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6章 盒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夜色阑珊,周围一片昏暗,凶境的白天就是灰蒙蒙的,到了深夜更是能见度极低,众人或取出帐篷支起来进入里面歇息,或者直接用兽皮铺在地上和衣而眠,总之在荒郊野外的就是凑合,尤其这里充斥着危险,说不上什么时候遇到恶人或者怪兽,能够安稳的睡上一觉已经很难得了。

作为桃花女王,钟淑婉的帐篷为粉色的,并且上面绣着好些花朵,非常的漂亮,就如同她这个人似的。劳累了一天,这女人也甚是疲惫,本想早点歇着,只不过师父被蜂女王叫走了,在远处与之聊天,让她有些心神不宁,站立在帐篷附近翘首以盼。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蜂女王总是冲着秋羽媚笑,撒娇发嗲似的,钟淑婉心里就不得劲,觉得那是她的师父,不应该让别的女人占便宜,尤其对方生的那么美艳,身材那么好,晃悠晃悠的那么大,若是主动示好哪个男人能抗拒啊,如果师父扛不住被吸引怎么办,岂不是糟糕啊……

这些帐篷里其中以七巧夫人的最为讲究,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小型房屋,她从纳戒里取出个长一尺半,宽和高各一尺的方盒子,随手抛在地上,盒子倏地散开来,进而迎风而涨发生变化,犹如搭积木般出现墙壁以及门窗,还有上面的尖形房顶,成了一座小房子,面积大概十多个平方,看起来极为精致,若是再铺上被褥就相当舒适了,而这些她都随身携带了,绝对是个会享受的女人。

只是七巧夫人没进到小屋内,在门口亭亭玉立,任凭清风吹拂着秀发,在夜色中显露出优美曲线,也就愈发撩人,她扭头看向远处,眸子闪着光亮,秀眉紧蹙着,对于蜂女王拉着秋羽聊个没完很是不满,心里暗骂着,这是老娘的男人,你凭什么霸占着,岂有此理。

附近那些强者几乎都歇息了,身形巨大的龟永寿也是默默的趴在旁边,乖乖的不敢动弹,毕竟碰上硬茬了,这些人里面就有三位虚化之境的超级强者,无不歹毒,它根本不可能逃脱,所以老实点吧,还得忍辱负重才行,千万别冒险了。

作为人群中最英俊的男子,闵尧挺拔的身躯站立在暗地里,默默的关注着七巧夫人,想着对方会召唤他过去侍寝,尽管在桃花女王和蜂女王的魅力比拼中老太婆毫无优势可言,真正吸引他的也是另外二女,只是在这凶境当中瞬息万变,到处充斥着危机,他必须还得依靠七巧夫人,否则很难走出去。那么就得恢复彼此之间的亲密关系,让老太婆还把他当成郎君才行,才能竭尽全力的护佑他。

这一刻的闵尧如同后宫等待君王翻牌子的嫔妃,心里很是渴望,然而七巧夫人早就把他忘到脑后了,根本没看过来,只是看往秋羽所在方向,让闵尧万分嫉妒,却没有办法啊,也不晓得怎么回事,见鬼了,三位美女竟然都喜欢跟秋羽套近乎,莫非对方身上有种魔力吗?

等待了好一阵儿,发觉七巧夫人根本不正眼瞧他,闵尧非常失望,眼里涌现怨恨之色,心知肚明没戏了,那娘们的心思都放在秋羽身上,又怎会把他当回事呢。无奈之下,他也取出一顶帐篷,在地上支好了钻进去,却久久不能入眠,满脑子都是如何除掉那个让人生厌的小子。

七巧夫人实在等的不耐烦了,冲着远处喊道:“秋羽你过来一下,我有话问你,快点的……”

声音在夜空回荡着,能被每一个人听到,那些老者心里邪恶的想着,看来这妇人得意小鲜肉啊,还要老牛吃嫩草,都这么晚了能有什么好事,不过是吃鸡罢了。

钟淑婉心里更是恼火,有没有搞错啊,你们都多大年纪了,我师父年纪轻轻的,你两个寻娘半老的女人总缠着她干什么,实在可恶……只是她对于七巧夫人更为惧怕,因为老太婆逼迫她和秋羽服用了天宝鸳鸯球,就是特殊的机关,若是触动能让他们师徒俩同时而亡,所以得罪不起啊,只能忍耐了。

那边梵妮谈兴正浓,听闻老太婆的叫声很是不悦,眸中涌现恼恨之色,没好气的道:“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在那吵什么,简直烦死了。”

秋羽也不能得罪七巧夫人,毕竟自己和美女徒弟的性命都掌握在对方手里,只能听从指令行事,他忙不迭的道:“已经很晚了,我也要回去歇息了,咱们改日再聊吧。”

梵妮抛了个媚眼过来,嗲声道:“可是人家还没有跟你聊够呢,莫不如咱们彻夜长谈如何,到我的法宝里去,就没有人打扰了。”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她随手一抖,光芒闪烁间从纳戒里飞出来,巨大的飞行法宝落在地面上,为马蜂形状,栩栩如生。

对于此法宝,秋羽在死亡沙漠与梵妮初次相遇的时候就看到过,内部为豪华包间,堪比寝宫似的,记得他在里面呆过一夜,记忆犹新。

没等他回应呢,梵妮上前一步,身子紧贴过来,使得秋羽头部抵在伟岸的中间部位,仿佛陷入到棉花堆里,嗅着里面传来的独特香味,简直让他喘不过气来,要窒息了似的。

因为梵妮人高马大啊,要比秋羽高出一头还多,可想而知后者头部碰到的是什么,那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就连秋羽久经花丛也是一阵眩晕,简直要醉了,耳边更是传来梵妮嗲嗲的声音,“你今夜里就陪着本王好了,法宝内部还有许多美酒呢,咱们一醉方休好了……”

这女人提起美酒,让秋羽想起来了,可不是吗,就在飞行法宝的内部,自己喝了许多好酒,那叫一个爽啊,就是劲头太大了,让他醉的一塌糊涂……好一阵儿没饮酒了,若是美人相伴品尝佳酿,岂不是快哉,神仙般的享受啊!

秋羽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见多了美女,喜欢各种各样的,然而蜂女并不是他所中意的类型,毕竟对方生的太高大了,而且真如同蜂王似的祸害过许多男人,用完就成药渣了,就是铁打的也扛不住啊!若说梵妮对他没什么吸引力,倒不奇怪,毕竟此子有着数位堪称绝色的红颜知己,其中不乏各国公主,甚至还有燕女王姬玉容,可是对于美酒颇为垂涎欲滴,心里难免有些矛盾,究竟如何是好呢。

只是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跟着梵妮进入到巨型马蜂内部,孤男寡女的,若真是**的弄出点别的事不好了,尤其酒后无德也不一定啊!秋羽有些踌躇的道:“这样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