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故土已殇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无咎抓着冰灵儿的小手,并肩飞行。

掠过海面,越过岛屿,大片的陆地相继呈现眼前,却多半已淹没在海水之下,而依然能够辨认出其中的村舍、街道,那破败而又凄惨的景象令人心头阵阵发紧。

须臾,两人收住去势,一个抬头仰望,一个放眼四方。

天上,没有结界阻挡。乌云笼罩之间,不时有流星坠落,还有一道道的龙影盘旋。昼夜兼程十余日,小青与它的同伴已颇为疲倦,等待召唤之际,各自趁机歇息。

地上,海水肆虐,尚未淹没的山峰,成了一座座浮岛,而寸草不生、鸟兽绝迹而荒无人烟。

“这……这是神洲……”

“嗯!”

“未见结界,亦无修士出没……”

“玉虚子所言不假,连番的星石轰击之下,结界早已崩塌,这……这正是神洲!”

无咎的两眼微缩,神色凝重。而他肯定的话语中,透着一丝莫名的慌乱。

神洲啊,故土所在,已魂牵梦绕了多少年,哪怕是地理地貌大变,他也能够辨认出来。

不过,神洲就在眼前,他却没有如愿以偿的喜悦,反而有些恍惚、有些恐慌,也有些焦躁不安。

是近乡情怯?

还是虚度光阴的无奈?

或未能阻挡劫难的深深愧疚?

末日之劫所带来的灾患之重,远远出乎想象。曾经繁华富庶的神洲,已不复存在,无数的生命,亦随之湮灭……

冰灵儿倒是松了口气,出声道:“你从前说过,故土难寻,耗时数年,无功而返。如今仅用了十多日便已抵达神洲,小青功不可没呢!”

无咎收敛心绪,点了点头。

此番能够顺利赶回神洲,十三头青龙帮了大忙。

冰灵儿的明眸闪烁,好奇又道:“有熊国的都城,位于何方呢?”

她虽然来过神洲,有过短暂的游历,而五十年后的景象截然不同,只让她两眼陌生。

“有熊往南,为南陵国与伯服国;往东则是火沙国与青丘国;往西则是古巢国与西周国;往北则是始州国与牛黎国……”

无咎抬眼远眺,随声答道,而稍作忖思,也不禁疑惑起来。

“你我由西往东而来,本该抵近古巢、西周。两国的楚雄山与玉山,皆高耸入云,纵使海水暴涨,亦难以淹没,却无处可寻……”

“嘻嘻,大地圆如鸡卵,左右绕行,均可抵达神洲。”

“小青走了捷径,故而方向颠倒?”

“是哦!”

“照此说来,神洲以东,为火沙国,与青丘国。”

无咎恍然大悟,与冰灵儿往前飞去。

须臾,海面上的岛屿变得密集起来。

那并非真正的岛屿,而是浮出海面的石山。还有一股烈焰从海底喷涌而出,但见水火沸腾而烟尘冲天。

两道人影,快如疾风般的飞掠而过。

千里之外,有山峰耸立,高达百丈,占地数里,却同样的寸草不生,且山石破碎,一片破败狼藉的景象。

无咎突然加快去势,闪身消失无踪。

冰灵儿独自往前。

不消片刻,百里远处,一道人影破浪而出,正是去而复返的无咎,举着手中的铁牌示意道——

“此乃黄元山!”

话音未落,两人再次聚到一处。

冰灵儿接过铁牌,上面果然刻着“黄元”二字,应为仙门弟子所有,只因人死道消而成为了一件遗物。

只听无咎凝神看向远方,又道:“黄元山,地属青丘国。就此往西,便是有熊国。”

“嗯!”

冰灵儿答应一声,抬头仰望。

一轮巨大的日头,斜挂天边,却被烟尘遮挡,散发着朦胧而又暗红的血色。小青与它的伙伴们,依然躲在云雾中游弋歇息。那凌乱的龙影衬托着诡异的血日,使人不由得为之怅然忘我。

“灵儿,随我回家!”

无咎的手掌伸来,话语声有些急促。

冰灵儿默默点头,腮边露出一抹笑意。“砰”的晶石炸响,她随其踏入光芒之中。

回家?

他的家,也是她的家。彼此共有一个花园,还有秋千……

……

光芒闪烁,半空中冒出两道人影。

其中的年轻男子,头顶玉冠,相貌清秀,而眉宇间锁着几分忧郁与焦虑之色;与他携手的女子,白衣飘飘,娇小玲珑,容颜绝世,仙韵天成,却又微微瞠目而惊讶一声——

“搬运神通,着实不凡,数万里瞬息及至,而有熊的都城……”

只见数百里方圆的所在,已成湖海之地。而折断的山峰与破损的城郭,依然清晰可辨。曾经的楼台、房舍、街道,尽数沉入水底的泥沙之中。而西泠湖,已无从寻觅!

