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9章 逃杀之于幽域 (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2419章 逃杀之于幽域 (七)

听见对方这样问,艾尔伯特诚实地回答道:"只是用了些小手段拖延那怪物的行动,它还会追上来的。"

但他也是心有余悸:"那真是个恐怖的怪物。怎喵都杀不死,攻击力又高。如果跟他硬碰,我百分之一百会死无全尸吧。"

"但是你更厉害。"豹人青年说:"你更聪明。"

"哈,我是蛮厉害的啦。"虎人青年被赞扬得有点飘飘然,同时也变出分身在自己身后撒冷冻松脂,用寒冰把大门的缺口封住。

"这有用?"

"即使是那怪物,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地弄坏防爆门。但它的肉块能从缺口挤过来,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便宜它了。所以缺口还是要封锁好。"艾尔伯特解释道。

他做的一切充其量是在拖延时间而已,但有的总比没有的好。被那样恐怖的怪物从屁股后面追杀,实在是这辈子试过一次就够的糟糕体验。

他有环顾四周,看到的一地尸体是研究所警卫们居多,但他们这边也有好几名兽人逃脱者倒下了。倒下的战士们估计是刚砸门而出,被警卫们从门的另一边堵截,寡不敌众而死的。如果艾尔伯特走在最前面开路,这些牺牲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天知道如果艾尔伯特走在前面而不顾殿后,刚才的那个怪物尼米兹又会在队伍后方造成多大的伤亡?(而且队伍后排的都是老人和小孩!)

虎人青年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只是一咂嘴,把悔恨不了了之,跟着豹人青年奎格一起继续逃亡。他们很快就追上了大队,又或者说大部队前面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没有办法推进。

"怎喵回事?"艾尔伯特凑到前排去,问香奈儿。

"你自己看。"香奈儿没有回答,只是指着远处。

为了阻止逃脱者们从研究所的最后一道防线逃出去,那群丧心病狂的家伙们在最后那堵防爆门前设置了一条"护城河"。门前那宽阔的走廊突然有一片区域好像被什么东西拦腰劈开,留下一道又深又宽广的鸿沟,而沟中藏着的不是致命的酸液、不是锋利的尖刺,而是一些蠕动着的,极其恶心的血肉。

"又来?!"艾尔伯特刚刚才对付玩变成一团混乱的血肉的棕熊巨人尼米兹,没想到马上又碰上同类的怪物了。

"看!"香奈儿拿出一根照明棒,从鸿沟边沿扔过去。那根因为其中化学反应而发着红色光芒的照明棒,本应很轻松就能飞过那道鸿沟,却在穿越鸿沟的过程中,突然被从下面飞出来的大量触手攫住!在艾尔伯特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那些肉质的触手已经把照明棒勾走了,带到鸿沟地步那些蠕动着的肉块之中!

"额......"

"救......救......!"艾尔伯特从鸿沟边沿探头张望的时候,刚好能看见下面有两名年轻的兽人战士被困在那血肉堆里,被无数触手纠缠着。艾尔伯特本来还想做点什么救出他们的,却看到这两名兽人身上的毛皮早就融化了,甚至连一部分的内脏都融化了,和鸿沟中那些蠕动的血肉逐渐同化。变成那种模样的话,估计已经没救了吧。

这些蠕动的肉块,如果艾尔伯特没有估计错,应该是研究所的失败样品。试着去把生物的基因重组,却又没能成功重组到可以塑造出生物外形的那种程度,失败品就会变成一团黏黏的血肉,既不是生也不是死,夹在生与死的缝隙之中无限受苦。只要头脑还保持着清醒就能维持人形的棕熊巨人尼米兹,和这些东西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但研究所的人果然不是笨蛋,就连这些实验失败品都物尽其用了,竟然用来组成最后的防线,用来防止研究所里的实验体逃走。不。如果立场相反,有谁想从研究所外硬闯进来,这道恶心的血肉鸿沟,就会成为最初的防线吗。

不管怎样,反正有这东西在,艾尔伯特他们都没法从这里安全地逃脱。

"小心,你要是掉下去的话,谁都救不了你。"香奈儿把艾尔伯特从鸿沟的边沿拉了回来,因为她已经看见鸿沟下面有触手在蠢蠢欲动,说不定想伸出来把艾尔伯特也拖走。

"......牺牲了多少人?"虎人青年问。

"五个。有三人在裂口出现的时候就掉下去了,再也没有上来过。另外两个笨蛋......就是刚才在求救那两位,他们试图从这边跳越过去,中途就被触手拖下去了。"领头的一名虎人战士回应道。

"这喵糟糕啊......"艾尔伯特搔了搔头:"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喵,香奈儿?"

"我告诉过你了,研究所一旦拉响警报,其他出口就锁死了。"她不高兴地答道:"除非我们能够想到办法跨过这道血肉鸿沟,否则根本逃不出去。"

"办法我来想。"艾尔伯特想到可以利用不断撒下冷冻松脂,把鸿沟冰冻起来的方法。但是这样做当然是需要大量的冷冻松脂,也就意味着虎人青年要变出几十几百个分身,一起撒松脂,然后在分身消失之前把松脂的魔力效果激活。刚刚经历过连场大战的艾尔伯特,体力已经透支得相当严重了,他真的还有办法变出那么多分身吗?

