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作者菌从今天开始就要进实验室了…真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将赵所长的情绪安抚下去了,好说歹说让他重新睡过去之后,楚扉月又和所长大大们在病房外面安安静静的走廊上开了一个短会,将工业母机的归属彻底的定了下来。

工业母机这种东西,其实对主要研究电子产品的第3研究所相性并不是很合。相比较而言,负责精密机械制造的第5研究所显然更适合也更应该去拥有它。

然而楚扉月答应的是给第3研究所,而不是第5研究所。就算第5研究所的所长再怎么对楚扉月软磨硬泡,他也没有再松口。然后,继续被软磨硬泡……

最后,被一个大老爷们给墨迹得口干舌燥的楚扉月直接扔下一句“等赵所长睡醒了,您去求他吧,我这您可别再费口舌啦。”,然后就扭头跑掉了,让被晾在那里对位第5研究所的所长大大显得有些尴尬。

将最后的事宜也协商完毕之后,楚扉月便准备告辞了。但没想到,楚扉月提出准备离开的要求之后,原本是过来看望赵所长的那一帮所长们却不干了。

其实也不是不放楚扉月走啦,但却不允许楚扉月走的那么潇洒。他们已经认可了楚扉月的能力,将楚扉月当成了他们之中的一员来看待,那么规格当然也是要按照他们的那一套来。

这群老混球,都真特么能喝!!!

元素精灵麻烦就麻烦再这里了,明明所有食物一进肚子就会被分解,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残留。但一切唯心嘛,喝了那么多酒,楚扉月感觉自己可能会醉,然后就真的被灌醉了。

楚扉月完全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但等到他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家里——南京的家,而且是睡到了自己的床上,地上还摆着一个脸盆,里面盛着一小层清水,不过并没有什么异味。

楚扉月盯着熟悉的天花板愣了好长一会儿,才恍惚的记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被十几个老混球围在中间灌酒,完全就是一副准备把楚扉月灌多然后好套他话的架势。楚扉月最后也确实是被他们灌醉了,但是他喝醉之后的反应却不像那些普通人那样,是头昏脑涨昏昏沉沉或者满嘴胡话说话不经大脑,而是要回家去睡觉……没错!他感觉自己喝醉了之后,直接扔下了一句“我不能喝了,我要回家,你们继续聊。”,然后就当着一群人的面,扯开了一道隙间钻了进去。

后面的事楚扉月就记不清了,不过想来应该是沁月将自己安顿到床上的吧。嗯,铃仙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想到自己当着那些所长的面使用了隙间穿梭,楚扉月的脑壳就忍不住有些发疼。他其实喝多了之后脑袋一样会变得不清醒吧,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不冷静的事情。

希望这件事不会造成什么糟糕的影响吧,那些所长大大都是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大的人,况且他们也早都知道了楚扉月拥有一些特异的本领,就算楚扉月表现得再怎么出格,他们应该都能接受得了吧……啊啊啊啊,这话楚扉月自己都不信!为什么要喝醉啊,为什么喝醉之后的自己这么坑啊,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后,楚扉月抓起了手机,上面有沁月来的一条留言。

楚扉月也没仔细看时间,还以为是沁月叮嘱自己酒醒了之后怎么怎么样的爱心留言呢。结果打开了一看,却是沁月通知他,程流苏老师过生日,她们这些徒弟都要在老师家里过夜,所以楚扉月晚上就不要回来了,家里没有饭。

楚扉月还没来得及跟沁月说自己要回来的事,沁月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既然不是沁月根本没回来,那照顾自己的应该就是铃仙了吧。

……

“阿嚏!”正坐在直升机里的铃仙突然低头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头顶上长长的兔子耳朵“啪”的一下,抽了旁边的某个一脸正派的前香港特警一个耳光。

发现自己好像捅了篓子,铃仙连忙向黄家驹道歉。黄家驹不愧是国安里难得的老好人,笑着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铃仙,你应该不会感冒吧?”刘思倩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看到铃仙打喷嚏,忍不住便问了起来。

铃仙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打喷嚏,“对啊,我从来没得过病,不过我知道生病是什么感觉。跟着师匠的时候,我见过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病人,他们都很痛苦。”

