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双楼狙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面对杀戮,人的反应,是不一而足的。有的人是害怕,是恐惧,身体打颤,好似魂都要飞了,会连着做噩梦,但也有一些例外的,他们会高兴,会刺激,会有一种饥渴的感觉,从而迷上了杀人。所以在犯罪心理学里,有这么一句话,杀人,是会上瘾的。

比如说雨夜屠夫,这一经典的案例。

这是怎么回事呢?杀人犯初时,仅仅只是杀了一个人而已,但后来,他受不了了,忍不住了,太刺激了,太兴奋了,每每到了雨夜,他就好比一个不受控制的人一样,自己主动的,跑到外头去,寻找作案的目标,杀人取乐。

这就和那些吸血鬼血瘾上来了,不得不吸血的情况一样。不由自主。

你控制不住你自己。

这便是杀人之乐。

刘郁就很喜欢这种感觉,他对此的初步感觉是发挥自己的所长。

他是学武术的,华夏的国术功夫,就是建立在杀人之上,杀人,才可以表现出来。一个人学的东西,往往要把它们表现出来,这样才不负所学。很多人,盼望国家天下大乱,为的就是一展他们的长处,一施他们的抱负手段。好比华夏过去的道衍和尚,他一个和尚,帮燕王造反,事成之后,拂衣而去,不带一点风尘,为什么。就是因为,他学的是屠龙之术,要施展一下自己的抱负,就要帮助一个人,造反成功。

国术亦是如此,是杀人的东西,刘郁学了,他爱上了国术,爱上了功夫,也就自然而然的,对杀人,有了爱好。而李云的压制,种种的道德规范,反过来,让他的心里,更加的渴慕杀人。这就是一个逆反心理。而到了现在……刘郁已经杀人上瘾,迷上了杀人的这种乐趣……就不得不说,是一种武者的悲哀。

假如刘郁不是学功夫,而是学画画,那他的执著,搞不好会成为一名画家,又或是艺术家,而不是现在,一个杀人爱好者,一个杀人狂。看到自己面前,横尸累累,他幸福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那满腔的血腥气味。

待人走后,毒岛龙之华道:“我们不能再待下去了!”

这次事闹得太大了,特别是在东京。

杀了这么多人,整个东瀛的武林给刘郁得罪了一大半。

“怎么会很麻烦吗?”

“多少也要避避风头的,去大阪吧,在那里安全。”

东瀛,东京,和大阪,一直以来,是相对立的。

东京可以说是右翼军国主义的势力,而大阪,就是那些打仗却只会做生意的共和派大本营。东瀛最大的左派势力,就存在于这个大阪。

地方主义,真是太好了。

刘郁想想也是,就道:“好,我们去大阪。”反正,他要做的事,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慢慢来吧!他不急。两人说好了,毒岛龙之华让人开路,得要快点的离开东京。

她可是知道刘郁暗中的手段,东京,这段时间,有的乱了。

既然如此,那自然的,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好点。

就在刘郁,和毒岛龙之华等人众,出了武道场后,刘郁感觉到不对劲了。

对面的大楼上,空无一人。

但有一个窗子,却被特意的事前打开了。

透过这个窗口,在另一边的大楼上,塞欧拜罗嘴上叼一支烟,哼哼的舒服,用眼睛,盯住瞄具。从那瞄具上,他看到了刘郁望过来的眼睛。

“我草,这都七……将近八百米的距离了,他还可以感觉到我吗?”

真是恐怖啊……塞欧拜罗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可能错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

过去,也有过,他用瞄具瞄准目标。有厉害的家伙感觉到了,但那种感觉,也是模糊的。

在左右看看之后,目标也就放下了心,可是,从没有一个人,如刘郁这样的,他这边可以清楚的看到,刘郁的眼睛,是向他这里,望过来的……他还是感觉到了,而且,这感觉,是如此的清晰!这就是传说中的高人吗?这就是无法狙杀的怪物吗?

是的……

人和动物一样,或者说,人是高级动物。

长期的享受,已经让人的野行消失,很多原本存在的东西,都失去了。就好比,科学证明,人的身体,过去,的确是有尾巴一样。但因为不需要,时间久了,这尾巴,也就退化了。饶是如此,也有例外,往往就有基因反祖,生下带毛的小孩,或是有猪尾巴样的小孩子。

这种事,在千奇百怪的趣闻中,从未减少。

可见人原本是什么样的,动物,高级动物。

而如刘郁这样的强者,以无上的武道,开通智慧,使他的身上,又有了动物才有的那层敏感直觉,并且,更加的厉害,更加的离谱。在华夏拳经里说的就是,秋风未动蝉先觉。

秋风未动蝉先觉,预料祸福我自知。

要地震了,老鼠先一步从地洞里跑出来。

要下雨了,蚂蚁先一步开始搬家。

人也有这样类似的本领,身体关节炎犯了,得,阴雨天要来了。

但刘郁更可怕,那边塞欧拜罗用带有杀意的心瞄准他,他就感觉到了,就看过来了。

“好厉害……不过……我就算到了这一点!”塞欧拜罗轻语,然后,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呼啸。

让子弹飞。

刘郁偏头。

一道劲风而起,从刘郁的脸侧掠过,在他的面皮上,留下了一道红痕。

“没打中吗?”塞欧拜罗装填上第二发子弹,瞄准,然后再次开枪。

子弹飞。

刘郁身子移了下,又是一枪打空了。

“可恶的家伙……”刘郁没想到对方开了两枪,而且,那层淡淡的,罩向他的杀意,还是挥之不去,也就是说,如果不出错的话,对方还会开第三枪,搞不好,是第四枪,第五枪!

