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红颜祸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她身上好香,阵阵女儿香扑鼻,非常的好闻,唐天豪有点控制不住,这香味实在燎人,不过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另一只手却将帘子拉开了点,很巧妙,刚好能让6米外的蒙面人瞧到,两人的姿势极度暧`昧,任谁都知道在做什么。

此时的蔡雅妍衣衫不整,半露的胸`脯白晃晃的在张子文眼皮子底下晃着,唐天豪侧着脸埋了进去,他用脸挨擦着她胸前的饱`满,很接近,几乎能碰大她的肌肤,但是他没真靠上去,毕竟是女人的胸部,这真吻上了,会折磨死人,本来下面就蠢蠢欲`动,再加把火,自己铁定会翘起来,但就算这样,他瞧见她胸部鼓鼓的东西,那雪白的嫩`肉,实在迷得死人,忍不住他还是直吞唾沫。

唐天豪眼角的余光瞟着那名蒙面人,蒙面人已经朝这边瞥了过来,他发现了唐天豪和这个空姐,他们在办那事,他一下就反应过来。

“叫出声,把他引过来。”唐天豪小声的催促了一声。

蔡雅妍会意,她理解唐天豪的意思,不过她还是个处,居然演这种激`情戏,这事可是把她为难死了,脸蛋红红的,只好埋在唐天豪的怀里,不过她还是很听话的喊起来。

“啊````混蛋```不要啊````嗯```不````不```要啊!”

蔡雅妍的声音如受伤的小鸟儿一般,哀怨、凄楚,但是似乎有带着一丝勾魂,那种怪叫声忒能引起男人的欲`望,仿佛他们就在玩那种S`M游戏一般,不过跟空姐玩这种极品调`教,是男人都喜欢,那匪徒又怎么能不上当。

那匪徒在靠近,他上当了,不过那匪徒越靠近,蔡雅妍就越紧张,她害怕自己的戏被戳穿了,她害怕关键时候出问题,所以她的心跳好怪,并且跟唐天豪演这种激`情戏,她本来就够紧张的,不过她怕露馅,她只能跟唐天豪靠的更近,她的手微微紧了紧,她似乎在叫唐天豪把她搂得更紧。

确实这样他们的戏会做的更像,唐天豪开始并没真接触她的身体,但是匪徒走近了,看得真切,他也不能再保持距离,无奈,他抱着她腰的手紧了紧,嘴唇亲上了她的耳垂,蔡雅妍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下,但是她还是很配合的箍着他,不过非常尴尬,她感觉到他那东西翘起来了,顶到她的隐`秘部位,这姿势和真做的样子非常的像,关键部位都接触到了,也就是他们没把最后的防线解除,他们还没真要办那事而已,不过即便这样,她和他都感觉很怪异,身体都起了特别的反应。

“啊````别碰我```不``要```”蔡雅妍没忘记她还要演戏,所以她得继续着表演,一只手箍着唐天豪,而另一只向着匪徒的手却好象还是推他,不过她把头抬起来,微微后仰,那胸前的饱`满更是显而易见,太挺`拔,实在诱人。

她叫声有些娇`媚之意,还带着一丝快`感,事实上她却是有些感觉,妩`媚的叫声更催男人的心扉,她跟唐天豪演这戏还真是非常逼真,那蒙面人漫漫的靠近,他似乎在欣赏他们的动作。

“来了,手别抓我太紧,我得随时做好攻击。”唐天豪已经瞥见那名蒙面人向这边走来,他又适时地放下帘子,然后也叮嘱蔡雅妍配合好他的攻击。

蔡雅妍的两手只是搭他身上,她不敢用力,只要他松手,她随时能松开,不过她小嘴依旧哼哼着,她的叫囔声有了点迷离的味道,那声音显得她好象特别爽,被弄的好象***似得。

她的声音在惊慌失措中带着一丝无奈的媚惑、催`情,不得不说她这女人真是祸害得死男人,还好她害的是匪徒,否则的话,她真是要成为名符其实的致命红颜了。

而她那动荡的声音,好象身上的男人已经侵犯进了她的身体,娇唤声还夹着微微地喘息声,唐天豪心里猛跳,他也想这空姐在床上的叫`床铁定好听的死,弄的他也有点神魂颠倒了。

不过也不得不说她配合得实在好,不怕那匪徒不上当,这么燎人的女人,不祸害死他们才怪了。

她的身体仰得很厉害,唐天豪把着她的一条大腿,下身更加紧密的咬着她的禁地,虽然尴尬,但是她没反对,她隐隐还有前顶的姿势,仿佛真想他进入一般,而这关键时候,她叫得更是燎死个人。

