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一章 传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小岛犹如葫芦,玄气升腾,这里是通天教的密地。一些殿宇存在,而此时林放站在山崖之上,痛苦的看着山脚门户爆碎开来。

林放仿佛又一次苍老无比,刚刚齐芳天等人归来,那些老兄弟也折损三成,看着一个个熟悉的身影,都没有返回小岛,林玄的心都要碎了。

“父亲,林玄弟弟!”李紫嫣满眼都是泪水,身上还有齐芳天的封印,就担心李紫嫣返回军神府内。

“奶奶,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门户碎裂,父亲和弟弟呢?”李紫嫣已经泣不成声,而此时的这些老兵都半跪在地上,齐芳天手中残破的军旗神火突然熄灭。

“什么?”齐芳天也愣住了,九火神烬的熄灭,代表什么,那是军神的陨落。

“不,怎么会这样?”齐芳天瞪大双眼,所有人都看着军旗。而此时齐芳天体内轰鸣,顿时杀气腾腾。

“等着老身,杀,杀,杀!”齐芳天想要重新返回神州大陆,要穿破虚空而去。

“不,别去了!”林放望着残破的军旗,突然抱住齐芳天的腿。此时所有人都悲哀的低下头来。

“军神陨落了吗?少主死了吗?”这些人当初离开的时候,就是姬赢出手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明白,凭借成神的姬赢,李靖和林玄都会死。

“林玄,不会死!”可就在此时,众人的身后,一名男子死死握住手中的无双剑,冰冷说道。

“剑十三?你说什么?”林放就是一愣,而此时李紫嫣也抬头看向剑十三。此时的剑十三脸色苍白无比,嘴唇都干枯了,内心也相当的复杂,只是眉宇间却无比的坚定。

“林玄不会死,他不会死,他拥有不死之身,绝对不会死,他们都不会死。他们如果要死了,我就去斩了他们!”

剑十三不是对这些人说着,而是对自己,剑十三居然慢慢转过身来,低沉无比说着,朝着身后的大殿走去。

“不会死的,林玄,等着我,我要闭关,我要修炼!”男儿不流泪,可是剑十三已经满脸都是泪水,艰难的走着,一步都仿佛要悲痛欲绝。

“不会死,一定不会死!”齐芳天仿佛也燃起希望,这些人活着就是为了复仇,终有一天,会重新出现在神州大陆。

剑十三不知道走过什么地方,一直穿过山峰的殿宇,来到殿宇后方一处竹林当中。此时的剑十三身上散发一股剑气,这些剑气时而黑芒不断,时而金色纵横,剑十三体内的剑气相当的不稳。

“林玄,等着我!”这是对兄弟的承诺,这是剑十三唯一活下去的希望。竹林在退避,仿佛利剑一样,一道道剑气纵横而出,竹竿上都是特殊的剑痕,这些剑痕都相当的不同。

剑十三的剑体被毁,在无双剑之下,觉醒了皇剑体,丹田本为碎裂,复苏的剑元依旧淡薄无比,剑十三想要重新返回武灵,那需要重新修炼。

“谁?”可就在此时,剑十三封闭六识的时候,剑十三突然感受到一股神秘莫测的能量,从剑十三曾经破碎的脊椎骨而出。

“轰!”剑十三本为废人,无法进入意识海当中,可是此时,剑十三却已经进入意识海,而在意识海当中,一个男人背着双手,淡淡的站在无双剑之下。

“是你?你要干什么?”剑十三都要绝望了,面前的男子,那是无法攀越的高峰,那是剑十三永远的梦魇。

大周剑神,剑南天出现在剑十三的意识海当中。剑十三都要崩溃了,剑十三要修炼,不想毁在剑南天的手中。

“畏惧?废物就是废物,只知道畏惧!”剑南天依旧背着剑十三,只是无比冷酷的声音,响彻意识海。

无双剑的投影都在震动,意识海都要幻灭下去。

“你!”剑十三在后退,双眸都在颤抖,浑身都在战栗,那是来自血脉的威压。

“吾已经死了,有何可怕?”可是剑南天的另一句话,剑十三更是无比的震惊,甚至都要无法呼吸。

“你死了?你居然死了?”剑十三都觉得是做梦,巨大的梦魇,难道剑十三才真正的死了。

“吾死在姬赢的手中!”剑南天终于转过身来,以往无上的剑神,犹如苍老的老者一样,可是依旧如剑一样的站立。

“什么?”剑十三根本无法相信,看到苍老无比的剑南天,剑十三突然感觉什么在失去,在游走。

“皇剑体,你们每一个人,吾都会留在本命剑魂。能够活下来,能够成为剑者,才能够得到吾的认可。”

“剑神府没了,一切都终结,吾也没有想到,吾的血脉,不,吾的剑选择了你!”剑南天好像也在自语,就算已经身死,剑南天隐藏在剑十三体内的残剑魂,依旧拥有傲视天下之意。

“你的剑?我不要你的剑,你给我出去!”说到剑,剑十三好像无比的愤怒,此时的剑十三突然想到什么。

“林玄,李靖呢?”剑十三想要知道这两人的消息,而此时的剑南天居然不屑的扫了一眼剑十三。

“吾的血脉,居然痛恨吾的剑道。剑十三,你可知道,吾的剑道是什么?吾能够见你,代表你未来拥有成为新的剑神!”

