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绝斗之于远空 (三)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791章 绝斗之于远空 (三)

众人还在纳闷,不知道帕拉米迪斯打算干什么。没想到大猫已经化作一道黑影,扫过好几名考生的身旁。这些倒霉的人类考生马上就倒下了,似乎是被黑豹用手刀从脑后敲晕。

"他在干什喵?不是应该等最后的时机才攻击---"

"他没有攻击戴着手镯的考生。"贝迪维尔没有等艾尔伯特说完就打断道:"他攻击的都是没有戴手镯的家伙们。"

(而且还都是看起来比较弱的考生。帕拉米迪斯专找软柿子捏。)

"老爸到底在搞什么喵。好丢人喵。"赛格莱德迫不及待地掩脸遮羞。

但贝迪维尔并不这样认为。

最初抢先戴上手镯的人,估计都要吃苦头了吧。

圆桌骑士,就是大不烈颠,乃至整个欧洲,乃至这个世界上最强骑士的代名词。能成为圆桌骑士的人,必须能人所不能,识人所不识,察人所不察。

连这点远见都不具备,随随便便就戴上手镯的蠢货们,终究会在考试之中被刷下来的。帕拉米迪斯根本不屑对这些家伙出手。

而豹人战士对那些没拿手镯,但是看上去十分弱小的家伙动手,其实是对这些人表现出怜悯。这些人如果连帕拉米迪斯随便使出的一记手刀都没能避开,也就别来参加考试了。即使勉强为之,也只会受伤而已。

帕拉米迪斯在当着自封的考官,对这些考生们进行筛选!他跑了一圈,敲倒了大约六十人。而有大约十个考生则机警地躲开了豹人战士的手刀,得以全身而退。帕拉米迪斯只对这些人发出一声轻笑,没有再纠缠他们,而是继续去找寻下一个目标。

"为什么那只大猫也来参加考试了?"在舰桥中的凯好奇地问。

"是亚瑟王陛下特许的。"圆桌骑士卡多尔拿着电子帐本,仔细检查着考生们的资料,顺手把那些被帕拉米迪斯搁倒的考生的资格都取消了:"据说也是为了帕拉米迪斯卿的复健训练。详细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又把目光落在伊莱恩的档案上,从电子帐本的屏幕上看着白熊人那张蠢笨的脸,眼中掠过一丝厌恶。

看见现场已经倒下了差不多一百人,卡多尔不安地问:"好像打得有点过分了。要阻止他吗?"

"不,就让他闹吧。"凯恶作剧般地笑着:"这个考试本身就允许考生们互斗。多刷掉一些,我们能省更多功夫呢。---帕林洛尔大公爵那边准备好了吗?"

"刚有消息传来。他准备好了。"卡多尔不带感情地说,"战舰也在全速赶往他那里,预定十一点半到达。你把时间算得真准啊,亲王殿下。"

"哪里,只是直觉而已。"凯一阵冷笑,继续坐在他的长椅上,观看着考生们的厮杀。

同一时间,骑士王的寝宫。

"嗨,哈斯基喵!"小哈尔坐在一张轮椅上,一上来就向犬人少年打着招呼。

"哈尔汪!"哈斯基放下手中的积木,摇着尾巴去迎接豹人少年:"哇,你怎么坐在轮椅上了汪?"

"嘿...嘿嘿---"哈尔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那么,我就把他暂时寄放在这里了。"薇薇安放开推轮椅的手,朝格林薇儿王后笑道:"研究所还有工作,就不耽搁了。我晚上会来接他的。"

"走好,薇薇安姐姐。"格林薇儿接过轮椅的扶手,"放心吧,这里有我在,也有一大群佣人在照看着,小哈尔不会有问题的。"

"确实。"薇薇安扫了一眼王宫里的那群侍从。他们都是被精心挑选来侍奉国王和王后的,不论是仆人还是宫女,个个穿戴整齐,举止考究,都是专业人士。而且从侍从们看着小猫和小狗时那副发自内心地微笑的样子,薇薇安就知道这些人很爱孩子,一定不会亏待两名小孩。

又或者说,正是因为亚瑟王和格林薇儿王后这些年来总是无法生儿育女,寝宫里难得有小孩子的气息,所以小哈尔和小哈斯基的欢笑声才更显得弥足珍贵吧。

"哈尔,要乖哦。妈妈晚上就来接你。"薇薇安凑到小黑豹的脸颊旁轻轻亲吻了一下。

"嘿嘿..."小黑豹笑着道别:"妈妈再见喵。工作要努力哦喵。"

"嗯。"薇薇安又摸了一下儿子的头,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现在,"格林薇儿对两个孩子说,"我们先来喝红茶吃甜品,顺便上一下数学课吧?"

