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藏书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毕竟楚天和不凡两人约定一决高下的时间是在一个月之后,这一个月的时间,楚天必须要让自己的实力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

不过是眨眼的时间,楚天就来到了清心真人给他说的藏书阁门前。

楚天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藏书阁,而是站在场藏书阁外查看周围的一切。

就在藏书阁的不远处有一个机关阁,和藏书阁不同的是,机关阁任何人都可以进入,那里是学院弟子增强体质的地方。

机关人只是死物,没有思想,比较起来楚天更加喜欢同有血有肉的人类或者魔兽对战。

但是就算是这样,楚天还是想去机关阁试试,看一下这机关阁当中的机关人有何厉害,与此同时楚天还能根据机关阁当中机器人的实力来判断学院当中其他学员的实力。

但是那不过是楚天的想法而已,他还是在第一时间选择进入了藏书阁当中。

藏书阁总共分为5层,底层是所有学员都能进入的,进入第二层的则是一些颇有实力的外室弟子,那么进入第三层的则是内室弟子,进入第4层的是一些有实力的内室弟子。

能够进入第五层的人可就不一般了,要到达藏书阁的第五层,需要是对学院有巨大贡献的人,一般也只有学院各大长老的嫡系弟子能够进入。

楚天这次并没有在其他楼层停留,径直去了第5层。

在楚天看来,既然清心真人给了他这个特权,那么他自然要好好的加以利用。

藏书阁的看守者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在见到楚天来了的时候,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楚天,因为对于他来说楚天是一个完全的新面孔,这学院当中的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可是完完全全的记在脑海当中的。

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年轻人他从未见过。

他有一些郁闷的瞪向楚天:“小娃娃,这藏书阁五层,可不是你可以随意迁来的地方,速速离开!”

老者在说话的时候语气当中带着强烈的不屑,这话听在耳楚天的耳朵里面,也觉得格外的不舒坦。

“如果说我有这东西也要离开吗?”

在说话间楚天掏出了清心真人给他的信物。

楚天的信物是一个玲珑剔透的珠子,老者连忙接过珠子开始仔细的查看。

研究了老半天,这才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这当真是真人给你的?你这小娃娃有何出众之处?”

开始的时候这老者还怀疑楚天给他的珠子是假的,但是当他再三确认之后,发现这珠子当真出自真人之手。

那么也就证明这个年轻人有着他的出色的地方,这可是第一次有如此年轻的小伙子,来到这藏书阁第五层,一下子就勾起了的好奇之心。

“想不到这位先生竟然如此八卦,如果你真要了解我有何出色的地方,尽管去找真人即可。”

楚天这时候反而显得有些臭屁的开口,他早就看出这老者先前的不屑,此时的楚天心里不舒服,所以说他就想吊一吊这老者的胃口。

真人可是这个学院最为厉害的人物,哪怕这藏书阁的看守者是学院的长老,真人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的。

但是楚天的话,却在这时候提醒了这老者。

最后他冲着楚天摆了摆手:“罢了,我这活了如此多年的人,竟然还比不上你一个小娃娃,你快些进去吧!”

楚天也不跟着老者客气,他只是冲着老者笑了笑,之后便快速的走进了藏书阁当中。

这藏书阁当中有各种各样的书籍,有的是记录着学院的发展的,也有一些是记录一些民间故事的,还有一些则是可以助人修炼的武技以及各种如何炼药的书籍。

目前楚天最为感兴趣的当然要数武技类的,他大步来到放着各种武技的书架。

这书架当中的武技究竟是好是差,楚天并不知道,不过既然能够放在这藏书馆第五层,再差也差不到哪去,所以说他随意的拿了一本。

这本书的封面十分的简单,翻开之后就可以看见第一页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的画面,老者长得这长长的胡子,迎风而立,有着几分仙风道骨之感。

楚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竟然感觉到这老者有些调皮的,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但是当楚天之后再仔细看的时候,却又察觉不出任何异样。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不成?

这个小插曲,楚天并没有放在心上,接下来的时间,他则是翻开这本武技已被一步一步的开始认真研习。

也不过是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就将这本武技的大概内容参悟的差不多了。

既然现在已经进入到了藏书阁,楚天也不会浪费这个大好的时机,他继续翻看其他武技。

这一整天楚天都待在这藏书阁当中,他沉迷于各种武技学习,越学越起劲。

就在楚天翻看各种武技的同时,这藏书阁的看守长老一直关注着楚天的一举一动。

大半天时间过去了,楚天足足翻看的武技有10多本。

了解到了各种武技的修习方法之后,楚天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地方去将这些武技好好的消化消化。

在楚天即将离开之前,叫住了楚天。

“年轻人,你这就要走了?”

“对呀,多谢长老给予的方便,在下先告辞了。”

藏书阁长老叫住自己也是出自于关心,所以说楚天同这藏书阁长老说话的语气,还算是比较尊敬。

“我方才一直关注你学习武技的过程,你也实在是太过囫囵吞枣了,听我一句劝,既然你想要好好学习,就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把该学的东西都记在脑海当中。”

在藏书阁长老,看来这年轻人实在是太过心浮气躁。

原本藏书阁长老是可以不管这种闲事的,但是既然这个人是清心真人给的特权才来这里的,也就说明这年轻人有着特殊之处。

他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一个前途原本不可限量的年轻人因为一件小事就给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