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6章劫后余音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浓烟之中,夹带火苗。

烟火之中,夹带着物体。

有如受到龙卷风的袭击,诊所里的门啊,桌啊,甚至吊瓶架,都一窝疯地飞了出来。

“哗啦啦……”

这些物体飞出诊所大门之后,有的落在马路上,有的飞过马路,砸在对面的商铺门上,有一些行人被砸中,倒了下去,到处都发出惨叫声。

最惨的是刚刚从诊所门前路过的行人,他们直接被火舌吞噬,在倒下之前,又被飞出来的物体所击中……七、八个行人,包括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一瞬间,被横扫到马路上。

他们的身体翻了几个滚,然后躺在马路上不动了。

那个残疾人的轮椅飞了起来,将残疾人从轮椅上甩了下来,而轮椅却飞过马路,只听一声脆响,砸进了一家饺子馆里。

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张凡听到一阵阵叫声从饺子馆里传出来。

诊所里此时已经是浓烟弥漫,一大团一大团的黑烟,从门口喷出来,几扇完全破碎的窗户里,也向外涌着火舌和浓烟,里面不断传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是爆炸引起的大火烧裂装饰物的声音……

火势猛烈,正赶上此时街上刮着五、六级的风,火借风势,风助火势,只在几秒钟之内,整个诊所内变成红彤彤一片火海!

“刘医生在里面!”

沈茹冰突然惊叫起来。

刘医生被金风他们打伤,后来回到自己的宿舍,而他的宿舍就在诊所一楼,此时,大火对他……

张凡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拔腿便往大门里跑。

沈茹冰伸出双手,一下子把张凡的一条腿给抱住了。

“松开!”张凡焦急地喝道。

“危险!你不能去!”沈茹冰死死地拖住他,任凭自己的身体被他在地上向前拖着走也不放开。

“松开我!再耽误了,刘医生就没命了!”

张凡吼着,用力一搡,想要将沈茹冰搡掉。

但沈茹冰是死了心不放他走,双手反而更紧地抱着他。

张凡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小妙手,“嗖嗖嗖……”

一连七个大穴!

沈茹冰背上、脖子上,头上和腰部及以下,七个穴位连连被封,封成了一组“七星松筋舒服大穴谱”。

沈茹冰只感到身上一阵麻木,很舒服的那种麻木,顿时手脚无力,抱着张凡腿的双手一下子松开,垂落到地上,眼睛看着张凡,嗔怒道:“你……你竟敢给我点穴,你等着瞧……”

张凡冷笑一声,转身向前,冒着浓烟,一个箭步冲进了诊所。

烟浓火烈,到处都是灼人的热浪,张凡根本睁不开眼睛。

进大门向左,第三个房间……

张凡按照自己的记忆,趴在地上,匍伏向前,同时用手摸着墙壁。

当他摸到第三个门时,用力推开。

房间里也是弥漫着烟雾,但好在没有起火,视线也算可以。

刘医生趴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

张凡二话不说,抱起刘医生,屏住呼吸,向门外跑去。

就在张凡刚刚跑出诊所大门的时候,身后火势更猛了,走廊里完全被大火给吞没掉……

好险,只要他再晚出来几秒钟,来自诊室的大火就会阻住他的出路。

张凡把刘医生放在地上。

看来,刘医生是被巨大的爆炸声给震昏了,此时脸上苍白,心跳微弱。

沈茹冰卧在人行道上,正在满嘴泼脏水地骂张凡:“张凡,你敢点我的穴……”

张凡嘿嘿笑了几声,伸手在她身上点了二十几下,把她穴位解开。

沈茹冰喘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摸着自己后部,心里想:这家伙太可恶了,明明封穴时点的是七个穴位,而且腰下部位只有一个穴位,怎么解穴道竟然点了这么多下!而且大部分是点在不该点的部位?!

她愤愤地用眼光盯着张凡。

张凡被她看得有些心虚,脸上发热,笑道:“要是感觉我点穴点得好,以后我常给你点点……”

“啪!”

沈茹冰拾起一只塑料瓶子砸了过来,恨恨地骂道:“贱人,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忘不了揩油!”

“你是受虐妄想狂吧?”张凡哼了一声,也不再理她,双手摁在刘医生的胸前,给他做一组舒心脉按摩。

刘医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张凡和沈茹冰都松了一口气。

“刘医生,你没事吧?”沈茹冰平时对这个来自于农村的小村医并不怎么待见,除了安排工作,很少跟他说话,此时见他受了重伤,也不禁动了隐恻之心。

“没什么大事,都是外伤。”

刘医生说着,费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

这时,消防车鬼叫着开了过来。

警车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十几辆,在诊所附近的路上拉起警戒线,到处都是警笛的声音……

二十分钟过去,大火扑灭了。

又十分钟过去,烟雾和水汽散去了。

张凡和沈茹冰相携走进诊所。

没什么有可看的,烧黑的墙壁、扭曲的门窗……诊桌、诊台,还有诊室里的一切,包括所有患者的病志材料,还有中药房里大量的珍贵药材……都归零了。

沈茹冰脸色苍白,紧紧地挽着张凡的胳膊,使自己不至于倒下去。

豆大的泪珠,从她脸上滴落下来,落到地上的灰烬上,弹起一团小小的灰尘。

完蛋了,苦心经营的诊所,也是沈茹冰安身立命的唯一事业,化为乌有……只有地上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尚未烧尽的残余,在轻轻地冒着烟,那烟雾绕着花,不断地向空中升腾,仿佛在嘲笑什么……

沈如冰走到自己的宿舍。

这里是她和沙莎一直以来的栖身之所。

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黑洞洞的四周墙壁和两个烧剩下的铁床架子……

沈茹冰立在那里,呆呆地站了好几分钟。

“都没了……”她轻轻地哽咽了一句。

张凡皱眉看着她,轻轻安慰道:“没了再买,我是你的保险公司,烧掉的一切,我如数理赔给我。赶明个你列个清单给我……不过,你可以写上一些你想要的东西……”

“无聊!”沈茹冰心中一暖,差点感动得哭出来,狠狠地骂了一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拿我开心!我现在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