总之先试一下吧......

艾尔伯特变出三个分身,试着把冷冻松脂洒了下去,然后投出匕首看看能不能把松脂的效果激活。然而并没有半点用处,从边沿到血肉鸿沟的底部足有二十英尺,松脂飘下去散布得太严重了。这么分散的话,就连激活它们的效果都办不到。如果松脂的量再多几十甚至几百倍,可能还有点看头。但一口气要艾尔伯特变出那么多分身,还不保证计划一定能成功,想想就觉得没有动力去做。

"加把劲啊,笨老虎!这里的人都指望着你带他们逃出去呢!"香奈儿催促道。

"即使你这样说,我真的很累啊......"艾尔伯特苦笑道。

"我来。"看到虎人青年一脸无奈的样子,奎格突然说。

"啥?"

"我能过去。"豹人青年重申。

"喂喂,就这样过去很危险的,即使你是以速度著称的豹人。"艾尔伯特担忧地看了奎格一眼:"一次失败就会死哦!"

"不会死。奎格有特殊的能力。"豹人青年到这种时候才总算把他弟弟的静滞舱放了下来,付托到艾尔伯特手上:"图格,拜托你了。"

"这------"艾尔伯特接过沉重的静滞舱,把它放在地面上。在这之前奎格宁愿自己扛着那个静滞舱来逃跑,拒绝了周遭的人一切帮助他的提议,是那么的不信任别人。但现在他却把他弟弟的静滞舱交到了艾尔伯特的手上,意思是他愿意信任艾尔伯特了吗?

"等等,"看到奎格无力地垂下来的右臂,香奈儿知道豹人青年的手臂是脱臼了,"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那条手臂这样垂着难道不难受吗?先包扎一下。"

然后她从战术腰带里掏出医疗包,熟练地用一块三角巾和一些绷带,给奎格做了个临时的手臂悬吊处理。这样做好了悬吊之后,豹人青年脱臼的手臂就可以比较轻松地吊在胸前的三角巾上,不用再担心在剧烈运动中来回悬荡,受到二次损伤了。

"谢谢,艾尔伯特的妻子。"奎格说。

"哈?"香奈儿瞬间脸红:"胡说什么!"

"不是妻子......未婚妻?"豹子改口道:"还是......女朋友?"

"不!你到底在胡说什么!"香奈儿急着否认,"我和他一点关系的没有啊!"

"可是你们......"憨直的奎格一脸疑惑。

香奈儿急忙转过来看着虎人青年,刚好看到艾尔伯特在傻笑:"别只顾着笑!你也解释一下啊!"

"解释什喵?"艾尔伯特耸了耸肩:"你说的都对。"

"可是,标记------"奎格又说。

"标记?""什喵标记?!"两人都急着问。

"你有他的气味标记,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侣?"豹人青年歪着脑袋问:"现代人,这么开放?一......夜.情?"

他话音刚落,艾尔伯特和香奈儿的脸都同时涨红了:"气味标记是什喵鬼?!""你能嗅出来吗?!"

"我鼻子很灵。"奎格用他还能动的左手揉了揉鼻子,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两人。

吓得香奈儿往后退了好几步。

"回去再说。"他说,然后走近了那道血肉鸿沟,似乎准备做什么了。

"真是可怕......"香奈儿低声说:"古代的兽人们都这样吗,连别人有没有做过都能嗅出来。"

"我是听说过猫猫狗狗会到处撒尿圈地盘,宣示自己的主权,但------"艾尔伯特刚想说下去,却感受到了来自香奈儿的冰冷如刀的目光,连忙闭上了嘴:"对不起。"

"可恶......人家嫁不出去啦......"精灵少女低声说道,鲜有地紧张得咬着自己的指甲。

"你不是说过本来就不打算嫁人,一辈子当骑士侍奉祖国喵?"艾尔伯特带着点幽怨地问。

"这是两回事。"香奈儿急忙中断了攀谈:"看,他想干什么。"

那边的豹人青年奎格正以准备起跑般的姿势在鸿沟边沿半跪着,不知道想干什么。但从这个准备动作看来,奎格大概是打算用超高的速度起跑起跳,一举跳过鸿沟。豹人的速度很快,说不定能直接跳到十码外鸿沟对面的平台上,不被下面那些血肉伸出来的触手抓走。

但,即使他这样做,也只是他一个人能够通过而已,其他人怎么办?奎格难道有能耐带着其他人以同样的速度和力度跳过去吗?

艾尔伯特还在纳闷之际,豹人青年却已经做出了一个蹬腿的动作,从鸿沟边沿起飞。和众人的想象完全不同,人们本以为奎格会以极高速度跳过去的,却看到了豹人青年双脚离地之后就像氢气球般升起,并用缓慢得不合理的速度,飞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