铃仙嘴里的“师匠”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强者,刘思倩这些天已经不知道听到过多少次铃仙提起这个人,但她追问的话铃仙又什么都不会说,只是在那里摇头,并且会进入“我不开心,不要烦我!”的状态,所以直到现在,刘思倩都不知道铃仙的“师匠”到底叫什么,她只知道铃仙其实很尊重她的那位“师匠”,但却又不只是尊重,她似乎还被“师匠”的一些做法伤到了心,所以才不愿意对那位“师匠”说太多。

刘思倩知道铃仙说到了“师匠”,她就不会再说话了,所以就自己开口说道:“铃仙,等一下呢,你从天上过去,负责先把那两门防空炮点掉,顺便如果有火箭弹的话,你也负责帮忙挡一下。然后我们再索降下去,负责具体的清理任务。你只用天上看着就行了,如果有人要逃跑,你就把他们打晕,明白了么?”

铃仙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一句废话。

这几天一直跟着国安执行任务,铃仙也渐明白了自己在国安这个队伍之中的定位。她比起突防队员,更适合当一个保姆,平常具体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普通的国安战斗组成员去完成,而她只用在旁边看着,然后在紧急关头出手救火就可以了。

整个一个直升机当中,只有铃仙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军事培训,也就只有她需要刘思倩花费口舌去亲自指点。至于其他人,刘思倩只是扫了他们一眼,扔下一句“各战斗单位,按计划进行”,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拉开了直升机的舱门。

狂风一下子灌进了机舱,将刘思倩和铃仙的长发吹的到处乱飘。刘思倩把着舱门将脑袋探出去张望了一下之后,缩回来对铃仙说道:“铃仙,距离目标还有三公里,你可以出动了。”

铃仙是机舱中唯一没有用绳索将自己绑住的人,听到刘思倩的话后,她站了起来,二话没说,直接走到舱门前,然后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没过多久,两次爆炸声一前一后的传了过来,刘思倩睁开了眼睛,大声对直升机的驾驶员命令道:“飞过去,突击队全员准备索降!”

直升机立刻朝着那座极端分子的堡垒飞了过去,而铃仙的杀戮盛宴,也正在血腥四溅的进行着。

……

所以其实铃仙这几天全都在外面啦,就是照顾楚扉月的也不是铃仙的意思!至于到底是谁嘛,别忘了家里还有其他“人”呢(手动滑稽)

楚扉月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就翻身跳了起来。虽然会喝醉,但楚扉月并不认为自己会宿醉,所以他睡一觉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稍微洗了把脸之后,楚扉月就下了楼,打算给自己先找点吃的。不过大概是由于楚扉月这几天都在出差的缘故,沁月一个人在家也比较对付,冰箱里甚至连一点剩菜都没有。生菜倒是还存着不少,但楚扉月一想到自己哪堪称生化武器的料理,就打了退堂鼓。他没有进厨房的天分,人呐,贵在自知。

最后,楚扉月只能从冰箱里拿了一根冻肘花,还有洗干净的胡萝卜和黄瓜,打算给自己荤素搭配一下。

然后他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两根棒状生疏陷入了大波的沉思,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两位似乎都是糟糕的宅女房间里必备的角色。然后,那些宅女甚至会给黄瓜君和胡萝卜君穿上橡胶制品的衣服………………

不不不,不会的,沁月才不会变成那样糟糕的女孩子。楚扉月猛的摇头,将这个古怪的念头从自己的脑海中驱逐出去。沁月的房间里是不会有这些东西的,它们只是食物而已。没错,食物,我要吃掉它们!

楚扉月三口两口的将黄瓜胡萝卜和肘花塞进了肚子里,一边劝慰着自己又补充到了丰富的维生素C、维生素E还有蛋白质,一边下到了地下室里,准备将新做好的增殖水晶硬盘安装到自家的第二代显像符卡上面……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楚扉月刚一下到地下室里,一根管子就从地板下面探了出来。管子的前段弯折,对准了楚扉月面前的地面,射出了一道光。

光束展开,最终在楚扉月无比惊讶的注目下,扩展成了一个跪坐在地上,穿着很像是和服但又有些不同,大概应该叫汉服的的衣服,看起来十分端庄的女孩子。

“小女子不才,请哥哥大人日后多多指教。”

这是裸眼三维投影的……小茹!?

——————————————————

嗯,实验室,早八晚五,车程一个半小时,往返三个小时。真的开始正式上班了,别问我以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