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看破生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半个时辰前。

南妖域。

飞升千年的灞都城,一寸一寸降落,最终彻底坠落。

无边沙尘泥泞席卷翻滚,站在灞都顶上的白帝缓缓站起身子。

这位东妖域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皇帝,以压倒性的武力,一个人,征服了整座灞都城。

老城主被压入深渊。

灞都大师兄的怒吼,此刻听起来更像是悲鸣。

白亘双眸如冰雪一般惨白,没有瞳仁,他平静而又漠然地望向最后一刻逃出生天的那个幸运儿。

火凤。

拥有世间极速的火凤,是两座天下,为数不多,有可能逃出自己追杀的人物……这也是他在南妖域设下杀局的原因。

白帝并不是一个心胸宽阔之人,甚至可以说,他的心胸相当“狭隘”,对于自己追寻的目标,必须要完成。

而在这目标道路上的障碍,绊脚石,则是一定会清除!

灞都坠落,是为了击沉云域对芥子山的威胁。

而云域坠落之后……灞都仅存的微渺希望,就是火凤。

玄螭大圣年事已高。

整座北域,有可能突破生死道果最后一线的,也只有火凤。

而灞都老人留下的最后一缕希望,今日就要磨灭了。

灭字卷杀念贯穿了火凤的胸膛。

白帝缓缓收回手掌。

穹顶的厚重铅云,伴随着灞都的彻底坠沉,缓缓压低,在云雾之间,那袭坠落的红衫,看起来颇为凄惨。

大朵大朵的凰血,真如花瓣一般,被灭字卷剜出。

这是世上最精粹的灭杀之力。

不要说凤凰,就算是真龙,也难以抵抗。

白亘很清楚,自己炼化灭字卷后,杀力抵达了前所未有的境界……当年他曾忌惮大隋天下的一位剑修,名叫裴旻。

原因很简单。

金翅大鹏鸟主修的杀伐之道,在裴旻的剑道之下,完全没有优势。

要论杀伐,裴旻比金翅大鹏鸟更强!

也正是因为选择与裴旻对杀,东妖域被连斩好几位涅槃妖圣……在观看裴旻斩妖画面之后的白帝,于北境铁骑冲击灰界凤鸣山时选择了沉默。

他闭关不出,而且避免与裴旻正面接触。

在那个时期,若与裴旻一对一碰上。

自己的杀力,恐怕会落入下风。

背负一整个族群,一整座东妖域的白亘,或许外人说他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但却他也是一位不折不扣,能屈能伸的“智者”。

他很清楚……在大隋天下杀意最浓最盛之时,自己无论多想与裴旻一分高下,都必须要暂避锋芒!

那把最锐利的北境之剑,已经接连斩杀好几位东域妖圣,若当真能与自己对决,只要自己无法杀死裴旻,就是北境的胜利。

作为东域至高无上的皇,背负万众信念无所不能的“神”。

他不能失败。

而今日……在往生之地参悟生灭,抵达大成圆满之时,白帝确信自己走到了那条路的最终尽头。

灭字卷在手。

他的杀力,已非当年裴旻可以比拟。

如果执掌时之卷的龙皇,没有死在树界,那么这位北域皇帝与自己对弈之时,也绝不可对撼攻杀,必须要以大成时域压制自己。

灭字卷炼化抵达终点,摧毁一尊

生灵——

只要一念,只要一瞬!

……

……

火凤的胸膛,飘出一朵又一朵凄惨绝美的血花。

灭字卷的杀力,就像是一柄万钧沉重的大锤,撞入胸口之后又化为一只无形大手,狠狠地绞弄。

下一刹那,却又瞬间分散,化为千万柄细小纤微的针,掠至四肢百骸。

血液每一刹的流淌,都是痛苦的折磨。

寂灭的杀力,瞬间填满整具身躯。

火凤肌肤表面,逐渐涌现出漆黑的死寂之色。

他展化出凤凰的通天法身,贯穿胸膛的那道黑色伤口,在那尊巨大通天法身映衬之下,几乎纤细到可以忽略不计……但偏偏又是一切寂灭的发起点,巨大凤凰法身,也开始了寂灭。

丝丝缕缕的凰火,在虚空中形成潮汐。

一轮一轮荡漾外扩,逐渐无力。

在白帝的注视下。

十数个呼吸之中,那赤红凤凰,变成漆黑之色,凰羽变得黯淡灰白。

犹如一尊石雕。

白亘那双惨白的瞳孔,没有感情波动,他凝视着自己亲手制造出的完美雕塑,唇角微微拉扯了一下,似乎是在笑。

那枚牵动灭字卷无上杀力的手掌,微微握拢。

他低头俯视着自己手掌,眼神中有些痴迷。

这世上,还有什么力量,能比执掌万物生灭,更令人着迷呢?

