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8章 造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既然下定决心,潘延昭赶紧召集了诸多将领,总共有三十多人聚集在大厅内,气氛肃穆,都感觉到有大事即将发生。

果不其然,统帅潘延昭神态威严的列出了关于三皇子姬城等人的种种罪行,对于允王被关进大牢表示非常痛心,明确告知各位他要率兵前往京城,杀掉宰相郎浩瀚等人,推翻三皇子,扶持允王登基。

众多将领听闻此言,不由得面面相觑,毕竟这是造反呀,关乎到身家性命,大意不得。

潘延昭又道:“诸位也都晓得,咱们西路军的靠山就是允王,如果没有他老人家栽培,包括我在内,乃至诸位都不可能提升的如此之快,俗话说得好,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允王落难吗,如果咱们置之不理的话,何以为人。”

其中一名千总大着胆子道:“可是燕国有四路大军,单凭咱们西路军能掀起多大风浪,恐怕不容易成功啊。”

潘延昭眼里闪过一丝怒色,冷哼道:“事在人为,目前朝纲混乱,别看燕山公主被授予元帅金印和龙虎兵符,行使大元帅职责,却未必能够调遣四路大军,只要咱们攻克京城,灭了这些当权者,到时候允王上位,在各路军统帅乃至将士加官进爵,就凭他老人家的威武,应该能协调好关系,而咱们一帮人更是开国元勋,封王封侯都不在话下。”

“没错,只要杀了三皇子和郎浩瀚,再大燕国就是我父王的天下,你们都会位高权重,享尽荣华富贵。”嗲声嗲气的声音自后堂传出,让将领们为之诧异,目光汇聚过去。

竹帘掀开了,惊鸿一瞥间,众人看到的是雪白如玉的纤手,形状极美,然后露出了一张千娇百媚的脸庞,眸若秋水,红唇娇艳欲滴,让人迷醉。

走出来的便是姬雪,如今已经恢复了女装,一袭带暗花的白裙笼罩在婀娜身躯上,轻移莲步出现在众人面前,万福施礼道:“奴家姬雪给诸位见礼了。”

前线基本上都是男子,除了高级武将能够享用随军舞姬,别的官员很少见到女人,不是有那句话吗,当兵三年,老母猪变天仙,如今真正的美女站立在面前,让他们眼睛瞪的溜圆,恨不得将其罩在身上的长裙看化了。

听了美女的自我介绍,一帮将官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二郡主,据称风骚入骨,还真是个尤物。

毕竟这是允王之女,而将官们都曾经受到其父恩惠,不敢怠慢,全都还礼,心里也有所判断,怪不得统帅迫不及待的想要造反,原来郡主驾到了。

姬雪朗声道:“想必诸位心里还在摇摆,不过奴家实话告诉你们,西路军将领都是家父的心腹手下,人尽皆知,如今三皇子上位,朝廷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所有大伙没有退路了,只能放手一搏……”

如今二郡主又晓之以利害,统帅也有造反的意思,大多数将官也觉得唯有如此,尤其三位大将军更是心里清楚,现在跟统帅都处在一条船上,谁都跑不了,当即表态愿意追随。

下面的武将也分别表示赞同,那些原本不想如此的将官眼见大势所趋,唯有同意。

意见终于达成一致,姬雪喜上眉梢,潘延昭当即下令揭竿而起,十二万大军全速向京城进发。

朝廷方面目前为燕山公主坐镇,自然随时注意西路军动向,当这边有所行动,便有暗探用魔枭传讯告知,当接到消息之后不由得勃然大怒,马上调取东路军和南路军的主力过来京城这边抗敌。

只是相比较起来,另外两路大军路途更加遥远,而姬玉容接到消息的时候,估计叛军已经行驶大半天的时间,导致中间更具有时差,恐怕远水解不了近渴,于是在义子秋羽的提议下,她再下令征集附近城池官兵,准备以此抵御争取到更多宝贵时间。

又用了一天多的时间,终于征集了三万多官兵,加上秋羽所掌控的军队,乃至驻守在京城附近的部队,总算凑齐了七万多人马,燕山公主请了老英雄敖林出马担当元帅,由秋羽作为先锋,大部队向叛军过来的方向挺进,双方人马在距离京城三百里的地方相遇,

荒地上野草丛生,猛烈的春风刮过,将士们衣衫猎猎作响,双方狭路相逢,让空中弥漫着紧张气息。

西路军总数为十二万,明显占据优势,黑压压的一片犹如大军压境,气势相当了得,统帅潘延昭骑在一头长满褐色鳞片的巨型河马之上,身穿金色盔甲,右手持一柄长达两米的阔剑,煞是威风。

左侧的姬雪身穿银色盔甲,胯下骑着一头巨型雪豹,俏脸上笼罩着冰霜之色,阴森森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官兵,最终落在那个骑着冥血蜘蛛的青年将军身上,满怀恨意,因为对方便是秋羽,与她渊源颇深。

实际上,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姬雪和秋羽已经冰释前嫌,她不再怨恨对方,可是臭小子继续跟她父王作对,率领两万多人出现在京城,最终坏了大事,导致姬雪父亲入狱,基于此,仇恨再次升级。

右侧则是个披头散发的老者,骑着一头骨瘦如柴却很精神的马鹿,一袭肮脏的灰袍罩在老家伙瘦削的身上,脸上布满皱纹,小眼睛里却精光四射显得与众不同。

此人来头不小,为大将军李汉的师父,隐居的世外高人,据说修为极高,颇受潘延昭敬重,如今受弟子邀请过来助阵。

对面就是七万多名东拼西凑的官兵,居中站立着的为老英雄敖林,满身披挂依旧威风凛凛。

左侧便是骑在小花之上的秋羽,脸色凝重的看向对面,发觉姬雪看过来,他目光也迎过去,觉得此次潘延昭能够下定决心造法,恐怕此女在其中起到了决定作用,不过他也能理解,毕竟允王被关在大牢之内,当女儿的不惜代价营救也是理所当然。

潘延昭也是豁出去了,朗声道:“老元帅,没想到咱们这次又见面了,竟然变成了敌人,真是造化弄人啊。”

敖林怒道:“呸……你这个燕国的大罪人,还好意思说,赶紧束手就擒,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