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6章 是否反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到底是九尾天妖,感应力惊人,哪怕处在地下,却因为距离不算太远,能够听见邵晶与流云老贼之间的对话,确实非常厉害。这一点远非强者们可及,就连秋羽也做不到啊。

本来小九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进行观望,想要看到邵晶倒霉,反正之前秋羽对此女怜香惜玉来着,让她看了很是不爽,觉得最好流云老贼识破谎言,直接一掌击毙了这妮子才好。

然而听到邵晶的回应,小九觉得蛮意外,娇媚的脸庞上露出笑意,心里也是暗赞一声,真是太机智了!

秋羽也在密切关注着,察觉小九哑然失笑般的神情,他忙不迭的问,“怎么说的啊?”

小九也就复述了一遍,并且观察着这小子的反应,故意问道:“估计你求之不得吧,能睡了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妮子,肯定很过瘾啊?”

秋羽向来嘴不短,也就故意颇为惋惜的回了句,“我哪有那福气啊……”尽管与之调笑,他神经却处在高度紧绷的状态,握紧了兵器准备随时破土而出,竭尽全力的护佑邵晶的平安,毕竟自己答应的事要做到啊……

室内的气氛有些缓和,流云大师狐疑的目光紧盯着对面的小妮子,暗地里寻思着,在他如此威胁之下,估计此女不敢说假话,而且按照秋羽为人处世的原则,应该具有很高的可信度,那就是睡了师徒俩却不办事,极其强横,就如他当初率兵剿灭千贯道的方式。

老家伙未免勃然大怒,气恼的骂道:“该死的小崽子,真是可恶到极点,老子的一切都毁在他手里了,这厮什么时候会再过来?”

邵晶未免惊恐万分,后面这些凌王也没交代啊,唯有自己随机应变,估计殿下回去叫人了,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归来。为了稳住老贼,而且不让对方有所防备,她回应道:“他说了……明天再过来。”

“那老子就让他多活上一夜。”流云老祖恶狠狠的说着话,邪恶的眼神瞄着对面水灵灵的小妮子,心里窜起一股火来,自从千贯道覆灭以后,他如同丧家之犬般东躲西藏,早就憋着气呢,如今看到清纯可人的美少女,好比恶狼遇到了羔羊般自然不能放过,要宣泄一下。

发觉老家伙目光不对劲,邵晶愈发的慌乱惧怕,连忙低下头,却听流云老祖很是卑鄙的道:“反正现在有空闲时间,既然你让姓秋的小崽子搞过了,也别浪费了,就让老夫也弄一下吧。”

仿佛晴天霹雳似的,让邵晶差点昏过去,不由自主的干呕着,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去,苦苦哀求道:“这不行,老祖您放过我吧,绝对不可以。”她并不是多随便的女子,之前受师父指派迷惑凌王殿下,也因为对方为青年才俊才答应,而面前这个老头子也竟然要沾染她,真是有种想死的心。

没想到小妮子拒绝他,流云老祖勃然大怒,直接飞起一脚正中邵晶腹部,凄惨的叫声传出,这妮子被踢得飞出去,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犹如面条般瘫软在地,双手捂着肚子,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相比于身上的疼痛,她的内心更为崩溃,还以为自己归顺了凌王相当于找到了大靠山,最起码能够安全些,没想到还是遭受厄运,乃至于清白都保不住了!

只是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委身于老家伙,否则死不瞑目啊!她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准备一头撞死算了,然而腹部痛如刀绞,却根本起不来,心里觉得无比悲催,就凭流云老祖的无耻劲头,恐怕就算她死了都不能放过啊。

果不其然,流云老祖犹如恶狼般步步趋近,红着眼睛骂道:“小贱人,还敢跟老夫装清纯,你不是被姓秋的小崽子睡过了,一个烂货而已,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怎么,还想自尽啊,实话告诉你吧,就算你挂了,老子也是非搞不可。”

处在地下的秋羽眉头紧皱着,却是小九冷冷的道:“老贼也真是无耻,一个糟老头子竟然要搞小丫头,太过分了。”毕竟跟人类接触久了,让她觉得自己本身也是女子,自然对如此恶行看不过眼。

而随着秋羽发布指令,室内原本呈现静止状态的白玄贞倏地扭头,眼里闪着杀气盯着流云老祖的背影,没有了当初看向师父的敬畏及柔情,尽是凶光,她身形犹如雌豹般冲出去。

皓碗扬起的时候,纤手中更是多了柄宝剑,径直刺向了老家伙的后背,绝对的稳准狠,堪称致命一击。

流云大师已经把长袍下摆掖起来,正扒自己裤子呢,就要对小妮子做出不可描述之事,然而毕竟是修为极高的老江湖,觉察到后面传来的劲风,让他心中暗惊,忙不迭的闪躲,却因为裤子的位置导致有些行动不便,略微慢了点。

剑锋割破了衣袖,在老家伙手臂上留下一道伤口,鲜血淋漓,疼的他嗷的叫了声,猛地转过身来,眼里尽是红血丝看向曾经深受他宠爱的女弟子,咬牙切齿的骂道:“混账东西,你疯了吗,难道被姓秋的小崽子策反了?”

回应他的只有生硬的两个字,“去死……”白玄贞挥动宝剑使出浑身解数发起凶悍攻击,数道银色剑芒分散开来,仿佛盛开的牡丹般,却弥漫着凶险气息,奔着老家伙围拢而来,无比凌厉。

真是出乎流云大师的意料之外,爱徒没有丝毫辩解,就是单纯的想要杀死他,那么答案显而易见,确实反水了。在他看来也不难理解,毕竟千贯道已经土崩瓦解,众多成员或是伤亡或成了俘虏,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

而姓秋的小子呢,贵为凌王殿下,位高权重,说不定给白玄贞许下了什么好处,使得这贱人违背初衷不惜欺师灭祖,想要击毙他然后邀功,真是岂有此理。

再也顾不得祸害小妮子,这老家伙火冒三丈,也是艺高人胆大,竟然挥手劈砍过去,所荡出的凌冽锋芒呈现十余枚弯刀般,分别砸在剑芒之上,发出当当当的声响,这力道好强,使得白玄贞所持宝剑脱手而飞。

“夺!”

宝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光芒,竟然刺入墙壁内半截,把柄轻微颤动着,让邵晶看的目瞪口呆,愈发觉得惊悚,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右侧挪着,生怕自己遭受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