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琅琊宫争锋(续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很快,半个时辰过去,使用本体作战的妖魁没能占到上风,广和山人也是稳扎稳打,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随着时间推移,广和山人开始改变战术,脚步变得轻盈起来,不再只守不攻,开始与妖魁展开对攻。

这样一来,妖魁反倒兴奋起来,他就是希望广和山人与他对攻,这样他才能有机会将广和山人轰上空中对付。

就见妖魁本体四蹄落地,低吼声中一头撞向广和山人。

后者不避不让,双脚一前一后站定,庞大的山人之躯微微含胸,双臂置于胸前,下颌微收,可不就是军体拳中的格斗式。

粗大的后手拳一拳轰出,硕大的拳印正正轰击在妖魁本体头颅部位,妖魁被迫停下脚步,巨大的冲击力也将广和山人撞退二三丈。

广和山人片刻不停,迈出一步便到了妖魁身前,怒吼声中又是一拳轰出,然而妖魁却不与他对攻,避开这一记重拳,随即对着广和山人侧身冲撞而来,在临近广和山人身躯之时,突然一个转向,前蹄变向急停,用他那巨大坚实的屁股狠狠撞在广和山人身上,将广和山人撞飞十余丈。

严格说起来,这也是妖魁最强攻势野蛮冲撞的使用方法。

广和山人被撞飞,妖魁半步不停,就着旋转的力道整个兽躯飞速旋转起来,瞬间便来到广和山人身前,竟是再一次施展野蛮冲撞,将广和山人撞上空中。

观战众人中,除了戚长征与小龙人之外,其他人都在这个时候惊呼出声,他们都还停留在以往对广和山人的印象中,只有脚踏实地的广和山人才是最强的山人,而被撞上高空的广和山人防御力要大打折扣。

当然,妖魁也是这么想的,处心积虑就为这一刻,妖魁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就见妖魁一声怒吼,急旋的兽躯没有停下反而更加高速的旋转起来,周身电芒交织,便有一道粗大的电光汇聚头顶金角,并对着空中的广和山人爆射而去,好似在这一刻将所有的雷元尽数释放一般。

这还只是开始,高速旋转的兽躯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急旋向上,对着广和山人冲撞而去。

接连三次野蛮冲撞,一次更比一次强,到了最后这一击,已经是妖魁所能施展的巅峰战力。

而此刻的广和山人还处在妖魁雷元攻势之中,粗大的电芒在其体表交织闪烁,伴随阵阵轻烟广和山人的山人之躯多处龟裂开来,便有大块大块的土层剥落,土层又被紧随而来的妖魁最强一击野蛮冲撞碾成粉末。

“胜负已分!”金无双的语气带着几分遗憾,许是因为前日败于妖魁手中,他希望这一战是广和山人胜出,不过在他看来眼下广和山人身在半空,接下妖魁两记野蛮冲撞再被雷元攻势所伤,而妖魁却还有一记最强野蛮冲撞即将临身,广和山人失败近在眼前。

他的观点是观战中大多数人的观点,包括洧茹仙君在内,甚至

就连小龙人也对广和山人能否扛过这一连窜的攻击都抱着疑问。

只有戚长征不这么认为,事实上以他对广和山人的了解,在妖魁发动第一次野蛮冲撞的时候就应该能够占据主动,可不知为何广和山人没有就此施展贴身战技克制妖魁。

不容他多想,场中妖魁已是撞击在广和山人身上。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出,广和山人山人之躯四分五裂,尘土漫天飞扬,众人都看不清内里情形,只听得声声碰撞之声夹杂着广和山人怒吼之声。

时间很短,在众人还没来得及施展感知观测内里情形之时,所有的声音忽然之间消失了,两个纠缠在一起的庞大身形自漫天尘土中跌落地面,然后就是一声轰鸣,就见广和山人双臂锁死妖魁颈部,双腿缠绕妖魁身躯,就那么自半空跌落重重撞在地面。

没有疑问,被山人之躯控制的妖魁本体根本无法解脱,若是广和山人想要妖魁的命,以山人之躯的强横程度拧断妖魁的脖子并不费力,很显然,这场以妖魁最后时刻发动的最强攻势受挫,反而被广和山人胜出。

当广和山人松开妖魁之时,妖魁还处于茫然之中,好一会儿过去才回过神来,恢复仙人之躯张口就道:“不对啊,明明我已破了你的山人之躯,为何你却无恙?”

