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离别之④·月与灵的临别馈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意永琳拉着楚扉月说了很多,大部分都是跟铃仙有关的事情,楚扉月甚至感觉她有一些唠叨了。

但这不正是八意永琳实际上也正在关心着铃仙的标志么?很可惜,她的爱太高远了,高远到让铃仙感觉不到。

正是如此的错觉,才让误会渐渐累积,最终不可挽回。

最后,作为送别的礼物,楚扉月得到了一瓶蓬莱之药,永琳说这个瓶子之中的药丸可以让人永生不死,但她说的随意,楚扉月听得更随意。这玩意顶多是会让人长寿吧,永生不死?那种可以打破生死之境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啊…

所以他很随意的将这瓶蓬莱之药丢进了无尽世界,并很快将它遗忘掉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蓬莱之药是何等的珍贵…

送了楚扉月礼物后,八意永琳去了铃仙那边,似乎也要嘱咐一些什么,但铃仙对她长久的畏惧让交流变得十分困难。

当畏惧因量变产生质变,它就会变成怨恨。而怨恨,则会滋生仇恨。

蓬莱山辉夜慢慢踱步至楚扉月的面前,轻轻叹了一口气,抬起自己的手。

“小月月,能让我再摸摸么?”

在离世庭院一年,蓬莱山辉夜凭借着特殊的摸头技巧,几乎将小楚扉月驯服成家养宠物。但现在她要面对的却是比她还要高的楚扉月,这种身份的变换让她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所以她要用两个人最熟悉的,也是小楚扉月最喜欢的方式,来确认一下。但以楚扉月现在的身高,他不弯下腰的话,蓬莱山辉夜是很难碰到他的头顶的。

“呃…这个…好吧…”

楚扉月抖了抖嘴角,最后还是弯下腰,将自己的脑袋送上来。

蓬莱山辉夜的小手在楚扉月的头顶上摸了摸,虽然那根熟悉的呆毛依然十分坚挺的竖立着,但摸起来的手感和之前却已经有了天壤之别。

小楚扉月的脑袋摸起来软绵绵的,就好像一团棉花,而楚扉月的头发则更加的滑顺,论起发质就算是比起蓬莱山辉夜也不逞多让。虽然摸着也很舒服,但这毕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蓬莱山辉夜怅然若失的缩回手,轻抿着嘴唇,呆呆的看着楚扉月。

自己熟悉的那个小楚扉月,就这样消失了么?

我不要,这样的结果,我不接受…

“永琳!”

“嗯?”

正在和已经进入自闭状态的铃仙艰难的交流着的八意永琳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自己所侍奉的对象。

“把他变成原来的样子。”指着楚扉月,蓬莱山辉夜轻声的说道。

八意永琳愣了一下,随后便露出了了然的笑意。楚扉月心中一寒,往后退了一步。

他可是记得的,八意永琳甚至有将他直接变成女人的能力,那么区区将他变成小孩子又有何难。

变回原先的样子?开玩笑,好不容易才回来的,再让小楚扉月变成那样孩子的样子,还不如杀了他。

但蓬莱山辉夜早就猜到了楚扉月的反应,在他开启隙间准备钻进去之前抢到了他的身边,张开双臂将他禁锢在怀里。

和她那身公主气质完全不符,蓬莱山辉夜的近身格斗能力强的离谱,在整个离世庭院甚至可以排进前五,这一点楚扉月是知道的,毕竟他也曾经有幸见识过蓬莱山辉夜是如何锻炼自己的近战技巧的。那种血肉横飞器官四溅的修罗场,差点把当时还是小楚扉月的他给吓出心理阴影。

也因为这件事,藤原妹红在刚才和楚扉月告别的时候,才没有露出那种恶劣不良的表情。她对楚扉月,其实一直是心怀歉意的。

被蓬莱山辉夜一抱,楚扉月释放到了一半的隙间自然被打断了。同时,整个世界也变成了灰白色,蓬莱山辉夜发动了自己操控“永远与须臾”的能力。

楚扉月虽然也在尽力的反抗着,但就好像蚂蚁撼树一样,完全被蓬莱山辉夜无视掉了。

“蓬莱山辉夜!你放开我!我才不要变回去!”

“永琳!快!”

在蓬莱山辉夜的操控下,被特意略过的八意永琳稍稍退了一步,抽出自己的弓与两根箭,微微一笑。

“我早就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不舒服了,公主殿下的意思,正合我意。”

“一之箭,定义为必中;二之箭,定义为幼年体型限定,疾!”

