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4章 做圣诞老人的天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些是林家暗中偷偷侵吞易家利润的细节和证据。”车里,萧晋对同样好奇的梁喜春解释说。

“啊?他们还敢侵吞易家的资产?好大的胆子!”梁喜春一边发着感慨,还不忘拉着他的手悄悄往自己领口里塞,“话说,易思雅都不知道么?”

萧晋自然不会跟她客气,顺势握住她想让他握住的物件儿。“易思雅是易家第三代中最愚蠢的那个,连易思齐的智商在她面前都是学霸级的,要不然也不会被一个小小驻京办主任的儿子给追到手,还寻死觅活的非要嫁过去了。当然,她要是不蠢,易伯康也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好歹亲家也是官,就算是废物利用了。”

梁喜春脸颊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潮红,眯缝着眼,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易思雅就算是再蠢,也是大家族出身,总不可能是个傻子,自己老公干的事情,应该还是能感觉到一点的吧?!”

“感觉到又怎样?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老公偷回来的利益,最后还不是会落到她儿子头上?总之都是对自家有利,说不定这里面还有她的功劳呢!”

“那易伯康呢?您总说他是只成了精的老狐狸,连您都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查到的东西,他会一点都不知情?”

“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回来这几天就能把事情查的那么清楚,自从我被迫离开京城之后,家里就没有停止过对易家和与之有关联的人的调查,今天胁迫林家的那些资料都是我妈交给我的。”

“哎呀!婆婆这么厉害的吗?怪不得每次一见到她老人家,我大气都不敢喘呢!”状若无意的说完,梁喜春的大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盯着萧晋的表情看,有点希冀,但更多的却是忐忑。

萧晋低头吻吻她的额头,微笑:“你呀!光在我这儿过嘴瘾有什么用?有种去我妈跟前喊去。”

梁喜春的眼中瞬间就开始荡漾水波,开心的蹭着他胸口说:“喜春从不在乎这点身份上的变化,只要您能一直这么疼我,我就知足了。”

萧晋摇了摇头,接着之前的话题说:“连我家都能查到的东西,易伯康肯定更加清楚,只不过这老头儿足够大气,易思雅又是他嫡亲的孙女,只要林家始终乖顺,吃相别太难看,仨瓜俩枣的根本不在乎罢了。”

闻言,梁喜春不解的抬起脸:“既然易伯康都知道,且完全不在乎,那林家怎么还会那么怂呀?”

“易伯康不在乎,不代表易家的其他人不在乎,一旦大家都知道了老头对嫡系长房嫁出去的闺女都这么偏心,必然会引起极大的不满。说到底,易家不是易伯康一个人的易家,也不是光靠长房就能有如今基业的。如果林家不认怂,事情被我们捅了出去,那易伯康为了安抚那些不满的家族成员,就必须让林家把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加倍吐出来,说不定他们就此再没有出头之日,自然不敢不认怂。

这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

“原来是这样!”梁喜春恍然大悟,然后就苦起小脸说:“想不到连威胁人如此简单的事情里都有这么多大道理,以我的脑子肯定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先生,您以后可千万千万不要让我出去独当一面啊!”

萧晋哪里会听不出她这话里是什么意思?无语一笑,拍拍她的小脸儿宠溺道:“好!以后哪儿都不让你去,就天天让你陪在我身边,这总行了吧?!”

小心思又被发现了,梁喜春吐了吐舌尖,视线向下落在他的双腿之间,伸手过去,眼波如水,腻着声音问:“我的爷儿,您的身子什么时候才能好啊?人家最近晚上想您想的都必须夹着被子才能睡着呢!”

萧晋心中本能一荡,然后便抽回手,把她推开,没好气道:“去去去,离爷儿远点,再敢胡闹,爷儿就罚你去伺候我妈!”

梁喜春吃吃笑着乖乖坐好,脸上的表情要多愉悦有多愉悦,看着她像只刚刚偷吃到鸡的狐狸似的模样,萧晋嘴角微翘,心中也一片安宁。

生活就是这样,不管它有多苦多难,只要身边的人幸福,一切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圣诞节,一个西方宗教节日,被商人一包装,就成了全球性的狂欢节。有人说华夏人不应该过洋节,认为这是数典忘祖,对此,萧晋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因为只要足够强大和自信,就不用担心外来的东西把自己的传统摧毁,只有骨子里自卑的人才会害怕。归根结底,你有不过洋节的自由,但你不过还要给过的人安上一个骂名,那就是蠢蛋加坏蛋了。

萧晋以前对这个节日是无所谓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都没兴趣,只有外面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喜欢,所以他这一天过不过节,完全取决于晚上能不能和一位或几位让人心旷神怡的美女啪啪啪。

但现在不同了,这么好的一个哄孩子宠孩子的节日,他当然不会错过。于是,平安夜这天,他的小院天井里便树起了一颗高大的常青树,上面挂满了彩灯与亮晶晶的小装饰,每个房间里也都布置的充满了圣诞节的味道。

孩子们当然是非常开心的,吃过饭又笑又闹了好久,才郑而重之的在床头把大红的圣诞袜挂好,怀着期待的心情沉沉睡去。

家里人给孩子们的礼物自然是早就准备好了,一等她们入睡就全都放在了客厅里的那棵小圣诞树下,堆的跟小山似的,至于萧晋,他除了大件礼物之外,还每人都准备了一个小礼物,待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溜进孩子们的房间,塞到她们床头的袜子里。

“你是越来越幼稚了。”

刚把西园寺花雨的礼物塞好,小丫头不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萧晋微微苦笑,在床边坐下说:“看来我确实没有做圣诞老人的天赋,对不起吵醒你了,快接着睡吧!”

西园寺花雨撇嘴:“不,你很有做圣诞老人的天赋,因为你就是一个能干出半夜偷听人家漂亮女儿说话的死萝莉控,和圣诞老人的原形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