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不好意思,使大力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五个人目光一起落在了容九的铃铛上。

白衣曾说过,这东西可以感应到鬼祖的同类。

也就是德容跟高阳的那些人。

白衣眼神一冷,神识便要外放,查看附近的情况,可白衣刚刚行动就被先一步发现的轩辕晟拦住了他的动作,“别轻举妄动。”

容九握住青色铃铛,平息了铃铛的躁动,对白衣说:“之前在云船时我遭到那封假信的攻击时,它是大小两个铃铛都亮,可今天它只亮了一个。”

容九松开手,叫白衣看见了大的铃铛,大铃铛并无变化,只有小铃铛在发光,容九道,“应该不是那些人。”她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了台上,“小的这个封存的是母蛊的残魂,也许它是感应到了什么气息相近的东西。”

比如,蛊。

荒火也看向了台上的戎罗。

“这是第几场了。”容九问。

“九十七。”荒火道,“还有三场。”

“有没有办法让他下来,让我见见他。”容九问向荒火。

荒火没有立刻回答,似乎也在思索着方法,这一场的比试结束依旧很快,戎罗以压倒性的优势拿下了这九十七场的胜利。

场内的喧嚣声层层递进,达到了顶峰。

跟在酒楼的气氛不一样,现场这种近距离的观战,血腥并不能引起他们的反感,反而刺激着众人的肾上激素,场内气氛极为火热。

“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几乎要冲破穹顶。

容九微微蹙眉,就见戎罗还在台上,居然没打算下场休息,而是等着下一场次的对手上台,“他这是要一口气打完最后三场吗。”

主持人已经在宣布下一场的选手名单,每一场结束之后都会有中场休息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可以选择继续比试,也能暂停养伤。

但戎罗没有。

“再打三场,还会再死三个人。”容九心往下沉,说:“现在看来,他的神智还算清醒,但如果再继续下去,便难说了。”

杀心膨胀失控之际,是心神防备最为脆弱之时。

极易被控。

容九敲了敲椅子,心道:“麻烦啊,他们又不能在这喊戎罗收手,不说他们没这个资格,就是与戎罗也没有熟悉到那个地步,贸然阻止说不准还会引起双方误会。”

“对于这个事她一开始是好奇,可现在发现以他们的身份及立场,其实不太好管,这可是魔族的魔君。”容九有些后悔自己的好奇心了。

为什么要来这。

可现在鬼祖母蛊都有了反应,他们也不能再说走就走,这个事必须要查出一个所以然。

戎罗身上这蛊,是谁下的。

“能不能查到给戎罗魔君下毒的那个毒师身份。”容九试图从另一个方向做突破口,那位已经死了的毒师。

戎罗的变化就是从那个场次之后开始的。

荒火道:“这个不难查,可以找人问,但能不能查到真的……别报太大的希望。”

说完,荒火叫来了之前安排他们座位的侍者,与对方说了一番话,侍者十分恭敬地退下,没多久便带了资料过来。

容九瞧过通灵石上的资料。

荒火道:“流民,无族,除了知道名字叫胡功,是个毒师,便没有别的。”

容九嗤笑:“假资料。”

能学成一手叫戎罗魔君都吃亏的毒术,又怎么会是个普通流民。

这份资料可真是一个假得可以。

“还是个新人。”轩辕晟戏谑地一扬眉,轻笑道:“可真是‘新’,这进场的第一天都到了高级场,新到叫人都不敢相信他有背景。”

容九听出了轩辕晟的反讽,但确实如轩辕晟所说,新人的第一场百分之九十九是在初级场,就是戎罗魔君都是从初级场打上来,因为实力过于强悍,后来才在第三场破格提升,拉到了高级场,可这位“胡功”可是一进来就是高级场。

说不是刻意,那都没人相信。

但人已经死了,想查也没法查。

除非能起死回生。

白凌道:“起死回生做不到,但抓个残魂来问问,应当不难。”

容九讶异。

轩辕晟笑着问:“你连冥主的助手工作都抢了吗。”

这种事就是流域来都不擅长,得百里狱司这位专职司管鬼魂的狱司才能做到,白凌这话,说得倒叫轩辕晟起了兴致。

“而且这人都成肉渣了,还有残魂剩吗?”

白凌淡定道:“普通人当然没办法,但是王级以上了,在遇到连肉身都保留不住的情况下,又怎么会不给自己留一点后招呢。”

几人眸色微变。

白凌淡然道:“说不准在戎罗的缠丝出来之前,他的元神都已经跑出来了,对吧?第四层主人,或者是该称呼你,胡功?”

几人顺着白凌的视线落在了邻座的空座位上,但那地方一个人都没有。

人?

白衣冷笑一声,死亡之力自地面延伸而出,形成了一个圈子自下而上覆盖住那片区域。

而在他们几个人眼中,那一道虚影也终于显现了出来。

模模糊糊的,不甚清晰。

但依旧能看出来是那位装扮奇特的年轻人,胡功。

他的元神居然跑出来了。

胡功没料到自己会被逼现形,扭头看向白凌,冲他身旁的容九咧嘴一笑,阴森的笑容叫容九面色微微一沉。

胡功目光轻飘飘地转向白凌,“你怎么发现我在的。”

白凌淡淡道:“没什么,就是忽然闻到一股恶臭,总像是有人在盯着我。”

“哈哈哈哈。”明明是爽朗的笑声,可从这人的口中出来却多了几分森冷,胡功似笑非笑地道:“鬼尊殿下果真名不虚传,我都躲得这般远了,居然也会被你发现。”

“你躲的不是我,”白凌成竹在胸地淡声说:“是另一位姓白的。”

胡功神色微僵,但很快又恢复正常,笑问:“是吗?”

白凌笑,“若不是,又怎会元神龟缩在一角隐身阵内不敢挪动,连我们来了也找不到机会跑,只能被迫坐在我们旁边。”

胡功有些笑不出来了。

白凌却觉得不够,淡定地补刀道:“不过你这个隐身阵略显粗糙,似乎不够周全,泄了一点气息,不如,我帮你一把补全了?”

话音刚落,黑暗之力沿着死亡之力的路冲击而上,分别冲向了四个方位。

向隐身灵阵注入了灵力。

只是灵力太过霸道,阵法在成型的刹那骤然闪出光芒,吸引了满场的注意。

众人就看着本来空空如也的前排忽然多了一个人。

而且这个人还有点眼熟。

胡功:“……”

白凌一点诚意都没有地抱歉道:“不好意思,使大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