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这怎么解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一个晚上,九妙子几乎是例行地把水镜的显示锁定在叶小叶的小院,也几乎是例行地开口先调笑一番。

但这一天,注定和以往要有些不一样。

水镜只是刚一显示,下一刻,九妙子话音未落,水镜中,叶小叶的身上,便显示出平日没有的橙色。

这橙色最初只是淡淡,而且只是在叶小叶胸口的位置有。

但就像是一滴非常浓的墨水滴落清水中一样,那橙色就在九妙子及殿内其他两人的注视下,在不到几息的时间内,就迅速地渲染开,把叶小叶整个身体的位置,都染成一片橙色。

甚至,连他的头发丝里,都根根地溢着橙色。

这有点太夸张了。

九妙子自执守含光殿御使造化一元镜以来,还从未见过完全像是今天这般的景象。

橙色本身其实并不算什么。

在造化一元镜的显示中,不同的颜色代表着不同的意义。

紫色,是最特别的颜色,也是最具有特殊意义的颜色,几乎可以视作为“最高”色。

镜中但凡出现紫色,都和“天”有关。

或者是天阶以上层次如天仙境,或者道、运深厚无比直接遥指天阶,如太苍月当初进入宗门时的显示,又或者其它的一些指向“天阶”的因素。

总之,紫就是天。

它一出现,就能瞬间惊动殿内三人的心神。

紫之下,蓝、青、绿分别代表着地仙、神通及灵台三境。

而灵台以下,就比较混杂了。

有时凝元境甚至还未修炼的小辈身上,都有可能出现赤、橙、黄三色交杂的情况。

不过灵台以下,层次越低,偏赤越多。

反之亦然。

但不管怎么样,三种深浅不同的颜色混杂在一起,是最正常的情况。

就如新进才举行过真一拜师仪式的广清,安守道主持典礼的那一天,九妙子就正式且着重察看了广清的情况,而那时,她身上的颜色显示,就也还是三色并杂。

赤色最少,约占10%左右。

橙色最多,约占60%左右。

黄色中间,约占30%左右。

像是那种情况就非常正常了,九妙子一看,就知道广清已经是迈入了真一境,而且是迈入时间不长。

待其真一境的境界逐渐夯实,其身上赤色的颜色会越来越少。

但是,基本上,就算其彻底迈出真一境时,那赤色也不会递减至完全没有,而是会顽固地保持着大约1%-5%之间不等的比例。

如果用一元镜正式显示目前宗内灵台境以下弟子的修为情况,几乎所有的弟子都会是赤、橙、黄俱杂!

但像叶小叶现在这样的,这是什么情况?

九妙子不自禁地转过头来,看看安守道,又看看木心原。

“小叶子的基础非常之扎实,超出想象?”木心原轻声说道。

“那也只能解释没有赤色,虽然非常勉强。”九妙子道,“但是黄色也没有,而且是半点都没有,这是什么情况?”

是啊,什么情况?

要知道,连不少才入门的小孩身上,可都是有着黄色的,那也是代表着比较高的层次或者说性质什么的。

小叶子现在,总体层次还不如他们?

扯呢!

打死九妙子和木心原两人,都不能接受这个结论。

这一刻,两人全都看向安守道,叶小叶的正牌师尊。

“看我干啥,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就知道了?”

安守道淡淡说道。

只是下一刻,他却是又道:“不过,小家伙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都在干什么,难道你们是忘了?”

没有忘。

小家伙一年多以来,都没有修炼开窍,而只是提升锻炼其根骨以至气血。

但还是那话。

这勉强可以解释其没有赤,却不能解释其没有黄。

难道,这般地锻炼根骨气血,还能对一个人“反向提升”,也就是降低其层次的?

而且,叶小叶当初从玄关境晋入开窍境的时候,身上的颜色是正常的,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他的身上有黄色!

赤橙黄,按层次和性质来说,赤最低,黄最高。

现在,这么多的时间过去,不进反退?

这可着实是刷新了他们的认知了!

“或者,这是因为道心的缘故?”下一刻,安守道再次淡淡地说道。

看着水镜,他的神情中,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欣赏。

而听得这话,九妙子和木心原俱都一愣。

他们之所以没想到这点,是因为以叶小叶当下的层次,怎么也牵扯不到这个方面。

不要说叶小叶现在只是开窍境,而且还是开窍境刚起步,就算他再往上面走好几个境界,也都和心啊意啊的无甚相关的。

凌霄宗真正心神意方面的修行,那得是灵台境之后的事了!

在这之前,几乎全都是围绕着“身”做工夫,就算涉及到心神意方面,也只是点缀或掺杂,而并非主体。

但是。

但是……

但是!

这一刻,经过安守道的提醒,不管是九妙子还是木心原,识海中几乎同时都飘起了道书里的一段话。

【天仙问曰:何为道心?】

【道尊言:向道之心,即为道心。】

【天仙问曰:可为具言之?】

【道尊言:可。】

【道尊言:其一,曰无分别心。意知有美丑,而心实无高下,不以美为高,亦不以丑为下。视美丑然,视贵贱然,视强弱然,视天下诸般品类皆然。】

……

“无分别心”,可以用在这里的么?

叶不叶因为现在身体的总体层次是橙色,所以他身体的气血,俱都因为道心的缘故,向此收拢,然后既无向下之赤,也无向上之黄?

这一刻,九妙子和木心原的神情俱都有点茫然。

忽地,九妙子神色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

明明是关键的时候,水镜的显示,却硬是被他又分出了两个分镜。

那两个分镜中,分别显示着太苍月和纪飞妍此时的具体修行情况,也都是以颜色显示的方式来呈现。

而随后,不管是九妙子,还是木心原,又或是安守道,看着水镜,全都有点呆了。

太苍月的身上,也是混杂色。

但是,本应有的赤、橙、黄三种颜色,其中,没有了赤,而只有橙黄混杂!

其中,橙约90%,黄约10%。

而纪飞妍的身上,却又是另一种情况。

她的身上倒是赤橙黄都有,但是,赤色只占不到2%的比例,而且几乎都是集中在头部的位置。

然后,黄色却也很少,基本上也只有2%左右。

剩下的,就全是橙色。

三位大佬看着水镜。

看看太苍月,看看纪飞妍,然后又把视线切回到主镜,看看叶小叶。而后,再回切看这两人。

水镜中,三人的情况各有不同。

但是!

汇合到一起,集中来看,却呈现了一种异曲同工之妙!

“难道真正的天才,都是这般的么?”呆呆地看了半晌,然后九妙子神情莫名地说出了这话。

他知道他当年,不是这样的。

他是“正常”的。

但正因为是正常的,所以,他也只是站在“一般货色”的队列之中?

漫漫道途,走到地仙境才发现这个事实,让他一时之间,着实是有点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