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钱要给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胡少,你笑什么?有那么可笑吗?”庞朴丈二莫不这头脑的疑惑看着胡铭晨问道。

他实在搞不懂,胡铭晨怎么会因为这样一个问题就笑得前仰后合。

“当然可笑啊,你们也问出这种问题,我不笑才怪,呵呵......因为他们不管回答什么,我都要抽他们的。想抽他们,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无非就是逗他们玩,找个莫须有的由头而已。”胡铭晨忍俊不禁道。

听到胡铭晨的这个回答答案,方国平和庞朴对视一眼,接着就是摇头微笑。惹到了这个小主,挨打都不晓得原因。

胡铭晨他们从工作电梯下来,庞朴去往旁边一个小屋,一分钟后,周怡玲和黄菲被他从里面带出来。

两人看到胡铭晨,就像是受苦受难的群众见到了亲人一般,眼泪就不由自主的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没事了,现在安全了......”胡铭晨走上前去,安慰道。

胡铭晨想要抱他们一下,可是觉得有些不合适,因此到了跟前就收住。

实际上周怡玲和黄菲在见到胡铭晨的时候,也有一股子冲动想要扑到胡铭晨的身上,但是再一看到方国平和庞朴,她们俩个女孩子也一样赶紧收住步伐。

“胡铭晨......谢谢你能来救我们,是我们连累了你吗?”周怡玲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抽泣着道。

“呵呵,说什么连累不连累呢,咱们是什么?是同学,一辈子能够同窗四年,何等的缘分啊。我来救你们,实属应尽的责任,好了,好了,擦干净眼泪,我们走吧......”胡铭晨亲切随和的微笑着道。

两个女孩子刚刚遭遇磨难,逃离魔抓,胡铭晨自然不可能会给他们增添压力和负担。

打开大铁门,胡铭晨他们五个人就这么离开了水之苑工地。

“黄少,龙少......他们好像走了。”原本面壁思过的东仔这时候轻轻的拍了拍黄小涛和龙康永道。

他们三个在被胡铭晨指挥去面壁思过的时候,三个人都老老实实的。就算胡铭晨他们转身去到电梯口,他们仨都不敢扭头查看。

后来还是听到电梯下降的声音,东仔才偷偷向后瞟了一眼,见没有了胡铭晨他们着三个煞星的身影,他才敢慢慢的挪步往窗口位置,到了窗口,盯着楼下看了一小会儿,就见到胡铭晨他们走出水之苑,他才回来通知黄小涛和龙康永。

刚才胡铭晨他们在的时候,东仔服服帖帖。只是他毕竟是混社会的,胆量稍微要比黄小涛和龙康永这两个二世祖要大一些。

听说胡铭晨他们已经离开了,黄小涛和龙康永赶紧跑去窗口向下看,确实见到胡铭晨上了一辆车离开。

“东仔,尼玛的......哎哟......”龙康永目送胡铭晨他们离开之后,转过身就对东仔怒目而视开骂,只不过这一激动,扯到了嘴角,疼的呼叫起来。

“龙少,龙少,别生气,先别生气......”东仔举起双手,对龙康永安抚道。

“别生气?我特么不生气才怪......你特码就是个废物,来之前......你怎么给老子们两个说的?没有你摆不平的人......现在呢,害老子们两个丢了人挨了打,尼玛的,老子怎么不生气......”龙康永揉着嘴,斜睨着龙康永断断续续道。

“龙少,这不怪我啊,我怎么晓得......那混蛋会那么厉害,而且还有帮手。你看看我......”东仔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啊,嗞......我也肿得跟猪头似的,牙齿也估计......保不全了......”说话的时候,东仔用舌头顶了顶自己的牙齿,有两颗牙齿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松动滑脱感觉。

“可你们那么多人......”龙康永面对东仔的解释犹不解气。

龙康永也是吃了大亏丢了大面子,现在需要一个出气筒,而现在最适合做出气筒的当然就非东仔莫属了,他总不能拿黄小涛撒气不是。

黄小涛现在一脸的铁青,一双眼睛感觉就要喷出火来一般。

“龙少......怪他也没用,该吃的亏已经吃了......”黄小涛嘴巴漏风的阻拦龙康永道。

说完黄小涛朝地上啐了一口口水,那口水里满是红红的血渍。

“黄小涛,黄少,你......难不成我们就真的忍下这口气?就这么算了?”龙康永恨恨的冲着黄小涛道,“今天的这个行动,可是你策划的,还以为把人关在另外一栋楼就没事,结果......哎......”

