人之间的差距恐怕就不是一个大字可以形容的了的。

“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力量才是力量,只有捧在自己手里的果子才能填饱肚子,而我们现在的第一要务不是如何让果子树装大开花结果,而是如何牢牢的握住自己手里的果子,这么说诸位明白了么,辛辛苦苦为他人做了嫁衣这种事属实有些丢人,大宁的确强大不假,但是又有谁不会惦记这偌大的土地呢......”

林寒看着林傐随后目光扫过众人,最后才意味深长的说到,这个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他相信打这片土地的聪明人绝对不在少数,光叫唤是吓不住人的,只是林寒现在还没什么精力去解决这些跳梁小丑的问题。

升米恩斗米仇,这个道理虽然不大却是对人性方面最切实的一个解读了,在场的都是一些官老爷可能这些东西都没什么机会接触到,有些亏如果不点明的话,等自己发现了哑巴亏也就吃嘴里了......

道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没人提的话,还真不少人想不到这一点......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林寒这一番话中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林寒现在的身份的确不能说出非我族类其心可诛这种话,但是这个意思该懂的都懂。

不得不说林寒在这件事上却是放了狠心的,但是在场的人却是没有一个说林寒不是的,甚至大部分人还觉得林寒的手段太过于温柔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话也就是林寒提出来他们才会放在心上,毕竟对土地的重视和种植粮食的执念已经镌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看着大片沃土而不去耕种甚至看着当地土著用着过时的技术对待土地,这种折磨恐怕也只有自己人才真的能体会到。

“卑职记下了......”

林傐面带苦涩艰难的说到,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大交通计划需要他上手,骆驼城的计划需要他负责,在加上这一次林寒提出来的事情,他突然就能体会自己大哥在接到大交通计划时的心情了。

痛并快乐着......

“西北是要发展的,但是什么时候发展,怎样发展却必须由我们说了算,在这片土地无法真正落在我们手里之前,希望诸位知道什么才是第一要务......”

林寒点了点头,最起码现在众人的反应让他很满意,面子要有里子也要有,大方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和时机的,最起码这些人没有仔卖爷田的坏毛病,这一点还是让林寒很是欣慰的......

能来西北的大多都是有能耐的人,而且大多比较务实,也没什么人说林寒有损大国威仪什么的,毕竟大家来西北吃沙子就是因为看到了有利可图,而且还是暴利,谁闲的没事给别人做嫁衣,而且就算是做嫁衣在大宁国内玩不好么?跑到西北给异族人做嫁衣来了,这已经不是圣母两个字能形容的好吧。

“大体就是这样了,当然我也知道你们想听什么,不过现在说以后的发展路线为时尚早,不过诸位也不用太着急,等过个三五年,时机差不多就成熟了,让异族野蛮成性到载歌载舞的手段我也不是没有.......慢慢来就是了......”

林寒嘴角微微上扬,火器的出现才是让游牧民族真正变得载歌载舞的主要原因之一,虽然听着很是玄幻甚至略带讽刺,但现实就是如此扯淡,当长枪短炮横空出世后,曾经辉煌一时的游牧民族是第一个凋零的文明......

无论林府的一票人,还是世家的一票人听着林寒如此温和的一番话却是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恶意,那种纯粹的恶意让他们感到战栗感到毛骨悚然,甚至都开始有些同情那些未曾谋面也没有想过恶心了林寒需要付出多大代价的异族了,恶心阿拉伯帝国被打压一时,恶心了眼前这个男子,恐怕再也无抬头之日了。

虽然无论是林傐还是其他人都有些意犹未尽,但是他们都知道今天他们已经收获了太多太多的东西,的确需要好好消化一番......但是依旧有些意犹未尽啊,而听到林寒打算到此为止,后世家的官吏显然更加急切了一些。

比起西北的发展,他们更加关心林寒曾说过的不能放在台面上讲的关于体系架构的问题,对即将走出去的他们来说这个才是真正在意的。

当然林傐这些人并不关心架构问题,反正他们背后是朝廷,架子已经立了起来,他们更关心的是一些林寒做出解释他们还有些没搞懂的内容,比起世家需要通风报信,很显然他们更在意不能让林寒这么轻易溜走的事情。

林寒看着一票看他的眼神就好像狗看到骨头狼看到肉老绅士看到大美女的众人差点扯开嗓子喊救命了,简直就是离谱,他也不是什么隐藏怪,这一个个和游戏里抢野地图的boss的既视感是怎么一回事。

“这几日我会一直都在这里,毕竟是新的体系,难免会出什么问题,我也不可能做一个甩手掌柜不是,今天已经很晚了,大家也会去该整理内容的整理内容该吃饭的吃饭,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啊......”

林寒擦了擦自己额头的冷汗表示自己已经下班不接客......营业......反正是不打算开展接受咨询这项业务了.......

众人听到林寒这么说后情况方才好了一些,一个个好似变了一个人,对着林寒一边行礼一边颇有风度的离开了大堂。

当然还有一个人没有离开,那就是希帕蒂亚,女子在很多事上的确有不小的特权,比如说不遵守一些规矩和约束,再加上希帕蒂亚身份的特殊性,导致整体环境对希帕蒂亚相对宽容一些......

只是这种宽容对林寒来说就有些要命了。

“大都督阁下,抽空回答小女子几个问题应该不算是为难吧......像您这样的绅士应该不会拒绝一名弱女子不算过分的请求吧......”

希帕蒂亚深得女子专属武器之道,一通撒娇示弱,却是没有给林寒一点可以拒绝的机会。

“第一我不认为一个可以从帝国追杀下逃出来的人物是一个弱女子,其二咱能不能正常一些,我倒不是怕你对我有什么非分只想,我比较担心你对我身边的人有什么非分之想,要不考虑收敛一番......希帕蒂亚女士你能动用的特权有很多,没有必要抓着这个不放......”

林寒擦了擦自己额头的冷汗,希帕蒂亚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一个有着苏小小头脑的兰墨烟,或者说是有着兰墨烟性格的苏小小,让他头疼的程度不下于阿拉伯帝国的威胁,姜尚的威胁......

“好吧,既然我也算是教育部门的一员,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领两份薪酬,大都督应该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不会盘剥我这样一个女流之辈吧......家里新招了好几个女孩,吃饭的嘴又多了不少,如果再不想办法解决的话,可能就要上街要饭了......”

希帕蒂亚装作可怜的看着林寒,她突然发现这一招虽然有些丢人,但是效果出奇的好,林寒平日里还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呢......

是个好人呢......

也不知道是男人的第六感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在希帕蒂亚给林寒发好人卡的时候林寒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冷颤。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