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夜传五劲(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刘郁中招,不惊反喜,他清楚,李云这是在喂招中教他,如何把轻功运用到武学实打上去。轻功到底只是轻功,假若,仅仅只是为了逃跑,也不会成为古时武者的必修课。

在古代,如果不会轻功,只会打功,那样的人,在江湖上,武林中,根本没得混。

这种人,只能去当兵,看看可不可以在大浪淘沙中,搏出一个将军公侯出来。

不过,大多数人,纵是武功高手,也是在那大战场上,死去。甚至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古有好男不当兵。

可你若会一身傲人的轻功,就不一样了。

轻功,也是可以和打功结合在一起的。

两个人交手,一个会轻功,一个不会轻功,就算他们打功相当,会轻功的那个,怎也是占便宜的。就好似明朝的时候,和清军交手,明军大多是败,败,则动辙全师覆灭。因为清军有骑兵,他们跑得快。明军就算是胜了,清军一样可以打马走人,连一些伤病都不落下。

所以明朝和清军打仗,什么军功,首级,只是几个,十几个,了不起就上百个的报。

能有上百颗首级,就是了不起的大捷了。

武功里,轻功就是那突人意料的骑兵,用好了,就可以无所不能。

所以雷动,动于九天之上,也是攻击的最强。

燕子门的腿功其实不强,但跃起来,两条比胳膊还长的腿,想踢你哪,就踢你哪。

这种我攻你,你攻不到我,才是燕子门轻功打功里可怕的地方所在。也是精髓。

普通武术家与人战斗,忌跳,因为他们没学过轻功,不会空中闭气换气。借劲运力。

这样的话,跳起来,跳不高不说,还把自己僵化死了,所以会被别人打死。

但拥有燕子门的轻功,人如飞燕,脚踏连环。

抓住机会,就是一个三连踢。

刘郁这下,也是使出了三连踢。

可惜,他的三连踢太不到家了。

李云一边挡下,一边微喝:“出脚忌慢,你太慢了,而且,肩膀动作太大了。”

踢腿,就会影响肩膀,高手,看你的肩膀,就知道你要踢腿,踢得是什么腿,是高腿,低腿。他就有了准备,你踢低了,踢不到人,踢高了,容易被他抓到空档。

刘郁一边整理自己的错误,一边打出小架拳。

他的拳,不是一般的拳,而是,手上,指、掌、拳、爪、拿,多种手法的运用。

梅花拳,本来就不拘泥,打得好的,比谁都难缠。

主要,就是看一个自由发挥。正是这种自由,才会使得梅拳一枝花,开遍全天下。

但见那双手,从掌到指,从指到拳,从拳再到爪。这每一种,都可以打出不同的变化。

比如指,可以打出点指,戳指,镖指,花指,扣指,划指,拨指等。

这掌,可以打成平掌,竖掌,切掌,斩掌,拍掌,直掌,斜掌等。

这拳,可以打出炮拳,直拳,锤拳,砸拳,轰拳等。

这爪,可以打扣抓,握抓,按抓,把抓,插抓等。

招法多变,细如繁星。

就好似今用小说里的天山折梅手,那折梅手,翻来覆去,仅招示而言,是变化无穷的。

今用在这个折梅手里,就用上了梅拳的奥义,那就是变化自由,从心所意。

打好了,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打得天马行空,打得飞星坠地。

不过……刘郁没敢用上真正的劲,因为这是喂招,拆招,打得是招式的变化,是一个灵动。如果是要打真的,刘郁早早就把虎拳十四式拿出来了。那可是招招杀手,全是往死里打的。

两人,就在这院子里,拳如流星,脚似雨,拳掌相接,连绵不绝。

这种飞快的对攻,出招,让刘郁打得浑然忘我。

他进入了状态。

李云暗自欢喜。

果然是一个打功天才。学武术,学打功,怎么样才可以真正的进步如飞?就是要进入这种状态。这种状态是怎么回事呢?就是一种全情投入。有的时候,你看一本书,看得入了迷,整个身心都投入到这本书的情节故事中,连别人跑你身边你都不知道。

打功,就是要打出这样浑然忘我,才可以得出拳道的真义。

就好比太极,太极拳,重意重神,不重招式。

虽然,招式是那个招式,但你打好太极,就得打到,把你学的那些招都忘了。

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来,这样的,才可以得到,太极拳里真正的好处。才可以打出,属于你自己的太极。太极拳就好比一件衣服,你学了,只是穿上这件大众衣服,想要出头露脸,就得把这件大众的衣服,改成自己的,适合自己的,只成为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衣服来。

这个时候,人的精神,也是进入到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学的东西,比平常打一个月的死桩,喂一年的拳招,都要管用。

好似学游泳。

如果害怕水,只是在岸边,一辈子也不会学会。

但如果进入到水里,与水的拼搏中,领悟了水(忄生),一下子就学会,也是正常。

有的人一年都学不会游泳。有的人一天就学会了,差别就是如此。

……

“好!停下!”

这时,刘郁已经力到头了。

李云把一切停下,估算了一下,刘郁现在的气,已经到了三段。

什么是三段?这是一个不好说的说法,一个真正的,绝顶的高手,比如说当年巅峰的李天李神龙,他在运气注意后,每呼吸一口气,相当于别人呼吸十口气。吸气,呼气,这一个过程,别人已经呼吸了十次。

这就是李天的强大之处。

而现在的刘郁,他的一呼,一吸,是别人的三倍时间。

这已经是小二流的高手了!

