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有好戏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不提病菌还好,一提病菌,赵云飞的反应更大了,就听他大吼一声:“别跟我提病菌,呕……”说到最后还又一阵干呕。

赵云飞也是郁闷的很啊,他以前最喜欢跟白一弦聊见闻了,觉得非常开拓眼界,非常新奇。

但如今只觉得无比后悔,早知道他就不留下来问什么细菌病毒的了。他现在一看到水啊,吃的啊,连一丁点食欲都没了。

这让他以后怎么活?那不得活活给渴死饿死?

柳天赐有些担心的问道:“白兄,你这猛药,是不是有些太猛了?我怎么看着一点没见效,反而还更加厉害了呢?”

就连白一弦,看着赵云飞如今的模样,都暗自琢磨,自己是不是太狠了些?毕竟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一样。

你像是宝庆王和柳天赐,他们可是听了同样的话,柳天赐更是亲眼看到过剖腹,可他们就屁事儿没有。

不但没事,胖子现在还在旁边美滋滋的喝茶,顺手拈了快小点心吃呢。结果赵云飞一个习武之人,承受能力却这么差。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白一弦狐疑的看了胖子一眼,不是说,这货在皇宫里的时候,听到自己在里面给玉妃剖腹,还吓得心跳加速,脸色苍白,呼吸困难吗?

按道理来说,胖子的承受能力应该也不怎么样啊,如今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了?难道他就不怕吗?

白一弦一边说,还一边看了看胖子两根手指头中捏的糕点。

胖子注意到白一弦的眼神,脸色顿时一僵,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糕点,脸色不自然的说道:“干什么干什么?你少吓唬本王。本王压根不怕。”

胖子一说话,就把柳天赐和赵云飞的目光吸引过去了,一看到胖子在吃糕点,柳天赐还没什么,赵云飞却又受不了了。

他直接冲了出去,再次抱着树呕吐起来。

可惜胃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吐了,可怜的娃儿,吐的苦胆汁都出来了。赵云飞觉得自己从小到大,还没这么惨过。

当然,被白一弦下药,套麻袋打的那一次除外。

柳天赐见状,颇为怜悯的摇摇头,走过去给赵云飞把了把脉。

白一弦笑道:“怎么样,吐得这么厉害,是不是害喜了?”

赵云飞顿时怒了,转头冲白一弦吼道:“滚!老子一个大男人,你才有喜了。”

“哈哈哈。”众人笑的很开心。

胖子虽然不计较那什么细菌的事,不过看到赵云飞在干呕,这么恶心的一幕,他自然也吃不下去了,顺手将糕点扔到了碟子里。

白一弦好奇的问道:“王爷,赵云飞那么大反应,为何您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胖子说道:“有什么可怕的,你一早就知道细菌的事,你不也该吃吃该喝喝吗?可见这细菌没什么可怕的。

我们以前不知道细菌的时候,吃了喝了,不也照样好好的吗。反正细菌那么小,又看不到,就当它们不存在好了。”

“眼不见为净。”白一弦佩服的竖了竖大拇指:“还是王爷厉害,看的开。”

此时赵云飞和柳天赐也返回了,白一弦笑道:“听到了没有?既然看不到,那就当不存在,还是王爷的心境开拓啊。

云飞兄,反正你这二十年,不知道这些事,吃了喝了那么多,不也屁事儿没有吗?该吃吃,该喝喝,凡事别往心里搁。”

赵云飞没好气的说道:“你说的倒是轻松,我现在总觉得我周围,我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小虫子。

包括那水里,那吃的里,全部都是细小的虫子。我可受不了了,呕。”

白一弦说道:“那就以毒攻毒,现在,我们就出发,前去三元楼,大吃上一顿,克服你的心理障碍就好了。”

赵云飞说道:“别跟我说吃的行不行?你们去吧,我可不去。”

白一弦说道:“真不去?”

“真不去。”

“有好戏看哦。”

“那也不去。”

见赵云飞如此坚持,柳天赐开口要劝,白一弦却阻止了他,说道:“我跟他说两句。”

白一弦说完就拉着赵云飞往外走,赵云飞还在一边挣扎一边说道:“松开松开,你拉我做什么?你死了这条心吧,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去的。

我跟你说,我要是饿死了,你就是凶手……”虽然挣扎,不过也就是做做样子,并未真的挣扎开,否则他一个习武之人,白一弦又岂能拉得动他?

白一弦翻了个白眼,拉着赵云飞走到一边,在他耳边悄声说道:“真有好戏,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不看保证你会后悔。”

见白一弦如此说,赵云飞狐疑的问道:“什么好戏。”

白一弦笑的贱兮兮:“柳天赐的好戏,去不去?”

“柳天赐的?”赵云飞眼睛一亮,来兴致了,问道:“他怎么了?”

白一弦说道:“他有个未婚妻,叫胡铁瑛,你知道吧?”

赵云飞说道:“知道,你成亲的时候,我还见过她呢?”

白一弦说道:“这小子,喜欢人家姑娘,却不自知,还摆出一副讨厌人家的样子来。

人家姑娘,如今可有了新的追求者,也不知道那姑娘和追求者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今晚,柳天赐,胡铁瑛,还有胡姑娘的追求者,三个人会同时在场。

你就不想去看看,柳天赐见到胡姑娘和她的追求者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有什么反应,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吗?”

赵云飞果然被吸引了,暂时忘了病毒的事情,有些迟疑的问道:“可是,身为好兄弟,兄弟的未婚妻,被别人男人觊觎,我们不是应该揍那个男人一顿,好给兄弟出气吗?

我们不帮兄弟,反而还去看热闹,这是不是有些不够兄弟,不够意思?”

白一弦竖了竖大拇指,说道:“云飞兄果然够兄弟。不过,如果那个追求者,是我故意安排的呢?”

赵云飞惊讶的看着白一弦:“你安排的?”

白一弦点了点头,就将柳天赐和胡铁瑛之间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又说了一下他们打赌的事情。

赵云飞听的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说道:“果然是场好戏。白一弦,真有你的,你那个赌注,太阴了,不过我喜欢。”

白一弦笑着说道:“你就说想不想看这场热闹?”

赵云飞说道:“自然想看,不看果然可惜的很。”他一边说,还一边回头贱兮兮的看了在和宝庆王说话,对这里的情形丝毫不知的柳天赐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