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战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583章

“对,族长既然不愿,迎敌之策听了也不过心烦,您回去好好休息,我们自己来。”

“.............”

嘈杂的议论声中,祭狄起身:“好,既然是你们所愿,我便回去了。”

他话音很淡,却清清楚楚的落入了每个人耳中。

他们只看到,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族长,此刻一副颓废的模样,慢步离去。

他动作不快,也正是如此,似乎他每走一步,便消沉几分。

众人心中有些发沉,却无一人阻止。

待祭狄的身影彻底消失,厅内沉默了几秒,才重回嘈杂。

“二族长,您看,这迎敌之策,当..........”

众人不愿等死,可安逸了万年之久的祭族,对于此事,除了热血,众人心中还是不免忐忑。

祭幻欲开口,却被祭原先接了话。

“二族长如今是族中最强之人,自然需要二族长的帮扶。”

“人族修士之中,有两名大乘修士,这些人,只有二族长有能力拦下,其他的,自然交于我们。”

祭幻皱眉,祭狄如今走了,若是如此,这神木便无人看守了。

“二族长,您若是不去,我们去了,也不过是白送人头罢了。”

他此言一出,立即有人附和:“是啊,二族长。”

“族长不愿,您得带领我们。”

神木之地,人族修士是进不来的。

其实他们待在神木枝干的范围之内,必然是安全的...........

他其实能理解祭狄的决断,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保下族人。

祭族之中,万年未曾有人族修士来过,族中之人多不知晓,除了祭族以外,寻常修士是无法踏足神木的。

他知晓,族中之人此刻都在死亡的恐惧之中。

花谷犹如世外桃源,他们逍遥的一辈子,对战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

不对,普通族人若是不知神木的特性也罢,可祭原,应该是知道的才是...........

他的母亲是人族修士,他的血脉之中也有一般的人族血脉。

当初他被接回花谷的时候,因为体内血脉的缘故,被神木有所排斥,虽然不至于无法踏足,却也多少有些不适,当年他那位祖父是与他说过神木特性的。

祭幻垂眸,忽然侧头对着身侧的人说了几句。

那人看了眼祭原,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

祭幻见此,抬了抬手:“我自会带领你们,我们没关系,可孩子们呢?”

孩子们...........

祭族之人生命漫长,也是因为这份得天独厚,祭族极难有孕。

便是孩子出世了,也是百年一岁,祭族的寿命悠长,后代也极难成长。

祭族的孩童不多,在百多人的族群之中,却也不少。

见族人安静下来,祭幻继续道:“还未过十二的孩子,不应该让他们看见战场,你们先回去,安置好孩子们。”

有人开口:“就是为了孩子们,我们才要一博。”

祭幻抬起手,看着再度安静下来的人群:“自然,我们也是为了祭族的未来,将孩子安置好,我们在神木主干下集合,为了祭族的未来,而战!”

“战!”

整齐划一的呼喊之后,厅中的族人迅速散去。

即便家中没有孩童的,也多杀还有些留念,在启战之前,他们还能做最后的温存。

祭幻随着人群一同离去,只是离开前,视线划过祭原一眼。

少年眼中有着战意,有着悲痛,却还潜藏着一丝得逞和得意。

看着人群散去,祭原慢悠悠的跟上。

祭狄回到房内,神情间的颓废一扫而空,转而是满脸疑惑。

“祭原这孩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房内另一道声音响起。

祭狄抬起头,只见祭幻不知何时坐在了桌前。

“你知道了什么?”对于他的出现,祭狄有片刻的惊讶,随后便走到了桌前坐下。

看着对面的人,祭幻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找他。

两人斗了很多年,为了族中的各种事情而产生的分歧。

他们是敌人,却也是知己。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很清楚,对方不会做任何危害祭族的事情。

即便,他们大多时候,意见不统一。

初时见到祭殊带回来的两个人族修士,他是不赞同的,并且想过暗杀这两人。

可花谷太乱,祭狄为了祭殊的事情并未过问,之后又为了那个人族女修闭关数日,这点让他很不赞同,也很不爽。

可亲眼见到那两人在神木之上行动自如的时候,他心中又多了很多疑问。

祭狄救的人,可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至少,这点让他暂时放下了杀了两人的心思。

“我先问你,祭殊带回来的两个人族修士,到底怎么回事?”

他曾经也怀疑过两人是不是与祭原一般,有着祭族血脉。

可从气息上来辨别,那个男人的的确确就是人修,而女人身上,除了与祭殊缔结魂契而融合的祭族气息,也没有其他。

这两人,绝非祭族。

“你为了他们而来?”

“我需要你的回答。”

两人对视许久,他们曾经一见面便能看见对方的各种不满和敌视,这般平静的坐着,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从祭殊出生,她的母亲,他的妻子,因为意外消亡之后。

似乎,从那以后,他开始担心他意气用事,随后两人开始产生分歧?

是他与妻子成亲之后?

祭狄忽然发现,悠久的岁月,即便祭族有着特殊,曾经的过完,也在他的记忆之中开始慢慢模糊了。

“她叫顾灵,她手中有封界画。”

他身体前倾,一字一句:“最重要的是,她得了界晶认主。”

至于顾灵身边的那个男人,叶易...........

祭狄不知道他有什么特殊,他有所猜测,却并不确定。

但有一点可以知晓,那个男人,不好对付。

他太过神秘,神秘到,他与他每每对视之下都‘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