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7章 拳头最大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没什么委屈,萱儿你想多了。”拍拍秦子萱的肩膀后,秦初对着陈珂点点头。

“谢谢岳父大人。”陈珂对着秦初躬躬身。

秦初扶起了陈珂,“事情来了,大家就同心协力渡过,不要想太多,对我来说,你和萱儿的幸福才重要。”

“可是这对岳父和秦家有一些不公平,岳父本可以做界主,秦家也应该成为界主家族。”陈珂开口说道。

听了陈珂的话后,秦初笑了笑,“我不需要界主这个身份来这证明自己,秦家也不需要用这个来证明,在永恒界,谁能看轻我和秦家呢?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陪着秦初坐了一阵子,喝了两杯茶,陈珂和秦子萱才离开观景园别院。

“岳父大人的大气和霸气,不是寻常人能理解的,他真不需要一些东西来证明自身,就凭着秦初这个名字,就该获得尊重。”回到了自己的别院后,陈珂感慨了一句,他能感受到秦初身上的自信和霸气。

“也是父亲不愿意踩着陈家上位。”秦子萱开口说道。

陈珂点了点头,这次秦初是给足了陈家面子,秦初的承诺也让陈家还站在永恒界的巅峰,秦初不倒,陈家不倒,这话很重,有秦初在,永恒界没谁能不尊重陈家。

秦初休息了一夜,陈珂和秦子萱过来后,两人陪着秦初到了主神大殿。

秦初到了的时候,永恒主神和永恒山的长老、神将、永恒城的副城主,周围几大城的城主都到了。

永恒主神坐到了主位,“各位都到了,本座受伤的事情,想必你们大家都知道了,接下来本座的精力有限,所有一些事情要做一些安排。从今天起战神将秦初,为永恒界的副界主,行使界主权限,他的战神将令等同于主神令,各位必须配合,不配合者,将不被永恒界所容。”

听了永恒主神的话,略微犹豫了一下,秦初走到大殿中间,对着永恒主神躬躬身,“主神大人放心,该担起来的事情,秦初不回避。”

永恒主神从座位上起身,下了台阶后,伸手托起秦初手臂,随后抓着秦初手腕,将秦初的右手臂举了起来。

“见过副界主大人。”随着永恒主神的动作,主神大殿内的人都对着秦初躬身见礼。

随后永恒主神,对着大长老交代,尽快打造副界主印信,要尽快的交到秦初手中。

宣布完一些事情,今天的会议就结束了,永恒主神就是要宣布一下秦初的权限和地位。

会议结束,秦初没接受恭喜,直接离开了永恒山,对他来说是喜事,但对永恒主神不是,他不喜欢做让别人不开心的事。

回到了神将府后,秦初到了囚羽主宰居住的别院,他的几位妻子正和囚羽主宰说着话。

“陈贤状态如何?”看着秦初,囚羽主宰开口了。

“前辈您知道?”秦初有些诧异的看着囚羽主宰。

囚羽主宰点了点头,“回来的时候,我感知到他的情况了,他的气息萎靡,灵魂气息还在,但没有了境界支撑,没估算错的话,他被重创了,修为被毁。”

“是的,主神大人出了一些问题,他想让我接任界主之位,但我推掉了,我秦初不会踩着自己人上位,再者他过去对我和秦家还算不错。”秦初开口说了情况。

“你自己舒服就好,其他的就不重要,本身你也不是利益至上的人,再者现在这样你也不受束缚,如果做了界主,事情也是比较多,比较麻烦。”囚羽主宰开口说道,她是了解秦初的人,能明白秦初为什么这么决定。

“他是被乌云天和花九幽联手重创,那两个无耻的家伙也受了一些伤,他们伤势恢复,就是再次打上门来的时候,在这之前我必须修炼到半步主神境,那时候才可以跟他们抗衡,现在还差一些火候。”秦初开口说道,现在跟主神单战他不怕,或许不敌,但想击败他也不容易,可对方是两人,还是没有底限的两人。

“你是神境,他们敢动你,我捏死他们。你进入到半步主神境,那么就沾染了主神的气息,如果本座再出手帮你,就等于是弱了你的气势,不太合适。”囚羽主宰开口说道。

“秦初明白,一些事情自己会处理好的。”秦初点了点头,他不是喜欢依靠别人的人,依靠别人,自身也没底气。

跟囚羽主宰分开,秦初开炉炼丹了,他要多准备一些丹药,再者也需要给囚羽主宰炼制一些清心丹。

秦初炼丹的时候,永恒主神的主神令从永恒山发出,从永恒界的核心之地朝着外边扩散,永恒界出副界主了,这是过去没有的事情,所以让很多人内心受到震动。

永恒山的高层,长老、神将们都知道,永恒山的格局其实变了,界主还是永恒主神,但实权是秦初最大。

副界主比界主的实权大?事实就是如此,因为秦初的拳头大、实力强,修炼者世界的世道就是强者为尊,但永恒主神和陈家也没有倒下,因为秦初支持,支持永恒主神继续做界主,这情况下,谁也不撼动其地位。

会议开完,秦初就跑了,这是永恒主神没想到的,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事情还要他进行安排,还要他行使主神权限,这是他没想到的。

安排好一些事情,让大长老主持永恒山的事务,有事情就去找秦初商议后,永恒主神就闭关恢复自身了,别说修为被毁的事情,生命本源受损,就需要他耗费精力处理。

炼制了一个月的丹药,秦初停下了,将神境的清灵丹交给了囚羽主宰后,就闭关修炼了,他要朝着半步主神境冲击。

局面安静了下来,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夕,所有人都很紧张,风雨欲来风满楼不可怕,可怕的是风雨欲来却悄无声息,没有什么预兆,谁也不知道乌云天和花九幽的攻击什么时候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