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白精宝衣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昭阳殿内,众人都在议论,凤九看着昏迷的佘太冲,冷冷的摇了摇头。手中的雷珠腾空而起,化为一道月光,出现在林玄手中。

“林玄,你很不错!”凤九只能够这么说,无论如何,林玄用实力证明,林玄的确有资格进入昭阳殿。

“佘太冲,这个废物!”一些人的心中已经怒骂佘太冲,堂堂坤元道圣子,居然这么野蛮,这算什么战斗。

“不愧我的有缘人!”胡蓝心笑的更加开心,媚眼朝着林玄眨动,可惜林玄看都没有看胡蓝心。

整个场中,只有林玄没有被胡蓝心的魅力所摄,胡蓝心望着林玄的嘴角更是上扬起来。

凤睛一挥手,佘太冲已经被救了下来。众人也都看到了,佘太冲这样的武尊脑后,居然长出一个包,林玄的力量太过恐怖了,能够把苍天霸血的肉身,打成这个样子。

“雷珠,里面的确有雷电本源之力!”林玄拿起雷珠,顿时相当的满意。而就在此时,银圣扫了一眼严爵,严爵暗中一咬牙,林玄的实力的确强大,严爵有点后悔。

“放心,凭借你的阵法,一定能够战胜。”银圣慢慢一挥手,掌中出现一道白玉令。严爵瞳孔一缩,顿时反应过来。

“这,这不是师兄你上次得到的吗?”银圣手中的白玉令,犹如人形,上面有甲胄之纹,这是一件古衣。

这件古衣,那是一件特殊的防守道器。古衣为白精宝衣,虽然来历不明,却能够承受体修之力。

银圣得到白精宝衣,一直都在研究,曾经也拿到宝衣前往多宝阁,这才知道,这件宝衣可是一件残品。

宝衣应该还有其他部件,如果能够找到其他部件,真正的白精宝衣,才能够出现。

银圣也曾经推演过,这件宝衣的蕴含特殊的意境。银圣是玩火之能,拥有许多的防守战甲。这件白精宝衣虽然防守惊人,可也重量惊人,银圣并不喜欢。

“你穿上这个,可以挡下他的攻击,不过他的重量!”银圣还是小心提醒,银圣也怀疑这件古衣的来历,应该也是来自上古的强大生灵。

“好,师兄,我听你的!”严爵也不废话,妖气突然幻化,两道擎山符加持身上,拿着白玉令,突然走了出来。

“殿下,这件白精宝衣,我要挑战林玄!”洗心古教严爵走了出来,众人就是一愣。佘太冲都失败了,严爵还敢挑战林玄。

“这件衣服?”凤九瞳孔一缩,也感受到白精宝衣的不同,只是上面散发的气息太过隐晦了,凤九也不喜欢这样的气息。

“严爵,这个宝衣顶多算道器,你觉得林玄能够跟你比?”秦明月走了出来,这些人刚才都看不起林玄,如今林玄用实力证明,尊者也比武尊强。

“秦明月,你!”严爵别的人敢惹,毕竟这里是妖门,秦明月这个家伙别看文质彬彬,可是内心却是凶人。

“严爵,这个宝衣,的确有点!”凤九也摇了摇头,林玄有雷珠,还有凤血枝,就凭着这件残破道器,未必能够让林玄出手。

“请殿下成全!”严爵赶紧抱拳,同时目光挑衅的看向林玄,未等说什么,林玄却点了点头。

“就这个了,这个宝衣,归我了!”

“什么就归你了,还没有比呢,林玄,你考虑清楚,你已经立威了,干嘛还要接受挑战?”秦明月赶紧传音林玄。

“有人给我送宝贝,我为什么不要,是不是银圣?”林玄笑的眯缝眼睛,从远处看,还以为是胡蓝心附体了。

“这个家伙,搞什么?还是个武痴?”胡蓝心就是一愣,一个破宝衣,至于赌斗吗?难道浑天宗真的这么穷。

“哈哈,林玄,这是你说的!”严爵已经兴奋起来,猛的激发白玉令,就看到严爵的身上,慢慢出现一个洁白的衣服,衣服犹如绸缎,上面反射白精光。

衣服犹如书生所传,不是甲胄,也不是战甲。严爵穿在身上,脚下突然震动,地砖都碎裂了,上空的凤灯都在轰鸣。

“好古怪的衣服,好重!”众人也都是一愣,这样的宝衣穿在身上,严爵还怎么移动,这简直就穿着龟壳。

林玄瞳孔一缩,看到严爵穿在身上,顿时不满意了,瞪着眼睛说道:“你赶紧交出来,你要穿这个比,脏了我的衣服,我可不饶你。”

