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9.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钉头七箭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钉头七箭书

有了先前那一遭,赵公明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抗拒了,而这会儿云霄、碧霄、琼霄三姐妹则是一个个的劝说赵公明起来。

要是先前的话,既然赵公明不愿意,她们也不会去却说赵公明,毕竟在她们看来,没有几个人能够伤到赵公明。

然而打脸来的就是如此之快,这才多久,赵公明就被陆压道人给伤及元神了,差点都丢了性命。

这会儿无论是云霄还是碧霄、琼霄她们可就不再像先前那样自信了。

“大哥,你就听楚毅师弟的吧!”

“对啊,大哥,不就是真灵上榜吗,又不是不能退出了。”

在云霄、碧霄、琼霄三姐妹,再加上楚毅的劝说之下,赵公明总算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楚毅当即便将大商封神榜单给取了出来,而赵公明看了那榜单一眼,入目直觉无尽磅礴的人道气运如龙一般,整个榜单充斥着无尽浩瀚的人道气息。

心念一动,真灵投入那榜单之中,赵公明这才冲着几人道:“眼下你们总可以放心了吧!”

几人见了这才笑了起来。

西岐大营之中,姜子牙等人聚在一起,一个个的面色都不怎么好看,实在是云霄的威胁太大了。

云霄一出手,他们竟然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云霄,唯一能够同云霄放对的陆压道人也被云霄仗着宝贝给逼退了。

想到陆压道人,姜子牙不禁看向燃灯道人道:“燃灯老师,陆压道君……”

他们西岐一方好不容易得了陆压道人这么一位强者相助,若是一战之下便走了的话,那他们岂不是损失大了。

所以说姜子牙颇为关心陆压道人的去留。

不过就在这会儿,燃灯道人笑了笑,目光向着营帐之外看了过去。

而营帐之外也传来了陆压道人的笑声道:“蒙姜太师挂念,贫道来也!”

还真别说,陆压道人的心态当真不是一般人可比,若是其他人如陆压道人一般不敌逃走的话,恐怕都要寻个地方躲起来不好意思见人了。

然而陆压道人却是一副坦然无比的模样大步走了过来。

姜子牙见到陆压道人归来脸上露出几分欣喜之色道:“道长能够回来真是太好了。”

陆压道人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道凌厉之色道:“贫道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若是不报此仇,贫道又如何能够甘心。”

听陆压道人这么说,伯邑考同姜子牙对视一眼,二人不禁暗暗放心下来,陆压道人这是摆明了同赵公明、云霄三姐妹对上了,如此一来,他们倒是不用担心陆压道人不肯尽心了。

姜子牙神色一正道:“道长,那赵公明、云霄皆是截教赫赫有名之辈,尤其是几件宝物更是威力绝伦,罕有人可以抵挡。”

似乎是想到了定海神珠、金蛟剪以及混元金斗,陆压道人的面色变得无比阴沉道:“那又如何,如果不是仗着有宝物的话,他们又岂是贫道的对手。”

坐在一旁的燃灯道人闻言暗暗的撇嘴不已,要是他有陆压道人的宝物的话,他也可以纵横一方。

伯邑考一声轻叹道:“我西岐何至于此,既然天命在我西岐,为何又让大商得如此之多的强者相助啊。”

听着伯邑考的感叹,陆压道人冷哼一声道:“西伯候莫要感伤,今日贫道便献上一法,足可斩了那云霄、赵公明。”

听得陆压道人一副斩钉截铁的话语,不单单是伯邑考、姜子牙为之一愣,就是其他人都呆了呆,先前陆压道人都被云霄给打跑了,怎么这会儿又是一副吃定了云霄、赵公明的架势,难道说陆压道人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或者宝物没有施展吗?

想到这点,一众人不禁带着几分期待看向陆压道人。

姜子牙更是欣喜无比的向着陆压道人道:“不知道长还有何宝物?”

