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7章 车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突如其来的霸道一击极为凶悍,显然虚化之境的超级强者所为,也多亏的秋羽反应及时,并且拥有法器防身,才能化险为夷。饶是如此,硬扛了攻击以后,碧月斩也失去光泽,法力消耗许多又飞回到秋羽纳戒中。

更为诡异的是秋羽根本没看到暗中偷袭者,周围烟雾弥漫,他下意识的想要飞奔出去,然而凶手的连续攻击又到来,随着劲风涌动,一头浑身长满利齿的怪兽飞进雾气中,直奔着秋羽而来。

此兽为灵气幻化形成,看体型好像一头蜥蜴,个头不算太大,长约一丈左右,头上有着螺旋形尖锐弯角,躯体上遍布着尖刺般的牙齿,看着无比恐怖。

好在秋羽已经预料到对方要置他于死地,又抛出另外一件法器,随着金光闪耀,一只带有精美花纹的兽角横空出现,乃是天劫角,很及时的拦住了怪兽。

“轰!”

偌大的天劫角与之狠狠撞击在一起,空中发生了大爆炸,强大力道导致怪兽受损,不光头上尖角断裂,浑身尖刺般的利齿全都为之脱落,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威风,犹如被扒皮了似的,显得狼狈不堪。

天劫角亦变了颜色,所附着的法力大减,化作一道光影飞回到秋羽所戴着的纳戒中,能让法器失去效力,可见敌人的攻击又多么强悍。

而之前,秋羽再次出动法器的同时继续往后窜去,身形犹如矫健的豹子,瞳孔中闪现一抹碧绿之色,宛若野兽般盯过去,透过烟雾看到了远处的一道神秘身影,在夜色中宛若鬼魅。

眼瞅着怪兽余势未消的继续扑过来,尽管攻击力大减,他也不敢怠慢,右臂挥动间,金色光芒再次涌现,却是澜麟剑握在了手中,把柄处的逆鳞连接着掌心的经脉,让秋羽精神为之一振,眼里闪过凶光。

一声低沉的吼声传出,宛若虎啸山林,他挥动堪称怪异的宝剑劈过去,霸道金光随着涌现,几乎令周围亮如白昼。

“轰!”

又是一声爆响,那怪兽不堪金光肆虐,被硬生生的击的粉碎,灰飞烟灭!

秋羽身形再次向后退去,已然到了燕国营地门口,在此实施护卫职责的数位官兵见到统帅大人遇袭,满脸惊诧的叫喊着,“来人啊,有刺客……”怎奈他们并未见到实施攻击者,毕竟修为较低,便不约而同的从储物袋里取出强弓,向着对面方向射出箭矢。

“嗖嗖嗖……”

羽箭划过天空发出响声,却全都落了空,而院内则飞出一个灰袍老者,面容清瘦,厉声呵斥道:“大胆,谁敢刺杀统帅大人。”

声音尖锐刺耳,显然不是寻常之辈,老者如同苍鹰般飞过来,速度快到不可思议,身形悬在了半空,眼里精光四射扫视着前方,却并未发觉凶手的存在,只看到月光下晶莹的雪地,以及各个驻地门口处在观望中的官兵。

此番派人过来赵国参加青年才俊大赛,对于秋羽的安全,燕山公主也有所担心,毕竟这小子已然成了她的心肝宝贝,特许护国监成员随同而来。

那么秋羽也不想太过招摇,只是选定了其中一人暗地里保护他,便是虚化晚期境界的超级强者李彦霖,绝对的厉害人物,想当初还传授他云魂爪绝技来着,两个人关系相当好,堪称忘年之交。

如今李彦霖飞出来,却不见了行凶者的踪影,院内也涌出以欧阳伦为首的众多官兵,全都手握刀枪等武器,聚拢在统帅大人身边,满脸煞气,恨不得将凶手剁成肉酱。

欧阳伦拎着漆黑如墨的大刀,很是关切的扭头问道:“统帅大人没受伤吧?”

秋羽眉头紧皱,暗自猜测着袭击者何人,摇了下头,“我没事,好啦,大伙都回去吧。”

欧阳伦有些不甘心的道:“还是搜索一下吧,也许会找到蛛丝马迹。”

“不必了,劳师动众的犯不上,咱们走吧。”随着秋羽下达指令,众多官兵簇拥着他回往营地去了。既然凶手隐蔽起来了,那就很难找到,深更半夜的,他也不想节外生枝,唯有静观其变。

发生了这档子事,燕国驻地也加强了警戒,夜晚总有官兵巡逻,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一刻,楚国驻地之内,太子祝焰所居住的房间之内经过重新布置,极尽奢华,周围都是色彩艳丽的帷幕,摆放着各种工艺考究的家具,雕龙刻凤的床榻周围垂着红色薄纱,隔绝出暧昧丛生的空间。

里面大红色的锦被之上横卧着女子一丝不挂的躯体,曲线无比曼妙,皮肤更是如同羊脂美玉似的,秀发如云,容貌也是堪称娇媚,在一片红色间极为醒目,她就是来自燕国的姬雪,经历了巫山**之后,心情愉悦的睡着了。

太师椅上坐着楚国太子祝焰,很随便的披着睡袍,手中端着酒杯,满怀心事的等待着。

房门那里经过改造变成了月亮门,悬挂着精致的珠帘,挡住了室内的景象,与外面隔绝开来。

哪怕在此停留的时间不长,祝焰也将居住场所重新修缮,变得如同行宫似的,闲暇时候就与姬雪颠鸾倒凤,乐此不疲。

就在刚才他还肆意驰骋来着,也不免有些疲乏,赶紧喝了一杯酒,也有着心事,他在等一个人,也在猜测着结果。

过不多时,脚步声传来,一道消瘦的身影在月亮门那里停下脚步,原来是那个老态龙钟的车夫。

然而老家伙真正的身份为楚国大内高手,负责保护太子安全,名叫张连硕,也是厉害人物。只不过脸上有些懊恼之色,在珠帘外躬身行礼。

发觉此人过来了,祝焰连忙站起身来,有些紧张的问,“事情办得怎么样,成了吗?”

张连硕身躯一颤,有些诚惶诚恐的低声道:“老朽无能,没能杀了秋羽那厮,还请太子恕罪……”

“啊……”祝焰一声惊呼,满脸失望之色,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气恼的质问道:“为什么,你不是虚化中期境界的超级强者吗,秋羽那小子才是融魄之境,而你又在暗处,怎么没能将其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