我要你死,天不准活。

可惜……自己只能杀人,无法救人。

白帝神情逐渐冷了下来。

偏偏生字卷,在往生之地被宁奕窃走。

若是将生灭两卷炼化大成,他的境界将再次发生质变——

执剑者八卷天书,一一互补,能炼化一卷,便可抵达“不朽”。

无法相信,若能完全炼化互补的两卷,又该抵达多么丰满的“永恒”?

将火凤送至寂灭后,白帝一只手揉了揉眉心,面色露出些许疲倦。

直至此刻!

有一片惨白龙鳞,隐于额首,方才浮现!

白帝揉着那枚惨白龙鳞,忽然皱起眉头,他望向寂灭的中心,那尊虽然“死去”,但尸骸巍峨的凤凰石塑。

一轮轮荡漾消弭的凰火潮汐,本该就此荡散,化为炽风,吹拂数里之后就此熄灭……可不知为何,竟有一股冥冥之力牵引。

炽火回拢,潮汐内聚。

看起来,就像是在石塑之中,寂灭核心,有什么东西坍塌了。

白亘皱起眉头。

将灭字卷参悟到极点的他,竟然一时之间,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当一个人全力奔跑在长路的一侧,他很难看见另外一侧的景象。

白帝心中所想,是自己执掌生灭两卷截然相反的天书之时,君临天下的盛景。

可他却没想到。

或许在参悟灭字卷至大成的那一刻起,他便失去了生字卷大成的机缘。

在完全参悟透彻“寂灭”的含义之时。

他就失去了感受“复苏”的天赋。

所以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尊死去的,寂灭的石塑,还能引动天地之力,牵拽凰火潮汐。

白帝无法理解的事情有很多,而这些事情有一个共同的特性——

这些无法理解之事,都是来源于这位皇帝未曾真正看到的真实世界。

……

……

寂灭成石塑的凤凰法身中。

有一道蜷缩身影。

整座世界都陷入极致的死寂之中。

这世上最寂静的时候,至少还有心跳。

而此时此刻,没有心跳声音。

这是真正的“大寂”。

火凤的心脏,已经被灭字卷摘掉,撕碎,绞成虚无了。

可在寂灭的那一刻。

火凤却似乎参悟到了新的东西。

他看到了白帝不曾看到的……一些东西。

白帝虽然修行寂灭,但从未真正将自己陷入寂灭之中。

虽然向往不朽,但亦从未真正踏入过不朽。

极致的对立,某种意义上,就是极致的包容……换而言之,如果不能融入寂灭,那么便无法成为不朽。

在闭关铁穹城,推演龙骨棋盘的这些年里,火凤始终逼迫自己,成为生死道果。

生死道果,要参悟的,便就是“生”与“死”。

他尝试了无数方法,却在生死道果的门槛之前,一次又一次失败。

后来火凤问道龙皇。

龙皇先是反问了火凤一个问题。

自己当真站在生死道果门槛之前吗?

这个问题,击中了火凤。

紧接着,龙皇则是给了自己先前从未想过的答案——

从启灵修行的那一刻,众生便在生死道果的门槛之前,由生入死,所有人都在奔赴终点而去。

即便修行到涅槃圆满,脱离凡俗之身,依旧与所有人都站在同一道门槛之前。

无论如何逃避,死亡都将到来。

而所谓的“生死道果”,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参透或者参不透。

皇帝又如何,依然会死去。

所有的境界,都是虚无。

所有的一切,也是虚无。

看破这一境,生与死……便也成了虚无。

而虚无,即是寂灭。

虚无,亦是新生。

这句话在火凤脑海里盘踞了不知多久,他用神念苦思,用棋盘推演,如何看破。

直到天凰翼被切断,他看到了周游身上的那股“超然之气”。

再到如今。

白帝将自己打入寂灭之中。

火凤终于明白了一切,龙皇所说的大道,至简而又至难。

什么时候算是看破?

看破的那一刻,便是看破。

与境界无关,与修行年月无关……正应了龙皇所说的那句话,众生皆站在生死之前,无论初境,命星,星君,涅槃,都立于那道门槛之上。

只要“看破”,便可得证生死大道圆满。

即便身为初境,即便尚未修行,亦可以摘下那枚……生死道果。

只是要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难,太难,太难了。

龙皇点破生死境的玄妙之后,摇头笑道。

他并不相信,有人可以做到在涅槃境前,看破生死。

而事实上,有些事情很难让人相信,但却偏偏发生了。

在两座天下万年来的漫长岁月里,蹦跶出那么一个奇葩,也不算难以接受。

这条直抵圆满的生死大道,在十多年前,已经被一个名叫徐藏的男人参透。

看破生死之时,徐藏正好跌到了初境。

(本章完)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