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踏血而归,神秘强者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林玄望着石头渐渐出神,石头又一次降了下去,消失了。然后过了一会,又一次出现,然后又降了下去。

“这为什么?”林玄就这么俯视的下方,石头又一次出现,不过马上在那消失之地,出现一道波纹。

“不是有什么东西出来吧,石头被反震回来的?”林玄顿时想到什么,双眸瞪圆,而就在林玄聚精会神的时候,无数的血色头发,凭空出现。

“人,是人!”林玄当场就震惊了,这一次不是什么蚩尤铜锁,也不是什么圣兵,这明明就是一个人。

“我的天!”林玄浑身都发抖了,那是来自血脉的镇压,这个从星路当中而出的人,刚刚露出头发,就凝聚恐怖的气浪。

“轰!”这处平台仿佛刮起飓风,四周的血芒在轰鸣,无数的大帝符文都在凝聚,想要灭杀即将出来的人。

“到底是谁?”林玄也是相当震撼,扭头就趴下了,能够从星路归来的人,岂是林玄所能够琢磨的。

“难道是死人?”林玄很怀疑,头发的下面是不是一个尸体。可是当林玄露着脑袋,看了一眼的时候,就突然浑身凝固了。

头发的下面,那是一个苍老无比的面容,面容灰白,可是双瞳却仿佛血色之晶,蕴含的杀气,林玄只是一眼,就要神魂破灭,破妄金瞳都流出鲜血。

“谁活人,怎么可能有活人踏星路而回,难道是古家强者?”林玄想要返回神石空间,不能够等待了,一旦真是古家强者降临,那还活个屁。

宝典都已经沉睡,林玄可没有二次复苏的机会。可是林玄想要沟通神石,却根本无法移动,神魂都凝固了。

“不好!”林玄汗水都留下了,就这么趴在地上,看着这个苍白的老人,慢慢的显露身躯。

“这不是古家之人吧?”林玄又一次傻眼了,这个老人很高大,将近三丈,浑身都是残破的,一套青铜甲上面都是刀痕和剑痕,而且在这个青铜甲之上,缠绕恐怖的蚩尤铜锁,长长的蚩尤铜锁犹如触须一样,凌空荡漾,相当的诡异。

老身浑身干瘦无比,全身都是骨头,可是却蕴含恐怖的能量。能够被蚩尤铜锁镇压,还不死的,那绝对是狠人。

而最令林玄害怕的,满是鲜血的眼中,林玄却看到是另一个样子。在破妄金瞳之下,林玄穿透青铜甲,却看到是一个白袍老者,老者的心房之上,却插着一把巨剑。

青铜巨剑,上面都特殊的符文,符文闪烁金芒,吸收老者身上的血肉。这把巨剑明明已经粉碎老者的心房,可是却依旧留在老者的身上。

可这一切,都是破妄之目下,林玄闭上眼睛的时候,老者只是穿着青铜甲,浑身缠满蚩尤铜锁的巨人。

“来了,他来了,他像我走来了!”林玄已经哆嗦起来,破妄金瞳要毁灭了,老者身上的巨剑和一切都是虚幻的,可却永远伴随老者。

老者在洞中漂浮,无数的蚩尤铜锁漂浮起来,而老者当然也看到林玄了,朝着林玄扑来。

“为什么是我?这个人肯定不是古家之人!”林玄唯一能够确定,这个从仙路归来的人,肯定不是古家强者,这个人身上浑身都是死气都是晦气,混乱无比。

四周的仙气纷纷炸裂开来,老者还未来到平台,大帝血纹猛的爆发起来。恐怖的血芒又一次笼罩下去。

“嗷呜!”可就在这时候,林玄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声吼,地洞震碎,仙气更是化为虚无,四周的血色纹路当场爆碎开来。

“什么?是他!”林玄彻底震惊了,那个吸引魃的吼声,就是这个老家伙。林玄那个后悔,在近距离的感受下,大帝血纹都无法攻击这名老者,一声吼,四周的岩壁纷纷爆碎开来。

“轰!”林玄也无法承受,虽然是趴着,这个后背血肉模糊,残破的魃彻底爆碎开来,魃影落在林玄的后背之上,疯狂的想要冲出来。

“拉倒吧,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林玄低着头,犹如鹌鹑一样,这个时候能装孙子赶紧装孙子,就希望这个老者赶紧离开这里,毕竟林玄这样的境界,在这个老者眼中就是尘埃一样。

“轰隆隆!”地底的仙气朝着上空扩散下去,随着仙气的扩散,整个崖壁的上方统统都是大帝血纹。

“这么多?”林玄又一次愣住了,这真是一个洞。巨大的洞内岩壁,统统都是大帝血纹,也不知道这些血纹到底为了什么,这个老者一吼就能够废掉大帝血纹,这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上面的血纹想要攻击,只是老者根本没有动,已经走向平台,静静的看着,一动不动。