也已恢复仙人之躯的广和山人这一刻笑得灿烂,他说:“我用分身迷惑,真身藏匿手臂,在你破我分身之际,显真身控制你。”

金无双插话道:“这也不对,时间如此仓促,你凝分身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成。”

广和山人呵呵一笑,“师尊有言,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实转换之间自有余地。”

话说的模棱两可,显然广和山人不打算明言,妖魁与金无双也不方便追问。

这一场战斗过去,下一场便是金无双与槐柔之战。

经过几日交战,除了还未动手的戚长征与不够实力参与争锋的小龙人之外,其他人对彼此的实力都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卡拉提、布尔吉诺与娜妮仙君明了他们实力逊色,已经放弃争夺前五席,妖魁、金无双与洧茹仙君都有一场败绩在身,眼下只有广和山人与槐柔还保持不败。

这不能说广和山人与槐柔比其他三人强,严格说起来,他们五人实力相差不多,胜负只在于对战局的把控以及对仙力的支配。

洧茹仙君与金无双失败就是因为仙力支配不当,而妖魁的失败便是因为广和山人对这一场战局的把控更强,抓住机会制胜。

金无双吃了一场败战变得严谨起来,在对阵槐柔的时候不再一味强攻,槐柔最强之处在于封印,而金无双最强之处在于攻击强度,他并不担心被槐柔封印,但他也没有必胜槐柔的把握,败于妖魁之手就是因为仙力分配不当,所以他也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槐柔的打算与金无双恰恰相反,她自己知道

自身弱点在哪里,封印之术忌惮的是什么?正是对手攻势太猛,在与金无双的数次较量中她很难占到上风,对战妖魁的时候也是如此。

前一次琅琊宫五席之争,她能取巧战胜广和山人,一方面是因为广和山人主防,正好被她封印之术克制,而主要的方面还就是因为广和山人攻势并不太强,自从广和山人改变战术之后,攻势随之增强,槐柔与其较量的时候已是占不到上风。

所以这一战,开局之初,槐柔便主动发起攻势,出手就是漫天飞花,试图通过大范围封印之术迫使金无双无法攻击她本体。

她的战术在前半个时辰左右都取得成效,但也因此消耗仙力大幅增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若是让金无双的攻势落在她身上,估计她施展封印之术都困难。

严格说起来,金无双的进攻强度还是要在妖魁之上,二人对攻之时,妖魁以仙人之躯能与金无双不相上下,主要还是因为他的防御力比金无双更强的原因,综合起来,双方对攻就变成一个不相上下的局面。

此刻槐柔没有强有力的手段抵御金无双攻势,通过大范围使用封印之术终究无法持久,而金无双理智作战,并不冒进,时间一长,因为本体各异的仙力存量渐渐趋于平衡,槐柔不再占有仙力的优势。

这样一来,金无双渐渐占据上风,并在槐柔仙力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一举击败槐柔,取得胜利。

战斗结束已近入夜,众人没有多交流,各自修炼,晚修结束之后才重新聚在一起,如前几日那般,讨论白日交锋优劣之处。

这样的氛围是金无双最看重的,同样也是琅琊宫其他人最喜欢的,在这里他们无需顾忌太多,彼此之间畅所欲言,对自己的、他人的战斗展开讨论。

比如白日金无双与妖魁都没有弄明白广和山人制胜的原因,戚长征一句话,广和山人便主动说明。

只不过事情就是这样,不知道真相之前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当知道真相之后恍然之余又会兴起一种“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来。

广和山人制胜妖魁就是这样,模棱两可的虚实之说,事实上就是广和山人提前凝聚山人分身存于护体神兵之内,在关键时刻取出迷惑妖魁,从而一举战败妖魁。

当然了,说起来很简单,操作起来也不算困难,但大家听了之后,自然而然的将目光落在戚长征身上,都以为是戚长征为广和山人制定的战术。

戚长征叼着根烟直摇头,说:“你们太小看广和了,现在广和可不比小霹雳笨,那是他自己经过预判推演制定的战术。”说着这样的话,脸上不无得意之色。

众人还是很难相信,广和山人呵呵笑道:“是如此,这一次是我自己制定的战术,不过以往与师尊讨论过对付妖魁的方法,其实若我没有制定这个战术的话,兴许能早一步控制妖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