只有呼吸达到了七段,才可以说是,真正的一流高手,或者说,是摸到了一流高手的边。

体力,耐力,气力,劲力,都会远远的超过常人。正常,一个人,可以打一百个人。

现在,主要是刘郁还没有到身体的发育期,这样,再苦修体能下去,会给刘郁带来后伤。

比如,过度的压迫体能,会造成生长发育不正常,个子过矮等原因。

基础……已经修到头了。

“师父!”刘郁平息了自己的呼吸,他感觉到身体的疲劳,不过,精神却异常的亢奋。

这是因为他刚刚从空灵中脱离出来,脑子里一下子多了很多直觉上的,出拳,运拳的经验。如果可以消化吸收,成果定会非凡。

“很好,先休息一下,再想想今天的所学,然后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师父……”刘郁想了想,道:“我用的是梅拳,可是,我始终领悟不了,梅拳五劲。”

李云笑了:“你现在就想要学习梅拳的五劲?”真是太贪心了。

不过也难怪。

刘郁学的拳,到现在,都无法学拳的劲力运用。

虎拳三劲,最简单的搂劲,刘郁都学不了,不是他学不好,而是他身体块头还没有发育起来,想要打虎拳三劲,得有一副高大壮的身体,这样,才可以借势运劲,使出搂劲来。

至于梅拳五劲,他现在是学招,拆招,不使劲,自然更无从谈到运劲用劲的变化了。

李云知道,这是因为刘郁已经把基础打实了,他在梅花桩上,集中精神,闭眼打拳,自然而然的,已经摸到了拳劲变化的微妙,现在,只差点明了。

不过……李云也有自己的苦衷。

学拳是危险的,运劲用劲,更是需要身体的绝对支持。如果身体不到家,学劲用劲,很容易就把身子掏空的。在生长发育期里,学这种运劲发劲术,是很危险的。

好比刘峰,他学豹胎发劲术,结果调养了二十年,这才把身体恢复过来。

而,他还是二十多岁,壮年学习发劲术的。

华夏武学,一些强猛的发劲术,会严重影响身体的平衡。

就好比一部机器,超负荷运用它,肯定会影响这部机器的平均寿命。

“也好……”李云本不想教,不过心念一动,却是改了主意。

原来这个时候,齐云柱跑边上偷拳来了。

这时,已经有一部电影,杨露蝉偷师学拳的片子放映了。

自少林寺红了之后,华夏大地上,也流出了很多关于武术的电影。

比如无敌鸳鸯腿、七星碧月刀、还有杨露蝉偷师的电影……

这些电影,真实的介绍了一些武术上的功夫特点。

比如,无敌鸳鸯腿,就是一门连环踢术。

还有七星碧月刀,也是一门龙虎金刚力的运劲之术。

还有杨露蝉偷师的这个众所周知的故事。

后电影上面杨露蝉花八年偷师不同,真正的杨露蝉,在陈家沟,前后偷学了三次,超过二十年。一直到陈老爷子死时,才把太极拳最后的东西,传给了杨露蝉。

这才是杨露蝉最后可以打出杨无敌的名号,开创杨氏太极的真正原因。

齐云柱不是傻子,自然是也想要多学点东西,有前玉专美于前,他又怎么可以放弃?

李云也是另一番的心思。

他肯定不能教齐云柱真正的东西,不过,现在这种额外的指点,也是一种方法。

如果,齐云柱真的有慧根,有眼力劲,有恒心,有毅力,他听了自己的话,又学那混元劲,该还是可以学到点东西的。这样,也就对得起齐云柱的拜师之礼了。

别说当师父的不教你,当师父的,也会考验弟子。看你的领悟力够不够,强不强。

假若,这个齐云柱真的是那种一点就透,一拨就明,最后,李云还是会把他正式的列入门墙。

“原本,现在不该教你五劲之学,不过,你早晚也该学到,与其你自己揣摸,乱练,伤了身体,不如我现在告诉你,只是,你一定要记住,运劲用力的法门,是不可以随便修学的,一定要到你过了十三岁以后。最好,是在你十八岁时,才可以真正的,使用这些运劲发力术。”

十八岁,肾水稳固,一些起伏波荡,不足伤身了。

“梅花五劲,分惊,弹,抖,绷,劈。”

“我这样说你可能不明白。那里有一个拳靶,你去打上一拳。”

刘郁看向大树,院子里,大树,上面绑着一沓江西的老表纸。这种表纸,很多时候,给当成纸钱用,但其实,这是测验拳力,最好的一种简装道具。是用绳子绑好了,专门练习拳头的。

刘郁走到树下,狠狠就是一拳打上去。

拳头打在纸上,那纸,厚实,一点事也没有。这,本就不是一拳就可以打出什么的来。

李云走到刘郁的身后,道:“再打一拳。”

刘郁缓了口气,又是一拳轰出,却在这时,李云出手,他一个电闪的身子,禹步!一下子到了刘郁的身后,一指往他的谷道插去。刘郁一惊,就听“嘭”得一声,面前的表纸,被他一拳,打破了前面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