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1章 要信物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的女人素颜和化妆之后简直判若两人,赵玉娇就是这种类型,因为有最好的化妆品,还有专业的宫女为她涂抹,以至于效果惊人,原本容貌平庸的她此刻颇为迷人,还斜躺在床榻上,曼妙身躯的轮廓被勾勒出来。

准备好了以后,她才一声吩咐,自有宫女前去带领客人过来,她则焦急的等待着,眼里闪过兴奋之意,觉得若是弄好了,也许今夜就能成就姻缘。

对于赵玉娇来说,本以为自己和秋羽有缘无分,却万万没料到,对方竟然主动送上门来,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顷刻间,宫女引领着秋羽来到走廊里,在门口停下了,很是恭敬的道:“公主殿下在里面等着呢,大人请进。”

说话间,这宫女将房门推开了,待秋羽迈步走进去,她又连忙把门合上了。

室内布置的很是奢华,刚一进来,秋羽就感受到暧昧气息扑面而来,眼瞅着赵国公主如此姿势,他不由得暗自叫苦,怎么好像明目张胆的勾引,不好弄啊!

看到青年的挺拔身影进来,赵玉娇更是眼前一亮,扬起雪藕般的臂膀,娇滴滴的道:“你来了。”

哪怕秋羽经历过太多,也不由得局促,毕竟最近一段时期他有浪子回头的趋势,接触的女人不多了,主要往修炼上用劲,面对如此开放的公主,还真是觉得有点应付不来了。

还是先来必要的礼节吧,他走到近前说道:“参见赵国公主殿下,深夜前来打扰,实在冒昧……”

没等话说完呢,赵玉娇便嗲声道:“客气什么呀,不用解释了,本公主知道的,你想我了呗,实际上我也一直牵挂着你呢,正盼着你过来呢,快点过来坐呀。”

尴尬了,谁想你了!眼见对方招手,让他过去坐在身边,秋羽连忙解释道:“那个……在下是奉燕山公主之命前来探望公主殿下,您在打斗中不是受伤了吗。”

后面这句话却触动了赵玉娇的逆鳞,只听得她冷哼道:“谁受伤了,就凭韩玉儿那个小贱人又如何能伤到我,难道你们没看出来吗,本公主是不跟她一般计较,故意让着她呢。”

不要脸的话语让秋羽直眉楞眼的,觉得难以接受,不免暗自腹诽,你让着谁了,还能再无耻点不,若是韩玉儿不手下留情,定能将你打个半死,还在这吹嘘呢!

尽管不齿对方的为人,秋羽也不能点破啊,还是随声附和,“没错,还是您大人有大量,不过,燕山公主殿下还是很担心您,所以派我送来了疗伤药。”他将两个玉瓶从纳戒里取出来,轻手轻脚的放置在案几上。

“有劳燕山公主费心了。”赵玉娇柔声回应着,眸中却涌现炽热的目光,一直瞄着人家,仿佛馋猫看到了鲜鱼似的,有点垂涎欲滴的架势。

这目光有点邪恶啊,饶是秋羽闯荡花丛数年,也被盯得有点发毛,唯有解释两瓶疗伤药的用法,以此缓解内心的不安。“这白色玉瓶里装的是仙砂丹,为内服之药,青色玉瓶里的是玉疏散,为外敷的。”

毕竟干娘为赵国公主准备了这些药物,本着尽职尽责的想法,秋羽觉得有必要讲清楚,否则吃差药就糟了。

听了介绍以后,赵玉娇心中一动,嗲声道:“内服的疗伤药我已经用过了,这外敷的倒是可以一试,我正肚子疼呢。”

这妮子也真是不知道害臊,竟然将裙子掀起来,露出白肚皮还有里面的风光,“还得麻烦你帮我敷一下药啊。”

不会吧,有没有搞错?秋羽真是目瞪口呆,连忙将眼神挪开,踌躇着道:“这样不好吧,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赵玉娇却嗔道:“这有什么,燕山公主一番好意你就给实施了吧,举手之劳而已,风云公就别客气了,赶紧开始吧。”

看来要无法拒绝啊,我也不能白白的动手啊,忽然间,秋羽想起了干娘的要求,也就提出要求道:“那倒是也可以,不过公主你得送我一件东西。”

赵玉娇笑眯眯的道:“你要什么啊,若是把药敷好了,让我满意,也许本公主整个人都是你的,更何况东西呢。”

秋羽忙不迭的道:“公主别逗我了,您是金枝玉叶谁敢要啊,只盼你给我一件小东西就行,比如香囊或者帕子之类的……”

话说到这里,他自己都觉得脸红,干娘的要求也真是太离谱了,竟然要这些东西,多让人难为情啊。

“你个小坏蛋!”嫣然一笑之后,赵玉娇嗔道:“还说对我没想法呢,都要上信物了,那就看你表现喽,本公主现在肚子疼,你若是能帮着止痛了,自然就送给你了。”

如今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秋羽只有硬着头皮答应,“那好吧,我尽量试一下。”他抓起那个青色玉瓶,启开了木塞,然后倒出部分里面的药粉。

淡淡的药香随即弥漫开来,这是一种青紫色粉末,被秋羽倒在了掌心中一些,灵气随即涌出,令粉末均匀的分散开来。他上前一步,低声道:“请公主殿下忍耐片刻,稍后就好了。”

赵玉娇则横躺着,一副任君采撷的架势,根本不在乎这个,嗲声道:“你来吧,尽情的弄吧,随你怎么样都行。”

真是太浪了!秋羽心里也是暗叹,唯有翻起手掌落在对方腹部之上,亦感受到丝滑,虽然赵国公主长得不怎么样,皮肤却非常好,手掌在上面来回旋转着,均匀的涂抹在公主肚子上。

掌心有力却充斥着舒适,而且有隐隐的温热气息传出,让赵玉娇觉得特别兴奋,感觉非常好受,享受之余,她也梦呓般的道:“向下,快点啊……”

为了能拿到东西,秋羽也真是豁出去了,任由赵国公主的摆布,而赵玉娇愈发的难以自制,低声道:“向下,赶紧向下……”

秋羽也没多想啊,既然公主如此说了,他下意识的把手挪过去,却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被丝絮缠绕了,还扎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