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步步紧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低头思考了片刻,张玉强这才开口说道:“将钱给他吧,另外让他出去玩一段时间再回来,丁浩绝不可能轻易的就放过他,必要的时候你找人安排一下,让其在外面待一段时间。”

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丁浩掌握证据,而这个记者就是整件事的关键,尽管他相信丁浩一定已经猜到事情和自己有关,但没有充足的证据,那就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助理只是轻嗯了一声,便准备挂断了电话,他很清楚晚一秒安排,或许就会突生变故,尤其是这件事所带来的后果会非常严重,他们现在每走一步都会影响大局。

刚准备放下电话的张玉强,似乎想到了什么,道:“千万不要暴露你自己的身份,另外你的人去调查丁启东那件事,有下文了没有?”

“这个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但没有消息或许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好消息,这个人的性格我还是非常了解的,他要么选择不做,既然答应咱们会查个水落石出,就一定会和我们联系。”助理知道对方提醒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鼎鑫牵扯进去,这样即便出事也完全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

至于前段时间离开的手下,助理确实还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不过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对于这个人还是有着很深的了解,任何一件事只要接手,就一定会善始善终。

对于丁启东的事情,张玉强现在还真就有点担心,如果丁浩和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属实,那么就意味着丁启东很快就有可能苏醒,至少会找到治疗的办法,因为他们既然能够查到昏迷的原因,自然也就会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迟疑片刻之后,张玉强还是提醒道:“想办法和你的人取得联系,咱们也不能一直这么被动的等待消息,接下里针对龙腾,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一旦确定了事情没有败露,那就尽快的赶回来。”

“安排完那名记者的事情,我就来处理,有什么情况我随时向你汇报,不过老板,你最近是不是先出去待一段时间,我担心……助理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相信对方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张玉强当然知道对方这么说是为了什么,只是他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离开也就意味着躲避,更意味着示弱,这可不是他的性格,即便是知道了丁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混混,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被对方给击垮。

“我这边你不用担心,事情还没有恶化到那个地步,况且咱们手头上那几个项目,也都进入了准备阶段,随时都有启动的可能,我这个时候更不能离开。”张玉强不可能走,但他需要给自己一个不走的理由,那就是遗留地产项目。

鼎鑫下面几家分公司,已经或多或少的拿下了几个项目,目前正在做最后的准备工作,随时都有可能动工,而且鼎鑫集团自身也拿下了几个项目,虽然都只是清远县这边的,但也足够他张玉强忙碌一阵。

之前的龙昆集团不惜为了和市里的领导拉近关系,将安置房项目硬生生的做成了高档小区的格调,为此不惜花费重金,不过这么做倒也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的好处。

如果不是因为两兄弟出事,或许现在也轮不到他鼎鑫集团在那里胡蹦乱跳,张玉强现在的想法就是要做一个比之前龙坤那栋安置房还要出色的项目,所以在之前向市里提交意向书的时候,便有一条附加条件,那就是打造一个高科技的综合体小区。

挂断电话之后,张玉强原本想要联系齐天来,他今天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也非常简单,那就是在向对方逼宫,问题都已经放在了明面上,这个时候出手正是最佳时机。

不过最终张玉强还是没有拨打对方的电话,因为他现在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还在平州,或者说话是否方便,按照他的理解,对方一旦处长相对安全的环境之下,定然会和自己联系。

送走了省里的一行人,肖致远并没有急着召开内部会议,而是独自一人走进了办公室,拿出手机,拨打了丁浩的电话,道:“丁总,今天的那个记者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暂且先不说龙腾集团存不存在那些问题,但今天是你们项目的启动仪式,被这么一闹,估计明天肯定又得是头条新闻。”

丁浩这会已经离开了会场,返回了龙腾在平州这边的临时办公室,下面人已经安排去跟踪那名记者,一切还得等到事情摸清楚了之后,才能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即便自己心里已经有所怀疑,但丁浩目前还不可能将那件事给说出来,所以他这会对着电话只是淡淡的说道:“清者自清,总会又那么一些人看我们龙腾眼红,想方设法的给我们上点眼药水。”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个影响实在是太严重了,尤其是今天省里的领导也在场,他们到底会怎么想,因为这名记者的出现,则个项目的前景已经被蒙上了一层阴影。”肖致远的话说得有些重,但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有些事情电话里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原本是打算等到事情弄清楚了之后,再向市里解释,但现在看来已经不太可能,暂且先不说会不会重新审查集团的资质,就单单是这个项目,现在可能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下面的施工队不清楚具体情况,他们最为担心的可能就是能不能拿到属于属于自己的工程款,就包括项目的材料供应商那边,原先或许能够接受一部分的欠款,但是现在可能是拿钱买货,不存在任何可以拖欠的可能。

后续的问题可以说是一个接着一个,虽然只是几个毫无意义的提问,但却给集团带来的如此的影响,这也是丁浩为之愤怒的原因。

握着电话沉默了片刻,丁浩平心静气的解释道:“肖书记请完全放心,我们龙腾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时候的调查,至于市中心这个项目,哪怕是我砸锅卖铁,也会将这个项目保质保量的完成。”

“有些话我详细没用,你得让全市那么多的领导干部相信,还有原本打算介入其中的那些投资商,可能也会打退堂鼓。”肖致远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仅仅是他一个人,或许一切都还好办,但关键是今天在场的不仅仅只是他肖致远,还有省里的众多领导。

尤其是齐天来最后临走是的表情,显然是对这个项目已经产生了绝望,如果不是照顾自己的面子,或许这会对方的态度会更加的严肃,叫停这个项目都是有可能的。

这些道理丁浩怎么可能不明白,所以等调查清楚之后,他会主动的进行澄清,不过这会他到不是急着要向市里汇报工作,他还需要和鼎鑫集团那边联系,这件事始作俑者就应该是张玉强,所以他现在急需要和对方取得联系。

暂且挂断了肖致远的电话,丁浩随即从手机里翻出了原先准备删除的联系号码,带到那边接通了以后,他直接笑着说道:“张总这一手玩的课真实叫人猝不及防。”

“原来是丁少总,我还以为是谁这么大口气和我说话,只是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呢?”张玉强此刻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给自己打来电话,不过见过一次面之后,他已经不会让自己处于那样被动的局面。

丁浩怎么可能会相信对方的话,道:“看来张总也不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就连人家记者都已经承认了,是收了鼎鑫集团给的一笔钱,所以才会混进会场提出哪些刻薄的问题。”

“我是真不明白你的意思,怎么又扯出记者,丁总那边是不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以至于让你有些乱了方寸。”张玉强这会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哈,对方能够给自己打这个电话,就说明现场已经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至于电话那头刚刚提到的记者,张玉强更不会有任何的安心,因为自己助理那边并没有反馈回来任何不利的消息,况且就算是那名记者被丁浩等人带走,也不会说出鼎鑫集团这个名词,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互透露彼此的身份。

点了点头,丁浩冷笑着冷笑着说道:“我记得提醒过张总一次,光脚的不怕穿鞋,既然你想玩,那咱们就玩大一点的,看看到底是你受不了,还是我这边顶不住。”

对方越是这么说,丁浩就越能肯定这件事和气有关系,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他也没打算继续追问下去,因为刚刚的对话已经非常的明显,说再多对方也只会矢口否认。

又一次被对方威胁,张玉强这暴脾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拿起那部很少用的手机,拨通了里面唯一的一个联系号码,道:“龙腾集团的事情,你需要趁热打铁,今天的这一出戏你应该还算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