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1章 捕陷之于湖光 (三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1961章 捕陷之于湖光 (三十)

大约是半个小时后,开罗大酒店。

"所以,你认为我是这孩子的妈妈,所以就把他带过来了?"香奈儿有点厌烦地看着贝迪维尔,同时一边竭力推开想要抱住她腰的虎人少年:"你们的脑子都进水了吗?这种明显不可能的事情又怎么会发生!要我提醒你吗?法兰西圣百合骑士团出身的人都是教会培养的女性骑士,而且都是修女,就是那些发誓终生侍奉神的女士们。"

"我知道,可是------"贝迪维尔看着奥伯特一脸高兴地黏住香奈儿不放,总觉得事情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我从未和别的男人有过婚约,更加不用提结婚生子了。如果真的有喜欢上的男人,我首先要做的必定是向圣百合骑士团提出退团申请,从此和骑士团一刀两断,去过我自己该过的生活。但这明显不可能。"香奈儿继续怒气冲冲地道,同时更用力地退开粘在她身旁的虎人少年:"快放开我,你这孩子真是的,到底在想什么啊!"

"偶不要放开妈咪,偶要妈咪抱抱!"虎人少年却一个劲地撒娇,丝毫没有理会香奈儿的反抗。

"不要这样,奥伯特。"贝迪维尔于是劝道,"你或许只是认错人了呢?"

"偶又怎喵可能认错妈咪!"小老虎咧嘴笑道,"这就是妈咪没错哒,虽然年轻了不少而且不是睡在冷冻舱里。"

贝迪维尔一阵沉默,完全听不懂虎人少年的话是什么意思,却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香奈儿,你没有姐姐或者家人之类的吗?或许是因为你刚好和这孩子的妈妈长得很像,被认错了?"贝迪维尔于是又问。

"没有。有我也不可能知道。"黑暗精灵少女不高兴地答道:"圣百合骑士团的成员都是教会收养的孤儿,通过精英式的战斗训练,培养成为国尽忠的女性骑士。我打从懂事起,亲人就只有骑士团里的姐妹们而已。"

"哼嗯......"贝迪维尔摸了摸下巴,思索道:"这可能性确实不大......更不要提你的亲属又刚好出现在开罗这种情况了。"

"话说回来,这孩子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香奈儿好不容易推开了小老虎,一边按住奥伯特毛茸茸的老虎头,看了那毛色特异的小白老虎一眼:"真的只是从天而降那么简单?"

"嘻嘻~"虎人少年一边还双手乱抓打算抱住香奈儿的样子,一边咧嘴笑着,"大哥哥不让人家过来找妈咪,偶就使了个计支开大哥哥,自己过来找妈咪了。虽然卑鄙但是方法很管用,不是喵?"

"行了行了,求你别黏住我就行,"香奈儿实在拿这名小鬼没有办法,"喝茶吗?乖乖坐好,大姐姐给你泡一杯红茶?或许还有曲奇可以吃。"

"好耶,偶也想试试妈咪沏的茶!"小老虎总算是老实了下来。

"那么,"香奈儿总算松了一口气,刚想去给小老虎泡茶准备茶点。

"真是抱歉了。"贝迪维尔这边却道歉道:"我也知道这一切听起来很蠢,但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那孩子带过来见你了。现在想来我真是个龌龊的笨蛋,为什么我会以为身为法兰西圣百合骑士,守身如玉的香奈儿小姐你,居然会有个这么大的孩子呢。"

"守身如玉嘛......"香奈儿突然若有所思地重复道,脸上掠过一阵尴尬。

眼神犀利,瞬间捕捉到精灵少女脸上那一瞬掠过的表情的贝迪维尔,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等等,你并不......?!"

他刚想说什么,却猛然意识到有小孩在旁,不方便明说,所以他把声音压得特别低,婉转地问:"你已经不是......那个了?该不会......!噢我的天!你和艾尔伯特那个色鬼做了那种事?!"

"呃!"仿佛是被贝迪维尔说中了,香奈儿突然整个人僵住。

"呃,我......我们当时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她低声嘀咕道,脸都通红了。然后她慌忙解释道:"尽管如此,只是平生以来唯一的这一次而已。......真的哦!"

