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我已经知道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江小江喝了一口茶,很是随意的瞥了一眼唐宁宁,看着她那张俏皮的小脸,重重的点了点头。

唐宁宁很是开心,特意来见江小江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想要这个答案,现在心意达成也就没有什么别的顾虑。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唐宁宁接了一个电话,是学院打来了,说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走的时候还有点恋恋不舍。

说实话唐宁宁有点不愿意去,毕竟不是什么大事情,但对于江小江来说,不管事情大小,中医学院那边的事情都很重要。

想想这几天一直在处理自己的私事,学院那边也很久没有过去看一下了,要不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肯定会随同唐宁宁一起。

看出唐宁宁的小心思,江小江的态度立刻就严肃了起来,催促着让她赶紧离开。

茶早就已经凉了,江小江也没有在继续喝下去,起身回了屋子,准备去医馆看一下。

路过爸妈住的房间,细微的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抽泣声。

江小江立刻停下了脚步,眉头微皱的站在门口,刚才的抽泣声不是别人,正是李淑莲发出来的。

幸好房间没有关紧,还留有一条缝隙,江小江原本不想打算去偷听,可这抽泣声让他心里很是不舒服,很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江小江的眼里,爸妈虽然也有意见不和的时候,可也不至于会掉眼泪,所以此时贴耳仔细的听着。

“孩子他爹,你说要不要把事情告诉咱儿子。”

“唉,宋家的人都已经找了过来,就是咱不说他早晚也会知道,看这个样子,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了。”

“我养了他二十多年,如果跟他说了,他要是离开咱们我真的是接受不了。”

“我也不舍得,可他毕竟要回自己的家,这个结果从咱们把他抱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

李淑莲和江大山在屋里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完全不知道这些话已经被江小江给听了进去。

江小江在门口听的真切,当李淑莲第一句说出口的时候,心里就大致的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听到宋家的人也来找过就更加的确信。

听着屋里两个人那不舍的话,江小江内心再次不平静起来,鼻间也有点隐隐发酸。

不光屋里的两个人不舍,江小江也很不愿意分开,毕竟把自己养大成人,如果没有他们或者被送到了一家对自己不好的人家,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江小江的身份现在已经明了,按理说应该早点把事情搞清楚才是正确的做法,可他却现在却一点也不着急。

不管李淑莲和江大山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养育之恩大过天,况且也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俩伤心落泪。

听屋里两个人的意思是准备把当年的事情给说出来,江小江很想听,但同时也不愿意去听,于是决定不主动提及这个事情,全然当做不知道,这样做心里至少也好受一点。

江小江没有惊动屋里的人,悄悄的退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服就打算出门。

下楼的时候瞥了一眼爸妈的屋子,发现门开着,房间里却没有人,在瞧楼下,李淑莲和江大山都已经坐在了客厅。

江小江神情很是淡定,装作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整理着衣服下了楼。

“爸妈,我今天可能回来的很晚,你们不用等我吃饭。”

江小江很是自若的打着招呼,径直朝门口走去,说话间瞧见李淑莲悲伤的神情,手里还捧着一个用红布包着的东西发愣。

江大山的目光一直在江小江身上没有离开,看着人要出门了,竟然还显露出了急切,看了一眼旁边没有任何反映的老板。

“儿子啊,你先等等,我和你妈有些话要跟你说。”

江小江的身子瞬间一顿,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没有回头,内心正会儿挣扎着。

原本以为只要不去在意就好,谁能想到李淑莲他俩却非要把事情给说破。

“爸,医学院那边还有事情,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行吗?”

江小江还是想躲避,背对着江大山,一边换着鞋一边说道。

“儿子,我知道你很忙,可这件事情很重要,就耽误你一会儿的功夫。”

看来两口子是下定了决心必须今天就要把事情给说出来,江大山这句挽留的话带着恳求。

江小江就算是在刻意回避也没用,于是重新换上拖鞋,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爸,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

坐下来之后,江小江故意的不去看李淑莲询问道。

即便是下定了决心,可要是开口还是很难,江大山几次张嘴都没有把话给说出来,到最后没有办法,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旁边的李淑莲。

李淑莲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江小江在,扭头看着江大山,眼睛因为哭过红彤彤的。

不知道要跟江大山说什么,正要开口,却被一个眼神给制止,李淑莲这才把目光移到了江小江的身上。

李淑莲一看到江小江,话都没有说眼泪就刷的一下流了下来,这让江小江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

如果这要是换成平时江小江肯定着急的不行,此时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江小江在继续装不知情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爸妈,我其实知道你们要跟我说什么事情,我的身世我已经知道了。”

这话一出口让李淑莲和江大山尤为的震惊,他俩怎么也没有想到江小江会早就知情,更意外的是,都已经知道了实情,竟然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儿子,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淑莲的眼泪一直都没有断过,江大山震惊之余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在我去岛国的时候,昨天我去了宋家,宋家大伯已经把我亲生爸妈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了。”

江小江好不隐瞒,把情况给说了出来。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们也就不担心你心里有负担,我和你妈还一直害怕你会接受不了。”

江大山的语气没有之前那么沉重,反倒是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