无数的大帝血纹没有等待老者,慢慢的也回归宁静。整个洞内,只有平台之上的林玄瑟瑟发抖。

“走了?”林玄已经受到重创了,也无法进入神石空间,老者的气息太凶了,凶的林玄都无法翻看。

仿佛是从血脉当中,林玄根本无法反抗。林玄抖了半天,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终于林玄还是艰难的抬起头来,抹了一把鲜血,瞳孔差点废掉。

“还在!”林玄就是一眼,就看到对面的老者,那些蚩尤铜锁就这么耷拉在地上,老者血色的双眸死死的看着林玄。

只是老者身上的气息好像已经不见,什么杀气,什么暴虐之气,统统都化为虚无。

林玄又一次低头,可是并没有看到老者攻击,这让林玄又一次抬起头来,身上的威压已经消失不见,林玄终于能够活动了。

“拜见,前辈,前辈可好?”林玄恭敬无比,也不得不恭敬,谁让面前的老者太神秘了,而且太过诡异。

林玄的眼中,那巨剑还存在,插在心房之上,狰狞的看着林玄。林玄的瞳孔又开始疼了起来。

“前辈,你到底要干什么?”林玄等了半天,就看到老者的眼珠子一直看着林玄,并没有说话,地上的蚩尤铜锁扩散开来,仿佛一张网等待林玄到来。

“定住了?”林玄晃了晃手,好半天想要挪动一下,而刚挪动,这个老者的血色眼珠就看向林玄。

“到底怎么了?要杀要剐,你说话!”林玄都要疯了,这里的气息太阴森了。谁看到不同样的老者,也会被这样的一幕给弄疯大的。

尤其老者的瞳孔简直就是尸山血海,瞳孔深处,那是一片死地,那是一片死亡之地。

老者的皮肤都是灰白的,那上面都是尸气,都是破败之气。蚩尤铜锁加持在身上,这简直就是非人一样。

“那什么,你要不说话,我就走了!”林玄走了半天,紧张无比,冷汗直流,可是老者并没有移动,只是眼珠子看向林玄。

林玄后背发麻,慢慢的泥扭头想要返回地元洞当中,而就在此时,林玄眼前一花,老者猛的出现在林玄的身边。

“什么?”林玄都要疯了,这明显意思不让林玄离开。尤其此时林玄感受到一股无匹之气,那是恐怖的煞气。

“轰!”地元洞当中,那个窟窿猛的扩大起来,无数的煞气同时融入老者的身上,元煞之气,老者也能够吸收。

老者犹如饕餮一样,林玄都能够看到窟窿的后面,那一个个元煞石纷纷炸裂开来,无数的元煞气朝着老者而来。

“轰!”老者身上的气息又攀升了,那一刻,一条蚩尤铜锁朝着林玄而来。林玄想要躲避,都无法。

铜锁缠绕在林玄的脖颈下,林玄已经无法呼吸,而丹田所在,老者苍白的手指锋利无比,犹如爪子一样,一把就抓住林玄的心房。

“轰!”血雾弥漫,林玄惨叫一声,承受磨难。血雾当中,老者的双瞳更是血色无比,甚至在那一刻,林玄仿佛坠入地府当中。

“古家,当灭!”老者终于说话了,沙哑无比,杀气沸腾,血色的双瞳却扭曲起来,那是意识的混乱。

“古家要灭,古家的仇人?”林玄已经无法呼吸了,心房碎裂,恐怖的杀气降临身上,林玄的灵宫都要碎了。

“我不是古家之人,前辈,我不是古家之人!”同为敌人,当为同伙,林玄那个倒霉,一个要灭杀古家的强者,林玄要这么死了,那就太不幸了。

“死!”老者扫了一眼林玄,意识好像又一次乱了起来,铜锁已经伸缩,马上就要轰爆林玄。

“拼了!”这一刻,林玄不得不拼,虽然血脉之上,无比的恐惧,林玄也不想死。

七座灵宫轰鸣一声而出,林玄所有的神通法都降临出来,背后魃影升腾,手中握住井中月,艰难的斩在蚩尤铜锁上。

“杀!”最后一击,林玄不想这么轻易就死了,可就在林玄轰出灵宫的时候,一声吼,当场出现。

“轰!”林玄爆碎开来,漫天都是血雾,什么都没了,一切都没了,灵宫,神通和井中月,统统都化为虚无。

可就在林玄神魂湮灭的时候,林玄好像感受到,对面的老者突然愣住了,甚至眼中流出血水,然后朝着林玄的方向。

“倒流!”沙哑的声音,犹如神谕,林玄就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慢慢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