听到姜子牙提及宝物不少人不禁想起先前姜子牙仗着杏黄旗愣是让云霄无功而返的事情来。

看看姜子牙,再看看陆压道人,陆压道人明明强过姜子牙无数倍,偏偏陆压道人被云霄给惊走,而姜子牙却是安然无恙。

当真是一件强大无比的宝物便能够改变胜负局面啊。

陆压道人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他陆压也是有底蕴的,本来是不准备拿出来的,但是为了找回在云霄那里丢失的颜面,什么底蕴不底蕴,不就是用来应敌的吗?

神色一正,只听得陆压道人缓缓道:“吾有一无上咒术唤作钉头七箭书,只要依法咒杀,便是赵公明、云霄这等强者也可以省省将其咒死。”

要知道越是强大的存在,咒术对其效果越是小,尤其是超脱命运长河的大罗强者对于咒术的抵抗力就更不要说了。

甚至可以说天下间能够威胁到大罗强者的咒术可谓是微乎其微。

然而在这一方世界当中,就连威胁到圣人至尊的咒术都有,那么钉头七箭书能够咒杀大罗强者也就不稀奇了。

想通天教主有六魂幡这等可怕的宝物,钉头七箭书明显也是同一类型的存在。

陆压道人目光落在了姜子牙以及伯邑考二人的身上缓缓道:“钉头七箭书可以咒杀强者,但是却需要特定的人来使用方可。”

微微一愣,姜子牙看着陆压道人道:“道长的意思是要我同侯爷才能够动用那钉头七箭书吗?”

陆压道人点了点头道:“贫道不怕将话说在前面,这钉头七箭书毕竟乃是阴毒咒杀之术,施展之人如果说自身气运不足的话,非但是咒杀不了对象,反而会遭受咒术反噬。”

听得陆压道人这么说,伯邑考不禁皱了皱眉头,就是姜子牙也面带犹豫之色。

钉头七箭书竟然有这么大的后患,只要脑袋正常点的肯定要考虑一下要不要使用。

自己的气运如何自己又不清楚,万一扛不住咒术反噬的话,到时候别说咒杀别人了,反倒要搭上自己的性命,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陆压道人只是神色平静的看着姜子牙还有伯邑考二人道:“两位考虑好了便可寻贫道,若是愿意施展的话,贫道自会为两位起坛布置。”

姜子牙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此且容姜尚同侯爷商议一番吧。”

这么大的事情,尤其还涉及到西岐之主的伯邑考,又怎么可能轻易答应。恐怕这会儿就是伯邑考一口答应下来,西岐众文臣武将也会站出来反对。

陆压道人让姜子牙、伯邑考考虑正是想到了这点,毕竟两人就算是愿意施展咒术,那也要先将西岐一众文武摆平了再说。

倒是燃灯道人颇为惊讶的看了陆压道人一眼,心中对陆压道人生出几分忌惮来。

赵公明也就罢了,毕竟赵公明还没有踏入准圣之境,但是云霄却是不同啊,云霄依然踏入了准圣之境,这点陆压道人心中必然有数,可是明知道云霄乃是准圣强者的情况下,陆压道人竟然还敢说那钉头七箭书可以咒杀云霄,有此可见这钉头七箭书究竟如何的阴毒可怕了。

一众人暂且退去,独独留下了西岐一众文武将领,这会儿姜子牙看了下方一众文武一眼,目光落在伯邑考的身上道:“侯爷以为如何?”

伯邑考看着姜子牙道:“太师,你且告诉我,凭借我们的实力,能否镇压赵公明、云霄他们攻破汜水关?”