"只是一次就把孩子都搞得这么大了。"贝迪维尔略带讥讽地开玩笑道。

香奈儿白了狼人青年一眼。

"你可以先帮忙照看一下这小鬼吗?"贝迪维尔于是板起脸道:"艾尔伯特那笨老虎到底在哪里,我有事要找他好好商量一下。"

"别对他太严厉。"香奈儿低声吩咐道。

"我会看着办的。"狼人青年捏紧了拳头,实际上青筋已经毫不修饰地从他额角上冒出。

叮咚。门铃在响。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响个不停。

睡眼惺忪的艾尔伯特微睁开眼,本以为这应该已经是一大早,有人来找他,却没想到现在才晚上十一点多。大深夜的有人在按门铃,这绝不是好事,无视无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门铃继续响不停,而且按得越发急促。

好烦啊。艾尔伯特心里嘀咕道。继续无视吧。反正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住,穆特那小子一定也在的,就让他去应门好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按门铃的人并没有停止的趋势,而是以接近于精神污染般的速度疯狂地按着门铃。

艾尔伯特这时候才记起穆特在浴室那边睡着了,也就是说隔了两层墙。猫人少年睡得还特别地死,估计是听不见这个门铃声的。如果艾尔伯特不去应门,没准门外那个疯子会把这门铃按足一整个晚上。

真讨厌。虎人青年于是懒洋洋地爬下床,浑身还疼得不可开交的他,扶着墙勉为其难地往门的方向挪去,仅仅是为了把那个讨厌的门铃声消灭掉。

"呃,是你啊,"艾尔伯特刚打开门就看到一脸怒气冲冲的贝迪维尔:"怎喵啦,大深夜的来吵着我睡觉,烦不烦啊。"

"艾尔,我问你一个问题。"贝迪维尔严肃着脸,幽幽地问:"你该不会是和香奈儿小姐做过那种事情了?"

"呃。"本来还满脸随意的艾尔伯特突然顿了一顿,过了好几秒之后他才低声回答:"呃,做了。意外地还挺棒的嘿嘿嘿。"

"你这个死色鬼!"贝迪维尔狠狠地白了艾尔伯特一眼。

"嘿,这怪我喵?我当时都快要死了耶。在自己临死前满足一下**,没有什喵不对的地方吧?"

"所以说你根本没有爱过香奈儿,只是把她当做你发泄**的工具咯?"狼人青年捏紧了拳头,打算视艾尔伯特的回答而定,也许要狠狠地揍他一拳。

"这个喵......"老虎的眼神游移出去,若有所思地道:"天知道呢......我或许真的对她......"

"哇哦!"一个声音突然从贝迪维尔身后响起,打断了虎人青年和狼人青年的对话:"好厉害!好气派!好豪华!"

"欸?"贝迪维尔本来以为奥伯特在香奈儿那边被照看着的,没想到小老虎居然跟着来了,而且还没等贝迪维尔他们反应过来,就一头钻进了豪华套房里面。

"哈,哈,哈,抱歉!"香奈儿这时候才气喘呼呼地追上来,"他跑得太快了,我想拦都拦不住!"

"让我猜猜,你在红茶里放了很多糖?"贝迪维尔看见奥伯特那小鬼就像喝了咖啡的仓鼠,不禁郁闷地问:"大深夜的让一个小鬼吃甜食,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我怎么知道------!"香奈儿一脸无辜,她从没有过照顾小孩的经验,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误踩雷区了。

"喵哈哈哈哈!"被糖分赋予了过多精力的小老虎,这时候已经冲进了艾尔伯特的豪华套房里,在豪华的真皮大沙发上跳来跳去:"真是柔软啊!"

"哪来的小鬼啊!?"艾尔伯特看得一脸懵然。那毛发纯白的小老虎貌似和艾尔伯特有些许相似之处,但是那冰蓝色的虎纹是什么鬼?看起来根本不是一名正常的兽人,或者一名正常的老虎应该有的虎纹啊?

"那是香奈儿的儿子。"贝迪维尔没好气地说。

"别胡说啊!"精灵少女一脸无辜,苦笑着争辩道。

"喵哈哈哈哈!"这时候虎人少年已经把沙发玩腻了,又一瞬间冲过来,抓住艾尔伯特的老虎尾巴就扯:"大老虎叔叔的尾巴和奥伯特的比粗得多啊!毛发好柔软哦!"

"噫!别扯......!"尾巴一被扯,艾尔伯特身上的毛发都倒竖起来整个人软了下来,一股酸麻的感觉从他局部传来!

"喵哈哈哈哈哈哈,好玩,真好玩!"看到艾尔伯特瘫倒在地上的样子,虎人少年反而更加高兴,又用力扯了好几下。

"快---给---我---住---手------!"贝迪维尔见再不做点什么就没法让这闹剧收场,于是举起拳头就砸下去,一拳砸到奥伯特头上。

"嗷!------------"被敲了一拳的小老虎马上眼冒金星,连扯尾巴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暴力。"香奈儿不禁吐槽道。

"对付这种不听话的臭小鬼,偶尔还是暴力点好。"贝迪维尔不以为然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