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还不如强迫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劳斯说道:“奥尔肯,我们就不要在这里争辩了。我只是在依照总统的命令行事,如果你有什么反对意见,就直接去找总统大人吧。”

“劳斯你觉得我不敢吗?”奥尔肯说着就把电话挂掉了。

劳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看看吃午餐的时间到了,劳斯立即安排助手请陈天等人去餐厅吃午餐。

午餐自然也准备得十分丰盛,更重要的是,想要知道狼王大人有什么新的打算。

陈天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修炼,这个时候,身上的刀伤已经基本痊愈了,体内之气也能运用自如了,不禁心情大为舒爽。

就在这个时候,陈天听到门口有人在低声喊,“狼王大人,劳斯先生请狼王大人到餐厅用餐。”

“好的,我一会儿就过去。”陈天刚答完,却见上官雪又出现了窗户外面,瞬间就跃了进来。

“上官雪,你这样如果被人看到了,不被当成贼,也当成偷情的了。”

“那你喜欢我被当成贼还是偷情的。”上官雪看陈天在床上盘着腿,只是穿着一条短裤,脸上微微红了红,拿起一件衣服给他扔了过去。

“这衣服不舍得穿啊,可是伊莎贝拉公主帮买的。”

上官雪在温萨城堡陈天的房间里,可是看到了不少伊莎贝拉公主给他准备的衣服。

“你昨晚怎么就走了,有心没胆啊。”陈天说着穿起了衣服。

上官雪白了陈天一眼, “我没心,也没胆,不然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那还往我房间里跳。”

“跟你说了,我只是不想让劳斯和虎王他们觉得跟你吵架了而已。”

上官雪暗暗看了陈天一眼,其实觉得这样也挺有意思的,自己在两个房间之间来回转换,也是如履平地,反正没有丝毫难度,想在哪在哪。

其实昨晚差一点就留在陈天这张床上了,终还是没有,回到自己房间里,又好多次想返回来,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真是越来越受不了了,都想把自己咬死了,不,要咬也是咬他。

看着上官雪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陈天又摇了摇头,“上官雪,我又怎么着你了,你来去自由,我又没拦着你,又没强迫你的。”

“你还不如强迫我了呢。”上官雪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

“快点,外面那么多人都等着你吃午饭呢,你现在可是高级贵宾。”

“那也不至于气成这样,弄得小怨妇似的。”陈天说着指了指上官雪面前的椅子,“帮我把我的裤子拿过来。

上官雪一甩手把陈天的裤子扔了过去。

陈天接住,“上官雪,你该回避一下的。”

“反正你没皮没脸了,我回避什么。”上官雪强词夺理。

“这可是我房间,我穿衣服,我怎么就没皮没脸了,行,回头,我去你房间看你穿衣服。”陈天笑着把裤子穿起来。

上官雪的心头是砰砰直跳的,虽然在战场上,有很多时候,条件很恶劣,陈天帮自己放哨,自己上厕所,洗澡, 换衣服都是常有的事,甚至时常闹些小尴尬,但都算过去了,现在的感觉越来越不一样了。

那个时候,脑子里更多的时候想的是任务,是生死吧,只是不知不觉间,已经把他融入自己的生命里了,自己的生命里不能有他了。

这一点,楚楚都早已经看出来了,楚楚,真是个好女孩, 而且甚至楚楚想得很开,也就因为这样,虽然自己很想,越是跨不过这一步。

“上官雪,你这是怎么了,一惊一乍的,眼圈怎么都红了。”陈天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进眼睛里了。”上官雪本来只是气鼓鼓说一句,想掩饰过去的,但陈天已经来到上官雪面前,不由分说,已经帮上官雪掀开了眼皮。

这个家伙。

能不能别这样,这样自己还怎么控制住自己,越来越沉沦了。

陈天没有看到上官雪眼睑上有什么东西,又吹了吹,上官雪任由他,因为靠得这近,彼此的呼吸都打在对方的脸上,这实在是一种温暖的享受。

“没有什么啊。”

“你再吹吹。”

陈天又吹了几下上官雪才把他推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被他给吹痒了。

来到餐厅,其他人都已经到了。

“狼王大人,夫人。”虎王又迎上来打招呼,其他人也都起身过来,把陈天和上官雪送到主位。

云子尘和韩重冷轲又对视了一眼,心道,上官雪这位置坐得是越来越自然了。

陈天晚上已经把资料看完了,做了些简要的安排和部署。

看陈天效率这么高,劳斯自然越发高兴,虎王也准备大干一场,可以说,这一次如果事情成了,不光G国ZF要感谢狼王大人,自己也是要感谢的,说到底,血王殿在美洲已经危及自己的利益了。

幽冥会的血王殿的确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如果能把血王殿从美洲赶出去,自己自然也是得利者。

“狼王大人,我的人今晚就会到了,请尽管吩咐,我完全听从您的指挥。”虎王恭恭敬敬地说道。

“狼王大人,我的人不多,有百十号人,但也算精干,请狼王大人吩咐。”巴比特也很积极。

陈天看了看巴比特,“巴比特,你似乎对安达尔的人有很大的仇恨是不是?”

“是的,狼王大人,我以前是个军人,五六个好兄弟都被安达尔的人炸死了,甚至还有他们的家眷,我一直都在想办法给他们报仇。”巴比特说着,仅剩的眼睛里发出仇恨的光芒。

“没想到,一个讲情义的战士走上了贪污腐化打劫的地步。”陈天摇了摇头。

巴比特扑通一声又跪了下来,“狼王大人,对不起狼王大人,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的人实在养不起了,我得让他们活啊,而且我只是针对外国人,更没有针对国内普通老百姓, 目前的状况,到这个国家来的本来也不多,而且如果实在没钱,我之前也都放了……”

“听说法比赫家族在这也是大家族,而且家族里很多人担任要职,你在家族里这么没有地位吗?”陈天望着巴比特的眼睛,其实也是想看看,到底能给巴比特多大的活儿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