她身体上的反应确实越来越强烈,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软,下面的敏感点被他侵犯,她喉咙里不听话的发出嘤吟之声,她没怪他,但是她好害羞,红晕上脸,那样子似乎是女人**的临点来了,其实是她是羞红了脸蛋,摸样看上去也越发的诱人。

厚厚的隔帘挑开了点,光线一亮,跟着一暗,紧接着一个身影挤了进来,鱼儿上钩了,唐天豪继续着自己的不雅动作,这对男女的暧`昧姿势像上演着春`宫`戏,蔡雅妍瞧见了蒙面人的眼睛,眼睛里发出兽`性的光芒,她知道她把那男人勾引的不行了,不知不觉中她有点得意,感觉自己很有资本。

而她似乎喜欢上了正跟她演戏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有资本是好事,不怕他不喜欢自己,既然戏也要演,她更适时的叫唤着,呻`吟着,身体扭动着,叫声荡人心魄,快意的呻`吟,这迷死人的呻`吟声直接让蒙面人的喉咙一阵抽`动,不过她也觉得跟她演戏的男人也控制不住了,她最想要的就是这样,她似乎想看跟她演戏的男人那种欲`望,想看到这男人那强大的野性爆发,虽然她害羞的厉害,但是思想深处,她有点得意。

唐天豪的动作也加大,他们正在***,他这结实的男人如果不用力,那就太假了,不过就是这样,下身的碰撞让他们都有点控制不住的味道,她的禁地被肆虐,她感觉到她内`裤已经湿了,不过她怕被他发现,真是丢死人了,她脸蛋更红,更像是被***的不行了一样。

“噢````”蔡雅妍的喉咙里有点含糊,娇腻的声音让唐天豪心里一荡,那那匪徒更是控制不住了。

来了,蒙面人在靠近,唐天豪也准备着,此刻的肌肉却随时准备爆发,眼角瞟到了蒙面人的脚动做,他要知道蒙面人离他的距离,这样他好完全无误的攻击。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一步,起身,转身的一瞬,他的胳膊一个大幅的弧度划出,蒙面人的眼睛正贪`婪的盯在蔡雅妍半遮半露的诱人身体,可惜他没反应过来,寒光闪现,他的瞳孔在收缩,他已经感觉的喉咙处的森寒凉意,他的喉咙发出嗬嗬之声,涌上来的血瞬间填满声带,意识在瞬间模糊,身体慢慢的向前倾倒着,可惜,他永远都没机会瞧清楚这女人迷人的**,而他却是已经下地狱去了,他不甘,这女人把他祸害死了,他死都有点不相信,果然是红颜祸水,一个女人让他们都梳于防范了。

唐天豪迅速的扶住他的尸体,他不能让他砰然倒下,否则声音会惊动其他人,蔡雅妍已经见识过他的杀人手法,这个强悍的男人动作实在快的离谱,他很强悍,她感觉的到,再这危险之中,他就如同一座大山,巍然不动,靠在他身边,她感觉很放心,很舒服。

唐天豪示意她别停,要她继续叫,她停下来了别的匪徒会怀疑,虽然她愣了一下,瞧见唐天豪杀人,她心理有点说不出的感觉,但是她很快就恢复过来,然后继续装着叫囔,荡气回肠的呻`吟声回荡在舱道连接口的方寸之地,唐天豪又瞧着了她一眼,这女人配合很不错,在这个时候她能镇定,还能演出这样的戏,实在难得,换个人,只怕早就吓得没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