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妈,我吃过饭回来了,你怎么还没睡觉?”

看着李淑莲,江小江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想着眼前的人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竟然不是亲生的,不敢让看出不对劲,神情很是淡定。

李淑莲坐了下来,眼睛紧紧的盯着江小江好一会儿才说道。

“儿子,你从岛国回来之后回家的次数也少了很多,是不是最近生意上遇到了什么事情,妈虽然不懂这些,可也知道,有什么事情不能总憋在心里,你忙归忙,也得注意身体知道吗?”

李淑莲拉过江小江的手握在手里,一声叹息安稳了起来。

对于李淑莲的关心江小江鼻子一酸,幸好及时忍住,要不然眼泪就掉下来了。

“放心吧,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生意上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是有问题,以你儿子的能力也可以轻松的解决。”

江小江另外一只手搭了过来,轻轻的摸索着李淑莲因为长时间劳作有点粗糙的手,都这个时候了还说着俏皮的话。

李淑莲轻笑了一下,目光再次锁定在了江小江的脸上,足足看了好几分钟。

这要是在平时被人这么一直看着肯定不舒服,此时的江小江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反倒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儿啊,时间不早了,赶紧上去休息吧。”

李淑莲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眼眶已经泛红,知道在这么下去肯定会忍不住,赶紧收回目光,交代了一声率先起身上了楼。

江小江看着李淑莲急切离开的背影,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很想上前询问清楚,想到现在不是时候,只能暂时把疑问给压了下去。

又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江小江才回到房间。

第二天没有什么事情,江小江就没有出门,吃完早饭就坐在花园里喝着茶享受难得的清闲。

不过这份安静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唐宁宁给打破了。

唐宁宁昨天得知江小江是宋家的人,而且还是自己的哥哥,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吃早饭的时候,唐宁宁还在不停的询问唐如烟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唐如烟自然清楚唐宁宁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转变,一句话都没有说,饭没吃饭就回了房间。

唐宁宁哪里是不确定,就是心里不舒服罢了,自己喜欢了江小江那么久,还想着找个机会表白一下,谁知道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即便是知道关系变了,可唐宁宁还是想去见江小江,于是就跑了过来。

“宁宁,你今天不应该是学校吗,怎么跑我这里来了?”

唐宁宁一夜没有休息好,虽然已经用化妆品做了掩饰还是能看得出来憔悴的模样,江小江一眼就看透了,不过却没有明说。

“小江哥,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是我的哥哥,这个转变实在是有点太大了,我简直有点难以接受。”

江小江倒了一杯茶放到唐宁宁的面前,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你也知道我家里就我这么一个孩子,虽然跟唐雅和唐皓也是兄妹关系,可毕竟平时来往的时间不多,看着那丫头受了欺负有哥哥保护,每天被宠上了天,我也很希望自己有个哥哥。

咱们有血缘关系,你也算是上是我的亲哥哥,这个愿望实现了,按理说我应该高兴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异常的不舒服。”

“宁宁,你小闹瓜子在想什么我可清楚的很,身份没有转变之前,你是我的学生,现在有了改变,对你的关心依旧是不会变,你有什么不舒服的。”

江小江没有说的那么明白,不过还是把对唐宁宁的感觉变着法的说了出来。

唐宁宁不傻,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心里还有点失落,不过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也只能接受。

“小江哥,那你以后会改姓宋吗?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唐宁宁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继续纠缠,反倒是转变了话题。

“不知道,这个我还没有想过,姓宋也好,姓江也罢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江小江完全任何的犹豫就回答了出来,对于姓氏真的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

“怎么会没有区别,你是宋家人,咱们宋家虽然曾经落魄,可那也是被人陷害,现在我们不一样被人尊敬,你要是改姓宋,那些曾经看不起你,欺负你的人对你自然就不同。

你现在所有的成就都是用江小江这个名字打拼出来了,即便是改了姓氏也不会有影响,可改了姓氏那肯定会不一样的。

还有,你昨天也听爸说了,他和大伯也有找过你,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停止,现在你回来了,他们肯定高兴的不行,宋家人和唐家人肯定都希望你能回去。”

“宁宁,你应该清楚我江小江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姓什么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你说的没有错,我身上流淌着宋家和唐家的血,这一点我不会忘,但是现在我还不想借用家族里的名望来为自己铺路。”

唐宁宁并不是为了劝说让江小江尽快认祖归宗,她也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罢了,只不过被江小江直接反驳了回去,想要在说什么却不好在开口。

两个人谈话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李淑莲认得唐宁宁,见家里来了客人,就想着准备一些水果,结果却听到了这些,心里又是一阵酸苦,这一次眼泪再也没有忍住流了下来,怕被听到动静,抹着眼泪回到了客厅。

江大山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见到李淑莲哭着回来,赶紧起身询问。

“咋回事,好端端的咋就哭上了。”

李淑莲没有回话,把水果盘往桌子上一放转身上楼进了房间。

江大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转头看了一眼花园的方向,看着江小江和唐宁宁的背影,最后也上了楼。

“行吧,怎么做你自己决定,我们不强迫,你现在是我的哥哥了,以后是不是要更疼我一些。”

唐宁宁来之前还很沮丧,此时心情倒是好了不少,恢复到以往的性格,面露笑容的看着江小江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