“龙少,你是怪我咯?你问我能不能......忍下这口气,我告诉你,王八蛋......才忍得下去。此仇不报,我......特码就誓不为人......”黄小涛越说话脸部表情就越是狰狞。

挨了几个大嘴巴,牙齿都被打掉了,要是不报这个仇,他黄小涛今后在镇南还有什么脸面,谁还会正眼看他?更何况,今天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打,这个事情要保密是绝对保不住了的,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很多人晓得他黄小涛被人猛抽耳光,牙齿都被打掉了的光荣事迹。

“黄少,龙少......有了今天的事情,恐怕再想报仇就会更不容易了吧......他一定有防范的呀......”东仔卖弄讨好道。

“你丫闭嘴......就你,人家就算没有防范,没有准备,你又有什么用?刚才你,比老子们两个还孙子,你不是打遍清油街无敌手的吗?玛德......怂包,连手都不敢还,你的那些兄弟们上的时候你丫就只能干看着.......”东仔冒头出来,顿时又引得龙康永的一阵不满,劈头盖脸的对他就是一顿臭骂。

东仔对于龙康永这么不给面子,心里也是一阵恼火,只不过他现在还有求于黄小涛和龙康永,再有不满也只能忍着。

东仔求黄小涛和龙康永什么?不是他们反过来求他吗?

在开打之前或许是,但是看着那一片倒地的兄弟,就轮到东仔有求于黄小涛和龙康永了。

伤了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都是跟着东仔混的,或者就是给他面子被他喊来的。现在好了,他们一个个伤成这样子,不说抚恤金,光是医药费和疗养费就不会是一笔小数目。这笔钱,东仔是无论如何拿不出来的,那就只能落在黄小涛和龙康永的头上。

要是他俩不拿钱,东仔就只能抓瞎,要是东仔不能把这些受伤的兄弟处理好,他今后更是一丁点立锥之地都没有,谁还会给他面子,谁还会听他的招呼,弄不好,那些兄弟还会与他反目成仇呢。

就连事先讲好的那十万块辛苦费,东仔也还没有拿到手。如果是打赢了,真的将胡铭晨给收拾了一顿,那么那十万块一定跑不了。

现在不但没打赢,没有给黄小涛和龙康永报仇,反而还更加的被人羞辱,打得一个个面子碎了一地。在这种情况下,那十万块钱的酬劳能不能拿到,东仔都没有把握了。

“黄少......龙少......你们看,这么多兄弟受了伤,这钱......”东仔本不想提,但是箭在弦上,他也不得不提。

“钱?特码的什么钱?你.......什么钱?”龙康永气得指着东仔忍者脸痛骂道。

“龙少,不说那十万块......就是这医药费,是吧?要是没有医药费,那他们......这可不好办啊。”东仔苦着脸,指着他那些兄弟显得十分为难道。

“还好意思说特码医药费......看看,看看老子们两个......你找老子们要医药费,那老子们找谁要医药费去啊?啊?你是不是也要给我们拿点医药费呢?不多,你给二十万?”

“龙少,我哪里有二十万嘛......我要有二十万,我还混什么呢?你们二位是有钱公子......而我就是个混子而已。别为难我了嘛......要是这些兄弟不给医药费,那怎么行,大家会有怨恨的。”东仔真想也像胡铭晨那般给龙康永的脸上甩他几个大耳光子。

“怎么,你是威胁我们咯?干什么......意思还想对付我们两个?你给老子想清楚......钱十万二十万都不多,可是你事情办砸了,害我们两个吃苦丢人,你还敢威胁我们,真以为我们是软脚虾?”龙康永面目狰狞道。

“龙少,钱我们应该给!”一直没说话的黄小涛这时候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应该给?”龙康永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给......他们也是为我们办事才受伤了。东仔,你放心,我们给二十万,十万医药费......十万辛苦费,少不了你的。”黄小涛一句一顿道。

黄小涛想得比龙康永长远,他们要是还想找胡铭晨报仇,那就得继续找道上的朋友才成。而他们这次如果不给东仔钱,那么其他人还能怎么相信他们两个?

所以这一次,黄小涛就算不甘心,这笔钱他也要出,而且十万块的酬劳也不拖欠。这有点千金买马骨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