这还了得!这还得了!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什么时候,他刘郁成了一个这么好脾气的靶子了?以为这样的狙杀自己,事后可以拂衣而去,唱侠客行?去死吧,做梦去吧!

刘郁猛的抽出了双刃刀和赤血剑,自己迈步冲出去了。

美少女卫队这才围过来,她们看看地上的弹痕,道:“BOSS给激怒了,不过那人是傻子吗?失败了还连连开枪?”

艾米莉什道:“不好,可能会有什么陷阱,我们得要跟上去!”

其余队员自然无话,当下就跟上去,这种情况下,毒岛龙之华也无话可说,一众人等,只好这么的跟著走。但,仅一会儿,刘郁的行踪就失去了。他已经用他的轻身功夫,跑得没了影子。至少,一般人,是无法用目光,锁定他的。

只有一个人可以看清刘郁,看到刘郁是怎么跑,怎么动的,这个人,就是塞欧拜罗。

“这还是人吗?”塞欧拜罗发出了质疑。但没有人给他答案。轻功,本就是武术里,最没有科学逻辑的一门功夫。你说别的功夫,还可以通过科学来辩证一下。但轻功怎么看,都有一种神奇的意境在里面。华夏轻功是很牛逼的。什么浮波踏浪,蹬萍渡水,便是如此,没有一点的科学,人就那么,踩在水面,奔行如飞。跑不跑得长是一回事,但的确是可以跑起来。

一些短点的河,轻功高手,在水面上踩踏个三五七八下,也就一冲而过。

在一塘荷叶的水里,高手还可以在荷叶上跳来跳去。

当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的程度,真正的轻功,没那么离谱,不过,借助了速度,借助了脚下的功夫,的确是能够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

特别是如刘郁这样的,从小学练轻身功夫的,被拉过筋,拔过筋的,一双腿的筋,实是不亚于跳蚤,不是说起落无声,而是弹力惊人。要是抽出刘郁的大腿筋,你会发现,这筋和鹿筋,牛筋,没有多少的区别,一样的是那么的韧,那么的有弹力。做成弓,会射出叭叭响的箭。

但看刘郁,脚下生风,什么汽车开来,一跳而过,什么路面障碍,一冲就不见影儿了。

根本没有可以拦住他的,也没有可以挡住他的。

塞欧拜罗射出了一发发的子弹,那些子弹,接二连三,不间断的,射在刘郁身前,身后,身左,身右,换了一般人,早早就给塞欧拜罗打中了。他的这种狙击子弹,只消打中你,立刻就能带走你一块片的血肉。不死也要残。

可问题是,他偏偏打不中。

唯一给刘郁造成的伤害,是子弹呼啸的风声,在刘郁脸上,带起过的一条红痕。

仅此而已。

这真是一个……杀不了的人吗?还是说,学会了功夫的人,是这么的难杀?

塞欧拜罗不大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过去当佣兵,也遇到过一些强大的家伙,其中有些人,简直就是非人类。最可怕的一个人……是食尸鬼,和他一样,并称为亚洲双璧。

亚洲飞鹰塞欧拜罗。

食尸鬼赵均龙。

两个被称为最强亚洲佣兵的家伙,连西方社会,都知道这两个人物的大名。

现在塞欧拜罗的名声已经消隐,但他还是可以听到,在国际上……食尸鬼的名头。

幸好那个家伙没有学功夫,只是和我一样的正常人类……不然,他还不得强到天上去!

面对刘郁这个杀星一步步的逼近,那时间都是不足一分钟算的,可塞欧拜罗却很风趣的还在心里开玩笑,一点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放在眼里。他有全盘的计划,虽然隐隐中感觉不对劲,可是,他还是要坚定的做下去,刺杀刘郁。他相信,以他的布置,他的手段,如果顺利的话……刘郁就算无法杀掉,也可以让他失去一应的战斗力,或是让他负伤,从而保住他的命……不过……塞欧拜罗知道,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会不顾一切,吃下最后的天使毒药,和这个魔鬼同归于尽。刘郁刘布雷,这个人,不可以再活下去了,一定要把他给杀了。

经过多场战斗的塞欧拜罗知道,刘郁这种人,就是那种已经迷上杀人的疯子,神经病。

这样的人,是无法用任何手段治疗的,哪怕是心理学专家也没用。只能送他归西,让他去死。他死了,才可以从那无尽的杀业中,解脱出来。

又开了一枪,他看到,刘郁已经跑到他所处二号楼的下方位。这种时候,从上而下,他无法进行狙杀,而刘郁的速度,看上去,又会很快的上来,大约,不要一分钟,就会上来吧!但塞欧拜罗不怕,他有了完全的准备,就见他丢下枪,根本不回收了,直接向后面跑去,他要到第三号楼去,在那里,和刘郁进行决战,如果,他还可以活过二号楼上的机关的话。看了手上的引爆器,塞欧拜罗信心十足,刘郁,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

楼顶,劲风,但塞欧拜罗顶风奔跑,那风好似半点也挡不住他,只能给他更添威势。

正当他跑到楼边口,发现绳子完好时,身后劲风而响。本以为会花一分钟左右上来的刘郁,居然仅用了十余秒,就上来了,他不是从楼梯跑上来的,而是从楼下,直接这么,一层层,蹦跳上来的,强大的轻功,以八步蹬空的功夫,这么的直冲上来,太快了,快得让塞欧拜罗有点措不及待。他不敢停留,抓住滑轮,直接就从准备好的绳道上冲下去,向对面的大楼滑行过去,同时,把手上的引爆器,狠狠的摁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