在楚扉月绝望的眼神中,那道附加着规则之力的白光在天空中拐了一个小弯,轰击在自己的身上。

完全不可抗拒的逆向生长,开始了。楚扉月的身上爆发出了耀眼的紫色光芒,在强光中,他的身体开始飞快的缩水。

在楚扉月蛋疼的眼神中,他的身体又一次变成了小楚扉月形态,那熟悉的小胳膊小腿,还有那熟悉的视觉仰角…

但就在三个人都以为这一切已经结束了的时候,异变却发生了。

刚刚的紫光又一次从楚扉月的身上爆发,小楚扉月的身体就像在光碟倒放一样,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倒着播放了一次。

他又从小楚扉月变成了楚扉月!

趁着蓬莱山辉夜愣神的时候,楚扉月一矮身从她的怀里脱了出来,抽出了时光主宰法杖戒备的看着她。

平常的玩笑没什么,但蓬莱山辉夜杠杠的玩笑开得太大了,他真的生气了。

看着已经摆出了战斗姿态的楚扉月,蓬莱山辉夜苦笑着摇了摇头,挥挥手,解除了对时间的影响。

永琳是不可能犯那种低级的错误的,楚扉月刚刚也确确实实变回了小楚扉月的样子。他之所以会变回去,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八意永琳同样挑了挑眉毛,晃晃手将弓箭收起来,对蓬莱山辉夜歉意的一笑。

“抱歉,公主殿下,看来我无法重新定义他的存在。”

“那…真是遗憾了…”

蓬莱山辉夜兴趣索然的挥了挥手,抬起头,对楚扉月说道。

“好吧,既然已经回不去,那么就让它随风飘散吧。与其刻骨铭心,不如两忘于江湖…”

“这是蓬莱玉枝的种子,只要埋进泥土里,每天浇水就可以生长出蓬莱之玉。”

“珍重。”

将一个小袋子硬塞给楚扉月,再给了他一个拥抱之后,蓬莱山辉夜仿佛解脱了一样,整个人都放松了下去。

“代我照顾好铃仙,永远亭欠她甚多。永琳,走了…”

“是,公主殿下。”

永远亭的三个人离去,铃仙的情绪也重新归于稳定。

羁绊的红线,已经从中截断。从此刻起,铃仙自由了。

下一个走到楚扉月面前的,是之前一直站在沁月身边的博丽灵梦。

“你知道么,我恨不得杀了你…”

灵梦的第一句话,就让楚扉月的表情一苦。

在变回了楚扉月之后,他自然也回忆起了自己差点一炮日穿离世庭院大结界的那段记忆。博丽霊梦在好船异变之后就失踪了,这件事整个离世庭院都知道,而他就是导致博丽霊梦失踪的罪魁祸首。而之后,四个灵梦很诡异的变成了一个,这应该也和灵梦继承移动城管之位有关,要是博丽霊梦不失踪灵梦自然也不需要继承,所以这件事也间接和楚扉月有关。

也就是说,害的灵梦现在孤身一人的,正是他,楚扉月。

恢复记忆后,楚扉月甚至好奇,灵梦竟然忍了这么长时间而没有找自己的麻烦。

“但我也知道,她没有死,那个混蛋只是在离世庭院呆的腻了,出去玩了而已,混蛋!”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恶心。我们四个本就是一体的四重人格,迟早要合一的,你只是将这个过程提前了而已。”

“所以从结果上来讲,神社的变动与你无关…”

“但我还是很想揍你!”

说着,她已经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楚扉月的元素钻星盾上。

没有附加任何的能量,仅仅是纯粹**的力量,灵梦的这一拳就凿穿了楚扉月身上的三层元素钻星盾,重重的打在楚扉月的肚子上。

“噗——”

楚扉月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都移位了,幸好他已经恢复了纯元素体,要不然估计连胆汁都能吐出来。

沁月一看楚扉月被打,脸色一阴,身上开始散发出森森的戾气。

这是要黑化的标志!

但随着一道灵符化成黄光钻进楚扉月的体内,那些疼痛也随之淡化消失。

楚扉月揉着自己的肚子直起腰来,哭笑不得的看着偏着头一脸傲娇表情的灵梦。

“这拳过后,之前的帐一笔勾销。毕竟也是朋友一场,你要走了,我自然也是要送你一点礼物的。”

“所以,这个阴阳玉,送你了。”

她抓过一直像卫星一样环绕在身边的秋红色阴阳玉,硬塞给楚扉月。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楚扉月捧着一副受了委屈样子的阴阳玉,久久无语。

这个灵梦,就这么把博丽神社祖传的宝贝送人了?就算她送,自己也不好要啊。

“没关系的,博丽阴阳玉是由博丽之力凝结而成,就算没有了,灵梦再凝结出来一个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

送别队伍的最后一人,蓝站在楚扉月的背后,轻声的解释道。

楚扉月的脸一黑,原来是地摊货,怪不得她这么大方的就给自己了。

这抠门的家伙,还以为她转性了呢,本性难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