“我问林玄和李靖呢!”剑十三不管什么未来剑神,剑十三想要知道兄弟的下落,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什么。

“吾死的时候,他们依旧活着。”剑南天冷漠的看着剑十三,说着好像不是其他人陨落。

“是吗?”剑十三突然亮起神芒,激动的想要出去。而此时的剑南天朝着剑十三走去,体内突然出现一道绝情剑意。

“传承吾的绝情剑,踏破虚空,一定要成就无上剑道!”最后的剑南天,依旧想着是绝情剑。

“无上剑道?这是绝情剑?”就在这一缕剑气,要融入剑十三体内的时候,剑十三突然退后,同时意识海当中,刮起无上的狂风。在这狂风当中,剑十三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无双剑。

“我不要你的剑,绝情剑,算什么剑道!”剑十三突然长啸起来,剑指剑南天。而此时的剑南天却鄙夷的看着剑十三。

“吾要你修炼,你就修炼!”绝情剑气依旧下去,这道剑气比起真正的绝情剑气微弱不知道多少倍,可是此时的剑十三已经逆转功法,重新修炼。

“我不愿意!”意识海当中,剑十三斩出了手中剑,这是重新对剑南天的挑战,而此时的剑南天不屑的抬起绝情剑气,想要破掉无双剑。

可是剑南天错了,剑十三的剑突然爆发万丈光芒,同等境界之下,失去真元和神魂,全凭剑术,剑南天的剑居然被挡了下来。

“不愧是吾的血脉!”剑南天显然愣住了,可是剑十三却猛的撤步,又一次出剑,连续的出击,剑招恢弘而简单至极。

“我的剑,不是来自你,来自齐云宗,来自师尊韩元,甚至来自林玄。我的剑道,只属于我,不是你的绝情剑。你的绝情剑,就是最强,我也不愿意。”

“早晚有一天,我的剑,当傲视九霄,当冠绝天下。剑者不屈,可以畏惧,可以惊恐,但你挡不住我的剑,我的剑,只属于我!”

“轰!”意识海翻滚,惊涛骇浪当中,剑十三终于释放出属于自己的剑气。那一缕剑气,仿佛从虚空凝聚出来,无双剑的投影也爆发万丈光芒。

“轰!”那一缕绝情剑气,居然爆碎开来。要知道,那可是剑南天的绝情剑气,在剑十三的意识海当中,居然碎了。

剑南天的身躯好像更加苍老,更加虚幻。剑南天就这么望着剑十三,目光有点复杂,只是剑十三的目光从畏惧,到慌乱,逐渐冷静下来。

“吾错了,你的剑的确属于你,剑道三千,吾错了。绝情剑,绝的不是情,而应该是其他的剑道!”

最后一刻,剑南天本来就参悟最后的绝情剑道。在降临剑十三的身上,剑南天本来想传承绝情剑,不想让这样的剑道消失在人间。

“孩子,我错了!”剑南天居然犹如凡间的老者一样,冲着剑十三摇了摇头。

“你,你说什么?”剑十三突然愣住了,眼前的剑南天仿佛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剑神,而是垂垂老矣的父亲。

“错了就是错了,剑十三,以后叫燕十三吧?父亲,帮不住你什么了?唯一能够帮助你的,就是你的剑体。”

“我没有毁掉你的剑体,上古剑体怎么那么简单,皇剑体只是虚妄的,剑体,归来吧!”剑南天没有毁掉过剑十三的剑体,而是真正的封印,就是有了这道封印,才能够激发剑南天的最后的残剑魂。

“轰隆隆!”曾经碎裂的剑体,仿佛重新归来,剑元持续的攀升,而皇剑体轰然融入上古剑体当中,这一刻,剑十三就是真正的剑。

“我看不到了,你帮我看看,九天!”剑南天苍老的脸露出笑容,不过很快就消失。消失的不光是笑容,而是剑南天。

“不,你给我回来,我还要挑战你,你给我回来,你到底怎么死的?你是剑神,你怎么可能死!”剑十三犹如疯子一样冲了出去,可惜一切都是虚的。

【作者题外话】:唉,唉,唉,写书难。