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 和机关人切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多谢前辈提醒,我也知道你都是一番好心,但是该记的东西我都记住了,所以说晚辈就先离开了。”

楚天感觉到了来自这长老的关切,这让楚天当下对着这藏书阁的长老鞠了一躬,以此表示感谢。

楚天也知道,一般人是没有办法理解他如此变态的学习能力的,所以说楚田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便离开了这藏书阁。

从藏书阁离开之后,楚天的第一个目的地便是藏书阁旁边的机关阁。

机关阁当中有许多学院成员在当中修习。

楚天喜好清静,所以说他寻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进入。

自从楚天进入其中之后,这里面的机关人一个个都变换了方向,他们高高举着手中的木剑,朝着楚天劈了上来。

面对这些机关人的攻击,楚天并未躲闪,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想试试这些机关人的杀伤力究竟如何。

“碰!”

那木剑就这样直直的砍在了楚天的身上,楚天感觉他的背部传来了十分强烈的疼痛之感,而就在他转头的一瞬间,他发现有更多的机关人举起木剑朝着他劈了上来。

楚天知道他是小看这些机关人,当下弓下身子躲过了它们的攻击。

而这些机关人也似乎有了一些人类的意识,他们不停的对着楚天攻击。

面对这些攻击楚天快速的躲闪,最终他一个跃身站在其中一个机关人的头上。

他相信如今自己已经站在了这些机关人看不见的位置,那么这些机关人就只能任由他处置了。

但是楚天没有想到的是,微雏田右侧的一个机关人竟然注意到了它的存在原本只是前方的眼睛在这时候变换的位置,竟然直接来到了头顶。

大意了,楚天竟然忘记这些并非人类,它们的身体的各个器官是可以随意变换位置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有楚天脚踩着的那个机关人并没有任何动作,其他机关人竟然开始列起了一个阵。

当这个阵列好之后,楚天就听见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个阵法当中蕴含着很高的能量。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阵法,是没有办法难倒楚天的,修罗剑在这时候紧紧的捏着,他没有任何套路的开始朝着这些机关人劈了上去。

修罗剑的杀伤力是极强的,可是却没有直接性的对这些机关人造成损伤,他们的表面只是多了一些修罗剑砍出来的痕迹而已。

而楚天的这番举动,却在这一时候激怒了这些机关人。

哪怕它们的动作有些僵硬,但是力量却是极强的,只要是触碰到楚天身体的每一个位置,那么他的那个位置绝对会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疼痛之感。

由于这些机关人数量巨大,难免会触碰到楚天的身体的许多部位。

没有多久,楚天就感觉他有些耗不住了,开始对着这些机关人商量。

“各位可否消停一些?这个样子下去恐怕有些不太好吧?”

到底只是一些机关人,它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听懂楚天的话,它们只要能够感受到楚天身上所带有的生命气息,就会对着楚天发动攻击。

刚好楚天之前在藏书阁学习了许许多多的武技,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

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楚天直接将各种各样的武技朝着这些机关人丢了出去。

楚天出手的时候毫无逻辑,但是杀伤力却是极大的,没有多久,这些机关人都因为楚天的攻击停止了下来,还有一些的胳膊以及腿儿都被楚天给打掉了,这场面看上去多少有些不堪入目。

如此情况让楚天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说他也并没有在这里久待没有多久就从这密闭的房间当中离开了。

“年轻人,你将机关阁中众多机关人给损坏了,就这样想离开?”

还不等楚天走出门,他就被一群人给拦住。

这事也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楚天有些理亏,他在身上摸了摸,最后将仅有的一些晶石给交了出来。

“实在是抱歉,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这些晶石当做我的赔偿。”

“难道只是这些晶石就够了吗?你以为我们机关阁的人看重钱财?我们机关阁的规矩,你也不好好去打听打听。”

领头的那人看都没有看楚天手中的晶石一眼,面露不屑的开口。

这话说的楚天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那你说今日这事究竟该要如何处置?”

“大家都是一个学院的人,我们自然不会太过为难你,别的事也不需要你做,你只用凭着自己的力量,将你毁坏的那些机关人给修好即可。”

领头的人乃是机关人的守护者,他守的机关阁这么久了,从没遇到过将机关阁中的机关人破坏成那种程度的存在。

“你若是让我做其他的事情,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但是让我修复那些机关人也实在是太过为难我了。”

如果说这人只是要些身外之物,楚天倒是无所谓,偏偏让要让自己修复那些他看都看不懂的机关人,这实在是太过强人所难了。

“不管难不难,这就是我们的规矩,自然你既然有本事毁坏,那么你就得靠着你的实力将它修好。”

机关阁守护者十分笃定的开口,丝毫不给楚天讨价还价的机会。

眼下楚天也只能答应下机关阁守护者的要求。

他想了想之后开口:“既然这些机关人是我毁坏的,我的确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否找一个人教我如何修复这些机关人?”

“自然是可以的,就让我的小徒弟教你吧!”

在说话的时间,机关阁守护者将视线落在了一旁一个大概才一米高的孩童身上。

这孩童长得十分的可爱,听见机关阁守护者这样说当下忍不住跳跃起来。

“师傅,如果说我教他如何修复机关人的话,那么他是不是就是我的徒弟了?”

“对,暂时他会是你的徒弟。”机关阁守护者有些认可的点头。

但是此时的楚天脸色却不大好:“阁下竟然让一个小娃娃来教我,是不是太过草率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