“林玄,你说什么?”严爵那个气,什么叫你的衣服,我们还没有比试。谁能够想到,林玄有洁癖,虽然看中白精宝衣,可也不能够看着严爵多穿一会。

“不比了,爱谁来谁来,赶紧脱下来。”林玄已经轻蹙眉心,相当的不爽。林玄要不比了,严爵就着急起来。

“好,我可以不穿这件宝衣,不过,你要等我三息的时间!”严爵也滑头,有这件宝衣能够承受林玄的攻击,如果放弃了,严爵需要布置一下。

“随你!”林玄看到严爵收起白玉令,又一次交给凤九,林玄已经抬头望天。

“不对,他刚才的注意力好像在殿**上?”银圣别看闭着眼,可是却很敏锐,林玄刚才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严爵身上。

“他看中的是白精宝衣?”银圣顿时明白过来,银圣轻蹙眉心。白精宝衣来自西荒极北的源冰雪山当中,银圣获得以后,并没有发现宝衣有什么其他作用。

“难道林玄知道?”银圣有点后悔,不应该拿出这件宝衣对赌,毕竟这件宝衣太过古老了,或许林玄真的知道白精宝衣的事情。

银圣的确误会林玄了,林玄并不知道白精宝衣。不过林玄的确在乎白精宝衣,林玄能够从白精宝衣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特殊的刀气。

“这个白精宝衣,应该是刀修的防身之衣!”林玄唯一能够确定,破妄金瞳之下,白精宝衣内部有一股隐晦的绝世刀芒。

林玄只是看了一眼,金瞳都要碎裂,这个刀芒是林玄看见过最可怕的。林玄最强大的神通之法,那可是刀法。

“这件衣服还是白色,重量正好,如果配合上魃的分身,绝对能够比拼武尊。就是不知道,这个刀芒,到底是谁的?”

林玄多精,心中怎么想,却故意不这么看。天台之上,严爵的身前出现一座黑箱,箱子放在天台之上。

严爵冷笑一声,一掌落在黑箱当中,黑箱轰鸣一声,黑箱的地面出现一道道黑芒,沿着不同的轨迹,朝着天台扩散。

“哈哈,林玄,这是你同意的。”严爵已经兴奋起来,身为洗心古教的妖孽,严爵拥有强大的神通之术,武阵!

以武入阵,黑箱就是严爵的宝兵库。严爵可以徒手布阵,凭借灵气,召唤出一个个强大的阵法,加持在身上,或者加持在神兵利器之上。

严爵的神魂很强大,凭借阵法,真正让严爵布置完毕,妖云榜之上的,一多半都无法战胜严爵。

毕竟生死之战的时候,哪有机会布置完美的阵法。但是给严爵机会,严爵凭借秘术,完全能够布下一个个恐怖绝伦的阵法,任何人都无法逃脱。

“唉,林玄,你太狂了!”秦明月还想提醒林玄,可是林玄根本不接受。尤其此时的林玄看着脚下的诡异阵纹,目光慢慢凝视起来。

“这是九天阵法?道纹,严爵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布下道纹!”阵法之道,铭文、灵纹、道纹、帝纹等等,都需要高深功力。

每一道纹路,都蕴含天地之威力。九天可不同神州,这些简单的纹路,蕴含的强大威力,可是能够灭掉一界。

林玄的左手脉轮激发,慢慢的看着纹路,全然忘记对面的严爵。严爵身边的黑箱子慢慢的裂开一道道缝隙。

每一个缝隙都是一把神兵,神兵组成一个奇特的莲台,严爵已经位于莲台的中间。两把两丈的战戟,凝聚恐怖的道纹,犹如两条锁链一样,撕裂虚空。

严爵的背后,出现十八柄剑器,组成一个特殊的羽翅,严爵慢慢的悬浮虚空。坐下的莲台在轰鸣,天台之上,彻底的发生改变。

“引九天这灵,燃武者之气,化九天之法,布阵!”严爵一挥手,一千多把神兵震动起来。林玄还在研究道纹呢,天地当中落下一股股恐怖的威能。

“镇压!”天台之下,化为黑芒。天台已经犹如墨色,严爵的背后,浮现三座五彩灵宫,武尊之气,升腾而起。

五彩之气,也融入严爵脚下的莲台,莲台化为五彩,两把战戟突然冲出五彩光芒,绝世的威能,化为兵锋肆虐在天地间。

“林玄,你给我镇压!”武尊之威,融入大阵当中。严爵的阵法已成,完全拥有恐怖的战力。

林玄依旧蹲在地上,迷茫的抬起头来。林玄好像在参悟什么,洗心古教的阵纹很独特,上面蕴含特殊的法则之力。

“林玄,躲开!”大阵轰鸣一声,无数的阵纹当中,凝聚恐怖的黑芒,这些黑芒,纷纷朝着林玄轰击下去。

“林玄,我不是要击败你,我是要斩杀你!”严爵的手指轻轻抖动,一把战戟已经化为虚影,消失在天地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