"唉?又是数学课啊汪?小哈讨厌微积分汪..."

"但那是最基本的数学常识,你总得学一点的。"格林薇儿依旧微笑着,满脸春风地劝道:"不然就跟不上小学的节奏了。"

哈尔基和哈尔都是兽人,为这两个孩子办小学入学手续十分困难。即使能进学校读书,他们恐怕也会被其他人类小孩歧视吧。而且哈尔的身体还太虚弱,确实不适合上学去。

所以,格林薇儿想到的方法,就是给这两个孩子办私塾------就在这个寝宫里,一边让这两个孩子玩耍,一边教他们念书。虽然孩子们最初会有些抗拒,但是格林薇儿对付孩子很有一套,总能劝服小猫小狗好好读书的。

唯一的问题,是格林薇尔无法教两名少年太多东西。数学和英语她很拿手,要教多少都没问题。但是天文地理这类的知识,似乎仍然需要聘请专业人士来执教。

这样想着的格林薇儿,一边呷了一口红茶,看着桌子旁拿着纸笔努力解着数学题的两名少年一笑。她拿起钢笔,在记事本上草拟了一份聘请老师的广告稿。

中午十一点十分,圆桌试炼的考场,某艘战舰的甲板上。

帕拉米迪斯绕了一圈,终于返回贝迪维尔等人身旁。

甲板上倒下了大约一百六十人。这些人都被豹人战士的手刀砍晕了,没有几个小时恐怕不会醒来。等他们醒来的时候,考试老早就结束了。

"唉,这些考生的身手还不赖嘛,竟然有那么多人避开了我的手刀。"帕拉米迪斯露出赞许的神色。

"不,竟然有那么多人没避开,这些考生的素质太糟糕了。"狼人却摇着头说。

"你太严厉了。"艾尔伯特白了贝迪维尔一眼,又转向帕拉米迪斯:"大叔,你这样做就不怕被人怨恨喵?"

"我只是帮忙清一下场,为之后的混战降低混乱度而已。"黑豹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该走的都走了,剩下的人们打架起来才不至于手忙脚乱的。"

的确。狼人心想。五百三十二名考生里已经有一百六十七个出了局,这些又是没有佩带封印手镯的考生们。

剩下没有佩带手镯,需要从有带手镯的考生里抢的,总共六十五人。

而贝迪维尔一行六人不会相互掐架,也就是说,他们的竞争对手只有五十九人。想先于那五十九人,从另外的三百名持有手镯的考生里抢走手镯,应该不是件难事。帕拉米迪斯减少竞争对手,其实就是相对地增大了贝迪维尔一行人的成功率。

虽然没有明说出来,但到头来,这只大黑猫还是为了他的两个儿子而在行动着。

当狼人沉思的同时,时间又过了十分钟。距离十一点三十分,还剩下最后的十分钟。甲板上的考生们已经蠢蠢欲动了,个个紧握武器,随时准备开打。

"我这样说可能有点罗嗦,"帕拉米迪斯也从腰间抽出一对光子短剑,"但是,刚才你们提到的那些强者们全都没戴那个封魔手镯。他们实力全开,恐怕不好惹。混战时最好尽量避开这些家伙。"

"当然了,老爸你好罗嗦喵。"赛费尔有点不高兴了。

帕拉米迪斯不可思议地看了自己的大儿子一眼:"嗯...叛逆期吗?"

他的两个儿子正想发作,不过想到父亲才刚从石化状态解除不久,体能肯定大不如前,只好忍气吞声,不去惹帕拉米迪斯生气。

帕拉米迪斯话音落下的瞬间,甲板上已经有不少耐不住性子的考生们开始打起来了。当然,那些拿着手镯的考生也开始疯狂逃窜,为了撑过这最后的十分钟。

"我们也上吧。"狼人抽出光剑,亮出树藤鞭,"伊莱恩,要帮你抢一只手镯吗?"

"不,不用!"白熊人还是有尊严的。浑身是血的他用巨剑支撑身体爬了起来,"我会,会抢到的。"

但是他的地裂剑不能在战舰上用。这样子真的没有问题吗?

就在贝迪维尔纳闷的时候,伊莱恩竟然把自己的巨剑从中间掰开,变成了两把(依然很巨大)的长刀。

"还能拆分啊?这设计真妙。"艾尔伯特看着白熊的武器流口水。

众人沉默了一阵,然后全体飞奔而出,各自去狩猎属于自己的那份封魔手镯。

追捕,或者被追捕。狩猎,或者成为猎物。

在这场试炼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十分钟里,这个甲板将会沸腾起来,让这里每一个人都不得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