姜子牙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嘴角浮现出几分苦涩,在伯邑考失望的目光当中冲着伯邑考缓缓摇了摇头道:“让侯爷失望了,以我们眼下的实力,除非是陆压道人、燃灯老师他们肯拼命,否则的话,想要镇压赵公明、云霄三姐妹乃至楚毅他们,根本就不现实。”

就算是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真的听到姜子牙这么说的时候,伯邑考心中还是充满了失望。

让陆压道人、燃灯道人他们相助他们西岐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前提是不能够威胁到他们自身的安危。

一旦威胁到了他们自身安危的话,那么他们肯定就不会尽力,伯邑考就不信那钉头七箭书陆压道人不能够施展。

可是正因为施展钉头七箭书要承受一定的代价,而陆压道人不想承受这一份代价,所以才会将之交由他和姜子牙二人决断。

陆压道人的意思很清楚,也就差没有直言了。

姜子牙微微一叹道:“侯爷,姜尚愿施展钉头七箭书,只是侯爷便不必了……”

伯邑考闻言不禁看了姜子牙一眼,心中生出几分感动来,不过却是缓缓摇了摇头道:“我既然为西伯候,那么便当以西岐大业为重,全军上下这么多人看着,本候又如何能够退缩。”

说着伯邑考脸上绽放出笑容道:“既然说天命在我西岐,那么想来我伯邑考定然气运昌隆,既然如此,那还怕什么反噬,如果说真的因为反噬而死的话,只能说明我伯邑考没有什么气运加身,死了也就死了。”

“侯爷!”

姬奭、南宫适等人闻言不禁面色为之一变,伯邑考乃是西伯候,贵为西岐之主,又怎么可能以身犯险呢。不出意外倒也罢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西岐怎么办。

“还望侯爷三思啊!”

一众文臣武将不禁拜倒于地恳请伯邑考三思而行。

伯邑考起身,目光扫过一众人,最后咬了咬牙摆手道:“尔等且退下吧,本候主意已定。”

一众人离去只有,大帐之中只留下了姬奭、姜子牙、南宫适三人,这会儿伯邑考看向姬奭道:“三弟,你且传我令,即刻令二弟姬发赶来。”

姬奭闻言不由得面色为之一变道:“兄长,你这是……”

伯邑考眼中闪过一抹精芒道:“我若是无事便吧,若然因为施展钉头七箭书而反噬的话只怕性命不保,到时候唯有二弟方可稳住西岐大局,所以待二弟赶来,我便同太师一起施展钉头七箭书咒杀赵公明与那云霄。”

“兄长……”

姬奭还想劝说,可是伯邑考明显主意已定,神色一正寒着一张脸盯着姬奭道:“难道你要违抗王命不成?”

姬奭身子一僵,叹了口气道:“臣弟不敢,我这便命人传讯于二兄,请二哥赶来。”

姬奭离去之后,伯邑考看向姜子牙还有南宫适二人,轻叹一声道:“两位,若是本候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西岐便拜托两位了,希望两位到时候能够辅助二弟,不忘伐商之志。”

姜子牙同南宫适对视了一眼,二人齐齐道:“定不忘侯爷嘱托。”

从汜水关到西岐距离并不遥远,姬发得到消息的时候还真的是吓了一跳,毕竟无缘无故的,伯邑考竟然召他前往汜水关,这就不得不让姬发多想了。

姬发心中很清楚,伯邑考虽然性子仁孝,但是并不是说就是个傻子啊,一个傻子也不可能坐稳西伯候世子之位的,如今伯邑考已然坐稳了西伯候的位子,不单单是军中就连西岐百姓也是对其无比认可和支持。

他姬发就算是想要篡夺西伯候之位都没有几分成功的可能性,如今伯邑考突然召他前往汜水关,姬发下意识的认为对方这是要对他动手了。

可是姬发除非是立刻反了,不然的话,面对伯邑考的命令,他也只能服从。

造反的念头一闪而逝,且不说西岐精锐大军尽皆随同伯邑考征伐大商去了,他就算是造反也拉不起什么兵马来,而且这会儿还是西岐伐商的紧要关头,他要是在西岐造反,不知道帝辛得到消息之后会如何的高兴呢。

姬旦奉命在外联络各方诸侯,姬发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一个人呆在房间之中足足一个多时辰,等到出来的时候面色明显有些苍白,不过还是决定奉命前往汜水关。

亏得姬发终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若是真的选择造反的话,伯邑考也不是没有应对之法,无非就是派南宫适率一军镇压,然后选定姬奭做为其继承者以防万一。

【双倍月票期间,求票票了,看看还有票没。】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