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第二千零八章 不识好人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说什么?”

罗玄红脸色一沉,双目冰冷的盯着雪沁。

“你可知道,那下界何其凶险?你是要将我们凌云宗仅存的这些人都去下界送死吗?”

“我等是仙域之人,就是死,也只能死在仙域,死在下界,我罗玄红丢不起这个人。”

“我也对不起凌云宗的列祖列宗!”

其他人也吩咐着,仙域之人,怎么能屈居下界,这不是折损他们的身份。

最主要的原因,他们去了下界也没有保障。

雪沁道:“宗主,若是去了下界,我们能活命呢?”

“不可能,王欢不会放过我们的。”罗玄红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虽然没有见过王欢,但是他也听说王欢此人睚眦必报。

以凌云宗与王欢的恩怨,他又怎么会放过凌云宗一些人,到了下界,只会受到王欢千般折辱。

他才不愿意去。

突然,罗玄红目光怔怔的看着雪沁,厉声问道:“雪沁,你一直要大家去下界,到底是什么居心?”

雪沁心里一慌。

“我,我……”

“说!”

罗玄红冷冷河道。

雪沁道:“宗主,弟子就是从下界而来,这个你们知道的。”

罗玄红点点头,关于雪沁的来历,他的确知道。

雪沁说:“其实,弟子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我、我是王欢的道侣。”

什么?

众人听到这目瞪口呆,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雪沁,他们虽然知道雪沁来自下界,可是雪沁与王欢的关系,他们一概不知。

如今雪沁告诉他们,她是王欢的道侣。

自然令他们一阵吃惊。

王欢在仙域是什么名声,那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也是雪沁一直不愿提及此事的缘故。

但是这次,关乎到宗门的生死存亡,雪沁不得不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宗主,我们去下界吧,到了下界,我可以出面,保证宗主,还有其他师姐妹的安全。”雪沁认真的道。

罗玄红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徒然一巴掌打在了雪沁的脸上。

“孽徒!”

“我总算明白,我凌云宗为何会招来灭顶之灾了。”

“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灾星!”

罗玄红恶狠狠地看着雪沁,双眼赤红,恨不得将雪沁千刀万剐。

“好你个雪沁,你竟然把我们骗的这么惨!”

“一定是你与王欢道侣关系被人知晓,我凌云宗才会被人灭门,你这个扫把星,你怎么不去死,把我们害的这样凄惨!”

“凌云宗上万弟子,几千年的传承,就因为你……如今……你不死,我们如何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同门。”

罗玄红杀气腾腾,目视着雪沁。

雪沁心里一颤,连连后退,道:“宗主,这不管我的事。”

“哼,我还纳闷,凌云宗好端端的为何为遭到灭门之祸,原来都是因为你!”

“哈哈哈,你还在这里巧言令色,竟然将这灭门之祸的原因诬陷给了祖师,你好狠的心。”

其他人也一脸愤怒的看着雪沁。

雪沁进入宗门时间并不长,人缘并不好,加上她天生丽质,是许多男弟子追求的对象,可雪沁对这些人不理不睬。

这让男弟子对她心生恨意,而女弟子对她心生嫉妒。

这些情绪一直藏在心中。

如今这些情绪爆发,在场的人恨不得立刻杀了雪沁,以泄心头之恨。

“宗主,各位师姐,凌云宗之事,责任不在我,我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又怎么会害凌云宗呢。”雪沁脸色苍白的辩解,可是却没有任何人相信她。

“叛徒!”

“雪沁,凌云宗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竟然把凌云宗害的这么惨!”

“你这个贱人,你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

众人对着雪沁一阵谩骂。

甚至有人直接将一柄剑扔在了雪沁的面前,冷冷道:“你还有什么资格活着,自我了断算了。”

雪沁心里很委屈。

她仰头看向众人,说道:“宗主,我理解大家的情绪,逃亡这么久,心情急躁,我理解,你们如何对我,我都不会责怪你们。”

“可是,如今在仙域,我们已经没有活路了。”

“去下界吧。”

“我以性命担保,到了下界之后,你们一定不会有事。”

“啪!”

罗玄红一个耳光再次扇打在她的脸上。

“你还想把我们送到王欢的屠刀之下?”

“你居心何在?”

“我这就毙了你这个贱人!”

罗玄红勃然大怒,抬起手掌,全力一掌向着雪沁的头顶拍打下去。

雪沁脸色大变,立刻抬手抵挡。

“砰!”

雪沁的身体倒飞出去,一口鲜血染红了四周的白雪,虽然躲过了这一掌,可她也受了重伤。

连续挣扎了几次,从雪地里面站起来。

“宗主……”

雪沁眼神有些黯然,她并没有想害这些人,真的是在给他们谋一条出路,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你还敢反抗!”

罗玄红面部凛冽,手里提着剑,一步一步走向雪沁。

雪沁心里已经绝望了。

没想到自己一片好心,掏心掏肺的对待他们,却换了这种结局。

“宗主,且慢!”

这时,另外一名弟子开口。

“你要替这个贱人求情?”罗玄红回首,杀意一闪而过,盯着那说话的弟子。

“宗主误会了。”

那弟子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弟子以为,现在还不能杀了她,如今我凌云宗被灭门的原因已经找到,若是那些人追杀而来,我们将雪沁这个叛徒交出去,凌云宗便能渡过这个劫难。”

听到这句话,众人脸色一亮。

就连罗玄红的脸色也缓和下来。

“没错。”

“一切都是这个害人精,只要把她交出去,我们并不知情,仙域的一向明白道理,不会再与我凌云宗为难。”

“宗主,杀了这个贱人,虽然能够解一时心头之恨,可是我们也要给她陪葬。”

“把她交给仙域之人,我们便可不再遭到追杀了。”

罗玄红闻言,把剑收了起来。

经过一番思考,这些弟子也说的不无道理。

“你们几个,好好的看着她,被让她逃了。”罗玄红冷冷道。

“是。”

四周的弟子大声回应,心头的阴影终于消散了,不过看向雪沁的目光确充满了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