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七章 毫发无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杀剑式!”

青璇剑气加持于剑胚之上,面对五大军团的夹击,王笑毫不犹豫用出了“杀剑式”。

杀剑式不止于指剑,即便是普通剑法也能运用,而剑胚有剑气加持更是如虎添翼,一剑横开,横扫四方,犹如死神降临。

剑气扫开,哪怕是合道圣君也毫无抵抗之力。

霎时之间,金狮军团、孤鹤军团、长鸿军团、天穹军团以及赵氏军团,皆是如同草芥一般,轻易被斩落。

尸体如雪,鲜血如玉,地面之上,流血漂橹,被斩落的军士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

一时之间,空气之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之味。

无数修士看到这样恐怖的一幕都忍不住脸色一白,更有年轻修士,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画面,非常不适,忍不住胃酸翻滚,忍不住干呕起来。

“他明明只是化神巅峰啊……”有来自外域的强者忍不住的说道,实在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在此之前他们还以为王笑一人不可能抵抗一国,在五大军团的碾压之下,会连渣都不剩。

却没有想到五大军团在王笑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有一些见识过王笑的厉害的修士也是充满了震撼,却不像外域修士那般见鬼了一样的神情。

他们猜想王笑不会那么轻易败给五大军团,但却那样想到王笑轻易间就败了五大军团,仅仅只是一剑,便斩了五大军团,总计百万人。

正离门之外,一片尸山血海,犹如人间魔狱。

城墙之上,周宫湦忍不住的流露出了恐惧之色,周邢和赵阙也脸色凝重。

一剑屠敌百万,这样的威能的剑招,即便是他们都不一定可以打出。

“法相天地!”

军团作战,最大的优势便可以凝聚众力,举全兵团之力,行攻伐之事。

古语有云:众人拾柴火焰高。

单兵虽然薄弱,但举全兵团之力,却可以凝聚成一股极其恐怖的能量,这股能量以法相形式展现、攻伐,地仙之下无人可当。

而此时五大军团共同祭出法相,其威能更是连地仙都沛莫能当。

即便是地仙尊者与之硬击,也很有可能会被斩杀!

“杀!”

金狮、孤雁、飞鸿宝剑、天穹神枪、赵氏金轮的法相一一浮现,五大法相浮现,威压释放,震荡四方。

此时哪怕是合道圣君都忌惮无比,地仙尊者也为之变色。

五大军团军士似乎被流血激发,被占百万同伴之后,反而变得更加兴奋、铁血,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因此非常的嗜血。

此时五大军团的军士齐声爆喝,杀意与士气催动到来巅峰。

金狮双目、孤雁双翼、飞鸿宝剑剑尖、天穹神枪枪剑、赵氏金轮,都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红光,威能已然也是催动到来极致。

“五大军团这是要发动绝招了!”

“虽然王笑实力恐怖,但五大军团的绝招也是不容小觑啊!”

此时众人不在敢轻言王笑不敌,毕竟在此之前王笑刚刚一剑斩敌百万,唯在场的绝大部分人所不能及,但五大军团的绝招法相亦是强大难匹。

在场的不少修士,哪怕是看着五大军团列阵之上所在的法相,都会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他们可以感受得到,如果这些军团所指自己的话,怕是顷刻之间自己就会灰飞烟灭,一丝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有。

王笑站在原处,也不着急,任由五大军团凝聚自己的最强攻击。

“受死!”

终于五大军团、金狮、孤雁、长鸿、天穹、赵氏军团法相凝聚完毕,林孝升、刘镇、周汤、项天、赵麟羽几乎同时发出指令。

五大军团的法相齐攻,法相所指便是王笑,恐怖的威压席卷一切,骇人的威能碾破所以,哪怕是空间、时间都被破开,这一刻,仿佛一切都停止了一般,而王笑则是想被孤立在了一个空间之中。

空间凝固、时间停滞,王笑置身在那一片空间,宛如陷进了画中一般,定格在原处。

轰~

金狮法相扑兔一般扑向王笑,孤雁双翼打出两道飞刃、飞鸿宝剑、天堑神枪、赵氏金轮,化作流光亦然飞向了被定格在空间之中的王笑。

“完了完了,低估了这五大法相合击的威力了。”

围观的修士脸色大变,已然是没有想到五大军团的攻击可以达到这种程度,直接将空间禁锢,使得王笑无法躲避,从而猛然间大出这样的一击,完全不给王笑任何的反应机会。

“这样强度的攻击,哪怕是地仙尊者如果没有防范的话,怕是也难逃一死。”

有合道巅峰想强者摇了摇头说道,认为王笑在这一击之下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死了吗?”

不止是五大军团之首,所以人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五大军团那一击之后,王笑的气息就完全消失了,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

“气息都湮灭了,估计死了,而且死得很彻底!”

有年轻修士说道。

“可惜了,这样一个强者就怎么陨落了,今天也注定是载入史册的一天。”

也有年轻的修士兔死狐悲。

金狮疆国的高层则是大松了一口气,王笑死了,便是绝了后悔了。

不过城墙之上的周邢、赵阙却不如众人一般,他们虽然也感知到了王笑的气息消失了,但却并不认为王笑死在了五大军团的合击之中。

如今仅仅只是如此,那就不是那个可以与他们酣战的王笑了。

“快看,那是王笑吗?”

合击的余威渐渐散去,忽然在王笑那一处位置,一个青年的影子,众人定睛一看,皆是惊讶不已。

“怎么……可能!”

此时王笑站在原处,纹丝未动,看起来毫发未伤,就连衣服都没有破损。

“果然是个怪物!”

赵阙和周邢脸色都非常难看,依然是意识到了王笑的变化。

面对五大军团的攻击,他们两个任一,怕是也做不到王笑那般从容。

短短十几天竟然可以成长到这种地步。

“打完了吗?”

王笑目光扫向了五大军团,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