无咎默然不语,匆匆往前。

而行不过数里远,他缓缓停下。

翻涌的浊浪之间,露出一小截光秃秃的树干。树干的四周,同样淹没着泥沙废墟。

冰灵儿随后而至,愕然道——

“灵儿记得,此乃公孙府门前的老树,而邸宅与后院已荡然无存,家没了……”

不错,这正是公孙府邸,却已被海水彻底淹没摧毁,仅剩下一株枯死的老树,好像只为等他归来,以免他找不到家门。

而他的家,没了!

“无咎……”

冰灵儿若有所失,轻声呼唤。

她虽然早有猜测,却还是怅然不已。她不仅是陪他回家,也是想要回到从前,重温那一年的邂逅,期待着花开满园。

无咎沉默良久,依然没有吭声,兀自低着头,转身往东飞去。他略显单薄的身影仿若一只疲倦的候鸟,在水面之上寻觅而行。而水底的废墟,像是残破的画卷,令他目不忍睹,又难舍难忘。

离开都城,便是城东。

而城东的数里之外,无咎再次停下,竟身形摇晃,神色痴呆。

冰灵儿随后赶来,不明究竟。

奔涌的海水,就此形成旋涡,一时浪花迸溅,阵阵涛声不绝。而旋涡之下,是个巨大的深坑,应为星石坠落所致,也使得临近的都城深受其害。

一个旋涡而已,缘何令他失态?

此乃盔甲山,埋葬着我爹娘的遗骸……”

“啊……”

冰灵儿始料不及。

无咎犹自低头观望,身子颤抖,神色痴呆,失魂落魄般的自言自语道:“我无咎身为男儿,救不了爹、娘的性命,便是二老的遗骸,也难以保全。还有我那可怜的妹子,屈辱至死、骸骨无存。如今末日降临,神洲崩坏,生灵涂炭,家园尽毁……”

他只觉得愧疚难当,悲从心来,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冰灵儿瞠目难耐。

她知道某人喜欢流泪,而如今他不再是当年的傻小子,而是比肩玉虚子的仙道至尊,机智多变、桀骜不驯、无所不能、威震天下的无先生。尤其他麾下拥有众多的追随者,据说玉虚子也羡慕不已。谁料便是这样的一位高人,竟然又哭了,而且哭出了声。

唉,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的委屈与辛酸,他肩头的重负,他强大背后的柔弱,还有他简单而又难以如愿的梦想,谁人知晓呢。

冰灵儿心头一疼,眼圈发红。

无咎依旧是心绪难抑,伸开双臂,紧握双拳,带着低沉的嗓音嘶吼道:“守护不了家园,抵挡不住天灾,辜负先人的期待,我要这修为有何用……”

岂止是委屈、辛酸,还有愤怒、绝望,与沮丧、自责,充斥着他的胸怀。浪迹天涯半世,结果一事无成,非但故土家园毁灭,便是爹娘的遗骸也无从找寻。

他是如此的卑微无能,而为了家人,为了好友,为了拯救神洲,为了每一条无辜的生命,他真的已倾尽了全力!

无咎昂首向天,此时此刻的他,只想宣泄心头的悲愤,声讨天道的无情与命运的不公。

便于此时,一道娇小柔软的身影扑入怀中,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帮他拭去滚烫的泪水。

他禁不住低下头来,更加愧疚难耐。

“我答应过你,带你回家……”

冰灵儿仰着小脸,红红的眼圈闪烁着泪光,带着坚定而又温柔的话语声,轻轻安慰道——

“有你,便有家!”

“灵儿……”

“即使天地消亡,故土已殇,而只要有你、有我,便能重建家园!”

“……”

无咎怔了怔,一把抱住怀中的人儿。

旋涡浊浪之上,两道人影紧紧相拥。

就此西望,淹没的城郭废墟静默无声,仿佛见证着浩劫的降临,等待着漫漫长夜的到来。

天上的云雾间,十余道龙影悠悠盘旋。偶尔一声低沉的龙吟响起,引发天地回应而又是一阵风云变幻。

遥远之外,流星与地火交替闪现,使得这末日的黑暗,多了一线亮光……

不知过去多久,无咎松开了双手。冰灵儿与他四目相对,彼此微微点头。

正如所说,即使天地消亡、故土已殇,而只要有你、有我,信念不灭,斗志尚存,便能重建家园,迎来满园的春色。

“嗯,倒是喜欢你流泪的样子!”

“哼,风大眯眼!”

“嘻嘻,天色已晚,且找个地方稍事歇息,却不知去往何方?”

“红尘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